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在核扩散、核安全与安保领域取得良好成果,是否还有未被把握的机遇?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各国政府及国际机构一直以来依赖的都是强制性手段——对内依靠法律、管制、执照许可;对外依靠出口控制、制裁以及武力。 

而实现上述目标的另外一个途径便是创建激励机制——通过鼓励而非强制的方式来实现预期效果。无论是金融手段,还是非金融手段,都可以用来吸引各国远离可能引发核扩散的核燃料循环设施的建设,加强对核设施和乏燃料的管理。

托马斯·伍德,罗伯特·奥托,和特里斯坦·沃尔佩讨论了其近期载于《核不扩散评论》杂志的有关核扩散、核安全及安保的正面激励机制的文章。詹姆斯·卡斯特顿在由约书亚·波拉克主持的讨论中对此作出回应,就文中的提议对政策及全球治理的启示发表看法。两篇文章临时开放供线上免费阅读。

《基于市场的核不扩散政策》(Market-Based Policies for Nuclear Nonproliferation),作者:托马斯·伍德,艾米·苏华德(Amy Seward),罗伯特·奥托

《核引诱:“收买”核潜伏的主张》(Atomic Inducements:The Case for “Buying Out" Nuclear Latency),作者:特里斯坦·沃尔佩(Tristan Volpe)

本活动由詹姆斯·马丁防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与蒙特雷国际研究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共同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