源自中国境内的跨境河流所流向的国家数量堪称全球之最,这一独特地位,连同其与河流途经邻邦间的水纠纷,对其西南面的邻居印度造成了严重影响。中国和印度都是正在崛起的大国,两国都拥有很高的经济增长率,且其持续发展都严重依赖于自然资源,尤其是水资源。中国对印度主要河流源头的控制、大型水坝的修建、雄心勃勃的水资源管理计划,以及对制度化水资源共享合作的否决,引发了其与印度潜在的严重冲突。在中国试图扰乱国际河流现状下,怎样才能避免中印水战的发生?

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所教授,《水:亚洲的新战场》(乔治敦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一书的作者布拉马•切拉尼,探讨了中国对重要水资源的控制可能引发的紧张局势。卡内基的艾西利•特利斯主持了本次讨论。

中国成为水电霸主

切拉尼描述了中国扮演水电霸主的几种途径:

  • 上游源头:中国是最大的跨境河流发源地,如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就发源于青藏高原并流向南亚诸国。
  • 水坝: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修建的水坝比中国多,并且中国修建的水坝数量要比其他国家修建的总和还要多。
  • 环保做法:中国对河流的利用对生态造成危害,进而对环境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水资源争夺局势日益紧张

  • 水坝:切拉尼指出,当基于国内河流修建的水坝已饱和的情况下,中国越来越倾向于在其流向邻国的河流上修建水坝。
  • 单边主义行为:切拉尼认为中国在水资源利用和水坝修建方面越来越习惯于采取单边主义做法,这可以从中国在修建这些水坝时,不乐意与邻国商讨新水坝的修建会对他们造成何种影响中看出。
  • 水资源协定:切拉尼发现,由于中国的参与对建立任何跨国水资源管理机构至关重要,中国政府有意避开水资源方面任何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并且拒绝解决邻国的疑虑。中国的邻国间大多互有水资源协议,但是没有一国与中国签有协定。切拉尼补充道,毫无以外地,中国与几乎所有邻国,包括朝鲜和巴基斯坦等“友善之邦”,都存在水资源争端。     

中国和印度:潜在的冲突

  • 布拉马普特拉河:切拉尼指出,在多年否认计划在亚洲主要河流之一布拉马普特拉河上修建大型水坝的计划后,中国最近宣布即将开工。这条河是印度和孟加拉国的最大水源,任何河水改道对两国来说都将是灾难性的。
  • 领土争端:此外,切拉尼继续提到,布拉马普特拉河为印度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提供水源,而这个地方恰好是中印最大的领土争端所在地。如果中国的水坝建造计划通过,那么就很可能引发安全局势紧张和水资源的政治化。

特利斯指出,水资源问题极为重要,它超越了国家间传统的安全争议。跨境水资源的重要性,根源于其处于几大区域性和国际性议题,包括气候变化、国际秩序特征以及各国偏好和行动的夹缝之中。

特利斯进一步指明,如果水资源仅是私有资源,那么原则上,依赖于市场自身就能够提供解决方案。然而,由于河流会流经很多国家并且也不是私有的,那就需要一个机构的存在以确保为河岸争端提供公平和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切拉尼赞同这一说法,并认为虽然亟需中国能够尊重水资源共享的现状,但是指望中国下游国家形成统一战线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些下游国家间在水资源问题上存在自相残杀的局面。切拉尼和特利斯都认为中国与邻国间的水资源争端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实际影响,并且这个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这是由麦克阿瑟基金会赞助的“中国和印度:崛起的国家,上升的风险?”系列会议的第一个讨论话题,接下来将在9月26日讨论“中国和印度:如何认识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