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多边贸易自由化的憎恶对欧洲和日本的影响最为严重。两者都受惠于美国领导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才能有今天的安全与繁荣。作为主要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欧洲和日本对塑造未来全球的经济秩序都起到巨大作用。在美国政府弱化传统上其在全球贸易议题上所扮演的领导者角色之际,反而看到欧盟和日本在该领域加紧努力也就不足为奇了。双方在德国G20峰会之际达成一致,同意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这既有实质意义又有象征意义。它引出一个关键问题,即该协定是否可能在特朗普政府决定未来贸易日程之际成为推动美国改变的转折点。

 

多年来,欧盟和日本都在寻求签署包含美国在内的单独贸易协定。对于日本来说,这项贸易协定为12国参与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于欧盟来说则是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与美国进行深度的贸易融合既有经济考量,也有地缘战略考量。

欧盟与日本将预期的与美国的贸易协定看作是维护以规则基础的国际秩序的一种方式。它们通过(在劳工、安全、数字贸易以及环境和消费者保护等方面)设定高水平的共同标准,以共同的规范和价值为支撑,迫使像中国一样的新兴国家作出调整。而且当中国在亚洲,俄罗斯在欧洲施加的压力不断增加之际,TPP和TTIP也将补充和深化日本和欧盟各自与美国的安全伙伴关系。

因此,特朗普此前宣布美国退出TPP,并且实际上搁浅了TTIP协商,这对日本政府和欧盟各国都是重大挫败。但这同时也加强了这两个经济体之间达成自己的贸易协定的渴望。虽然欧盟与日本的双边贸易谈判可追溯至2013年,但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说辞对双方都起到了刺激作用,以至于在7月初汉堡G20峰会前夕,双方就签订日本-欧盟经济伙伴关系协定(JEEPA)宣布在“原则上达成一致”。

这协议背后的经济数字就可以说明其重要性:日本是欧盟在亚洲继中国之后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欧盟和日本加起来占到全球GDP的三分之一以上。通过这一协议,日本将降低乃至消除针对来自欧盟的葡萄酒、奶酪、猪肉和皮革制品的关税,而日本汽车则将在欧洲得到更好的贸易待遇。双方同意全面自由化工业产品贸易,还达成了其他条款。JEEPA还展现了双方在必要之时,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决心。通过这样做,它们也向美国政府传达了一个清楚的信息:加入我们,否则就承担落于人后的风险。

 

对于日本而言,与欧盟在这个节骨眼上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有助于保证TPP的标准能被包括在与在日本息息相关的,美国的其他自由贸易协定中(比如NAFTA,或者未来任何的美日双边贸易协商)。它可能也会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为TPP的执行增添动力,并且它还会帮助日本在亚太地区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中设定高标准。尽管希望渺茫,日本政府或许还希望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能给特朗普政府施加压力,促其重返TPP的谈判桌。

同时,对于欧盟而言,在等待特朗普政府澄清其是否有最终重启TTIP谈判的意愿之际,达成与日本的自由贸易协定有助于展现其在英国脱欧之后继续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决心。欧盟与日本的贸易协定继加拿大-欧盟全面性经济与贸易协议之后达成。而后者在范围上对标TTIP。欧盟近期还与亚洲的韩国,新加坡与越南达成了其他贸易协定,并且目前在考虑就达成欧盟与澳大利亚的自由贸易协定与澳大利亚政府发起谈判。这一系列举动使得欧盟,而非美国,成为了全球贸易的火车头。

推动欧日贸易协议的另一个目的是就争端解决机制达成一个单独的协议。这一协议将强调共同努力处理贸易投诉的重要性,而不是单方面诉诸国内贸易法。鉴于美国有可能适用一项国家安全条款来说明钢铁关税的理由,这个议题紧密相关。 因为欧洲国家和日本等工业化国家,而不是中国,也将一体适用地受到这种关税的伤害,所以欧盟和日本都表示希望华盛顿继续致力于通过世界贸易组织来解决争端。

除象征意义和谈判手段之外,JEEPA的潜在实质性影响最为重要。随着针对欧盟出口的关税下降,生产或向日本出售牛肉,猪肉,葡萄酒,鞋子,化妆品,塑料和其他各种产品的美国企业可能看到其在价格方面的竞争力显著下降。更糟糕的是,日本和澳大利亚之间类似的协议也会影响到一些相同的产品。如果JEEPA生效,美国汽车制造商将在欧盟和日本市场同时处于劣势。此外,关于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产品来源,汽车安全标准以及其他贸易概念的规则面临在没有纳入美方意见的情况下就拍板定案的危险。

所有这一切都应该激发美国各产业和州长积极动员起来,以游说国会和白宫在多边贸易框架上采取更灵活的途径,即使这是通过与许多合作伙伴的积极展开双边谈判的方式。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日本和欧盟如何实施其协议,以及进口商会将多少从关税降低中节省的成本施惠给消费者。预测结果为时尚早,但美方的风险正明显上升。

尽管JEEPA忽略了数字贸易等重要内容,而且其批准可能将会经历漫长的过程,但欧盟与日本之间的协议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在美国的领导力缺失的情况下,全球贸易自由化是否可行。尤其是,是否有可能以欧盟与日本为一方,以之后加入的志同道合的国家为另一方,形成一个更强有力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一伙伴关系能否要么替代美国在贸易和全球化领域的领导力,要么刺激美国重返塑造开放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领导者队伍之中?

目前,日本和欧盟仍肩负着让协议超越象征意义,让其落地生根的责任。随着美国在唐纳德·特朗普治下从全球化中退缩,其他自由民主国家需要加紧努力,在维持和进一步塑造美国在二战后率先精心打造的国际秩序方面付出更多。面对来自中俄两国前所未有的挑战,欧盟和日本在继续深化合作,扩大其全球化网络方面责无旁贷。如果他们能这样做,就应该促使其他美国国内的利益相关方更积极地倡导美国传统的贸易领导作用,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避免落于人后。

现在很清楚的是,日本和欧盟各国并不打算坐以待毙,傻傻地等待美国作出抉择。

本文原载于《外交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