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核武器计划进展迅速。今年,朝鲜试射了一系列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射程可击中邻国和美国在东亚的基地,并试射了潜射弹道导弹、两枚洲际弹道导弹以及据称能够夷平一座城市的热核武器。虽然金正恩现在尚且不能将导弹发射至美国海岸,但离这一天也不远了。

各界人士认为,上述问题虽然不幸但尚未关乎存亡。虽然地缘政治面临重塑,但由于金正恩不希望灭亡,所以不存在真正的核战争威胁。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美国大可高枕无忧,分析人士也认为金正恩对美国使用核武器无异于使朝鲜自取灭亡。如果金正恩的目的是为了自保(除此之外,对于金正恩的核武器追求还有更好的解释吗?),那么他为什么要冒险与美国政府发生冲突,何况是一场并没有胜算的冲突?所以两国一定不会开战,更不必说是核战。 确实,金正恩理性得残忍。而这恰恰是他可能会使用核武器的原因,但不是用于率先攻击美国的城市。金正恩核武库存在的目的是阻止敌人推翻自己的政权。如果美朝最终兵戎相见,那么金正恩率先使用核武器增加胜算便不无道理。基本思路是使用一套核装置抵抗常规入侵,同时储备射程较远、火力较强的装置威胁敌人城市,阻止核毁灭。这就是传统弱国采用的 “不对称升级”理念。法国在冷战期间采用该法威慑较强大的苏联,今天巴基斯坦同样以此对抗较强大的印度。

此战略表明,金正恩打的算盘主要是美国不会以牺牲本国主要城市为代价来摆脱自己。如此一来,金正恩就能避免重蹈伊拉克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和利比亚穆阿迈尔·卡扎菲(Moammar Gaddafi)的覆辙,此二人都没有核武器。冷战期间的威慑战略磕磕绊绊,虽然有些惊心动魄的侥幸经历,但确实有效。时至今日,大国之间仍然流行着许多与相互摧毁相同的原则。

然而朝鲜不能保证相互摧毁,所以情况略有不同。面对美国可能主导的入侵,历来处于弱势地位的朝鲜需要降低美国持续攻击的能力。这意味着朝鲜政府除了率先使用核武器攻击美国轰炸机所在的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以及日韩盟军基地之外,几乎别无选择。朝鲜没有足够的常规弹头有效破坏基地,只得使用核武器,常规反应不能减缓和阻止美国的攻击。出于这些原因,朝鲜试射了中程导弹,另据报道,朝鲜已经研发出了紧凑型核裂变弹头,并完善了装载导弹的制导机制。

这样的攻击是否意味着朝鲜的报复性毁灭?不一定。洲际弹道导弹(ICBM)和氢弹的重要性正在于此。金正恩的生存理论是,如果美国继续入侵或者使用核武器报复,朝鲜就可以威胁使用热核弹头洲际弹道导弹摧毁美国城市。正如同冷战时期,每当美国城市可能面临危险时,美国的威慑力便随之改变。美国是否愿意失去祖国数百万平民?很可能不愿意。美国也不太可能真正摧毁金正恩全部地面洲际弹道导弹,或在空中拦截所有弹头,尤其是在朝鲜继续制造核武器的情况下。考虑到核报复的代价是失去旧金山,美国可能会暂停常规作战并达成停战协议,从而保留金正恩的政权和统治。金正恩可能会揣测如果他不率先使用核武器,那么他一定会失败;要是先用,则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通过对美国的军事目标进行有限的核攻击来抵制入侵,虽然是危险可怕的悲剧,但却不无道理。朝鲜的武器库目前规模小、实力弱,而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强调过一旦发生战争,美国的军事战略是尝试找出并摧毁金正恩的全部核体系。如果金正恩没有信心逃过美国解除朝鲜武装的企图,这无疑会促使他赶先、赶早、大规模地部署核武器。金正恩若是认为美国紧跟在朝鲜或朝鲜部队之后,他犯不起错,也无力发动第二场战争。 拥有小型武库、受到军事打压的国家一直跃跃欲试,这就是所谓的非用即失困局。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欧洲大国认为必须率先调动武装力量,否则就会面临大规模常规作战失败的风险。朝鲜今天打着同样的算盘,只不过用的是核武器。

美国的武力威胁增加了当前风险。美国如何向金正恩保证关岛出动B-1B轰炸机 “彰显实力”的行为不是反武力突袭的前奏?美国现在所处阶段非常危险,而造成这种危险局面的原因并不是金正恩的行为不可预测。金正恩越理性,就越有可能“扣动扳机”。

在更为广泛的政治层面,金正恩使用核武器的另一个目标是:打破美国的联盟关系。苏联购买洲际弹道导弹技术曾引起美国盟国的惊慌。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相信美国不会牺牲匹兹堡换取巴黎,于是法国研发出了属于自己的核武器。美国的盟国目前担忧一旦美国国土陷于危险境地,美国可能不会牺牲旧金山换取首尔,也不会牺牲托莱多换取东京。特朗普总统指责韩国和中国对朝鲜热核试验奉行 “绥靖”政策之后,紧张情绪更甚。朝鲜政府在读到特朗普那篇推文时很可能会为自己的政治战略已经奏效而感到欣喜。美国在东亚等地的核安全伞与其说可以威慑敌人,不如说更难让其盟友放心。目前,我们在两个方面都败给了金正恩。

重要的是,我们不应再认为金正恩是疯狂或者不理性的。原因有二,其一,我们可以明确金正恩可能设想的核武器军事政治战略。其二,我们可以看到金正恩针对国内国际诱因作出了反应。这意味着威慑——以往一直与安抚和外交联系在一起——对朝鲜有效,正如对苏联和中国同样有效一样。但威慑具有两面性:不冒核交火风险,美国就威胁不到朝鲜。

本文原载于华盛顿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