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时候重新考虑防止伊朗获得核弹的战略了。与伊朗共和国的核计划有关的谈判,一直纠缠于伊朗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保留铀浓缩能力问题。迄今为止,德黑兰方面始终拒绝拆除伊朗已经组装起来的约1.9万台离心机中的任何一台。但以美国为首的谈判对手则坚称,最多只能允许伊朗运行数千台离心机。目前尚不清楚怎样做才能打破这一僵局。

 如果伊朗获得核武器的唯一途径是启动应急计划,即广受关注的 “突破”方案,使用已经申报过的、处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监督下的核设施生产核武器,那么美国当前的战略还说得通。不过,如果德黑兰要走发展核武器的道路,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它会更为隐蔽地行事,秘密打造一个服务于军事目的的平行计划。因此,美国在谈判中应该致力于就某些可以防止伊朗“暗渡陈仓”的措施达成协议——最重要的是提高透明度——并做好在离心机数量方面做出更大让步的准备。

历史教训中极为重要的一条是,潜在的核扩散国都试图暗中行事,而不是试图正面爆发。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发现了六个违背核不扩散承诺的国家:伊朗,伊拉克,朝鲜,利比亚,罗马尼亚和叙利亚。这些国家都试图秘密开展核活动,没有履行法定的申报义务。没有哪个国家胆大妄为到试图转移已经申报过的、处于国际核查人员监督之下的核材料。


伊朗自身的核计划就是很好的例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伊朗通过臭名昭著的巴基斯坦核科学家卡迪尔•汗(A.Q. Khan)运营的非法供应网络获取了离心机技术。它本应将自己进行铀浓缩实验的事实汇报给国际原子能机构,但却对此秘而不宣。直到2002年8月,其核计划才被曝光。而此时,伊朗已在德黑兰运行一处秘密的核设施,另有两处在建,其中包括位于纳坦兹的一个大型地下工厂。

然而,上述事实被曝光后也未能阻止伊朗再次试图暗度陈仓。2006年,它重启了通向圣城库姆附近一座山峰的隧道的修建计划,随后为在该处安装离心机进行布置。德黑兰应该立即对这处设施进行申报,但却一直拖到2009年9月才这样做——当时,西方情报机构已经知道了这所设施的存在,正准备将其公之于众。

伊朗将重点放在暗中修建是非常理性的决定;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已申报的核设施的监督极为完善。哪怕伊朗只是试图从已申报的核设施中转移出数量很少的浓缩铀,都极有可能被发现。相比之下,秘密的铀浓缩设施更难以被发现。因此,伊朗的决策者们似乎已经判定,如果要拥有核弹,就必须秘密行事,把核设施转移到地下掩体之中。

因此,美国把重点放在伊朗的核突破上是不对的。虽然削减纳坦兹的离心机数量是一个值得努力的目标,但更重要的是,要让伊朗接受干预性更强的核查措施,以便及时发现它日后有可能试图建造的任何秘密核设施。这些措施应该包括但不限于签订《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这种加强版的核查安排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伊拉克的秘密核计划曝光之后设计出来的。

举例来说,伊朗可以给予国际原子能机构一揽子许可,允许后者从该国境内向公众开放的任何地方提取环境样本。随后,核查人员可以通过寻找难免会泄漏出来的放射性物质的蛛丝马迹,便捷而又快速地对可疑设施展开调查。伊朗还可以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用于铀浓缩所需原料的非核材料,这有助于确保伊朗无法秘密地为离心机供应原料。在没有监护的情况下对伊朗科学家进行采访也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没有任何一种单独的措施可以药到病除,但是一个巧妙设计的整体方案将会有效的挫败伊朗暗中进行核计划的图谋。

将重点放在查明秘密核设施方面,不仅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实际上也符合以色列的利益),而且有助于提高达成最终协议的可能性。伊朗的谈判代表在离心机数量问题上几乎没有灵活度可言,这大概是因为他们被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束缚住了手脚。不过,他们就透明度问题进行谈判时有可能展现出更大的灵活度。美国是时候试探一下,他们是否会这样做。

这篇专栏首发于《国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