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关注朝鲜半岛愈发紧张局势的人都可能在最近几周读过许多篇从各个可能的角度来说明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半岛局势的评论文章。尽管这些文章的出发点各不相同,但大多数的提议还是集中在如何让平壤方面放弃核武器上。随着朝鲜导弹和核武实验愈演愈烈,达成这一目标的可能愈发渺茫。这表明美国、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决策者们应该采取一条更加现实的政策路径,侧重于威慑、遏制、和多重的危机管理措施。虽然已经有一些非官方的观察者开始呼吁采用这一路径,但目前没有人清楚地解释进行侧重点调整的原因,该路径所应包含的关键特点和具体的推进方法。本文正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第一步。

对于朝鲜的现实分析

当下应对半岛危机所可能采取的政策跨越幅度非常广,从各种或大或小的措施对朝鲜实施攻击,以此达到结束政权、表明决心、防止局势进一步升级的目的,或者用武力胁迫朝鲜放弃核计划;再到向朝鲜提供数目和种类不定的援助(具体包含缔结和约、安保保证和经济援助),来使朝鲜认识到放弃核武器发展计划能带来的巨大好处等等。

介于这两种措施之间,还有其他一系列的混合措施——大多数都将更为强硬的制裁(通常需要寻求中国对朝施加更高层次的压力)和各种形式的武力威胁相结合,同时辅以可能的核冷冻协定和各种保证,我自己早先也主张了某一版本的该类提议。

但随着国际社会面临的局势发生改变,特别是与朝鲜核武有关的局势持续发展,我们应该采取一个基于以下五点基本事实的更为现实的方法,这些事实的绝大部分都被众多的政治家或民间观察者所忽略或者刻意低估。

第一点,对朝鲜采取武力措施而带来的全面武装冲突的可能性确实存在,哪怕很小。在当前局势下,没有可行的可以规避局势全面升级的 “手术刀式”或“有限”的武力打击形式。上述任何一种武力打击行为,都可被看朝看成是发起战争的行径,招致本已深感不安,和对外充满蔑视的朝鲜的全面回击。任何抱有其他想法的人都过于盲目大意和乐观。

更进一步说,朝鲜拥核的现状可能会增加其发动回击的可能性,因为拥核会让朝鲜领导层产生即使本方回击也丝毫不用担心局势会显著升级的错误想法。而认为直接迈向全面战争才是解决问题最好方案的人(持有任何潜在的冲突都将导致的、无法避免的终极场景的观点),则是在进行更加鲁莽和不负责任的思考。这种流血冲突可能导致的美韩方面的伤亡情况可能与朝鲜发动核打击所造成的伤亡相差无几。同时,因为朝鲜地下核设施为数众多,意在摧毁朝鲜核能力的小规模军事行动也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

第二,任何武力或高风险的(对朝)举措如果不能得到韩国心甘情愿的全力支持都很难成功。如果没有韩方的支持,美国对朝鲜的打击很可能会使得美韩同盟分崩离析或极大弱化,在短期内危及解决朝核问题以及终结该冲突所作出的努力,同时制造韩国对美国的长期反感与愤怒情绪。

更进一步的说,不论这场虚拟战争的结果如何,都会严重伤害韩美同盟关系,使美国作为可信赖盟友的信誉下降,并极大加剧韩国,随之很有可能日本方面发展核武器的可能性。如此情形下的地区安全局势会比现在更加不稳定,其标志是:美国、中国、一个很可能统一的韩国、为了寻求优势的日本都拥有核武器,并且各方都高度相互怀疑。

第三,朝鲜虽然会不时发出极具挑衅意味的言辞,而且其政治体系与其他国家有巨大不同,但朝鲜并寻求自我毁灭。朝鲜领导层非常清楚如果朝鲜对美国的某一城市发动了核打击,美国会回击朝鲜,并且不用多久朝鲜就会被美国毁灭。因此,朝鲜方面并不会针对美国发动完全出乎意料的挑衅攻击。

更确切的说,朝鲜核武器所能带来的最主要威胁是各方存在对此问题的错误评估和错误认识的可能性。这些风险最有可能是朝方认为美国会对其的存亡与否存在威胁,或在于朝方相信核武器可以威慑韩美方面的武力回应,而发动攻击导致运用传统武器的武装冲突迅速升级。在这些的情形之下,朝鲜都可能最终寻求使用核武器,促使美方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措施。

上述危险表明,相较于实现在朝鲜具备核打击美国本土的能力之前销毁其核武器的目标,更急迫的是降低威胁的感知及加强针对朝鲜的危机处理机制。

第四,现在和可预计未来中不可能仅依靠严厉制裁、制裁加保证的混合措施或单纯的保证可使朝鲜放弃当下的核武器计划。当前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已经走得太远,满足了政权存续的太多重要利益,所以即使施加更大的压力或提供更多的优惠,朝鲜也不会放弃。

朝鲜领导层不仅视核武器为面对外界攻击时起威慑作用的工具。他们也是政权力量和地位的体现,还被运用在国内舆论宣传和对外勒索利益上,同时核技术也可以为朝鲜带来切实的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增长(这一点体现在出售核材料和技术上)。

因此,哪怕中国完全配合联合国对朝鲜的各项决议,美国切实向朝鲜提供安全保证和各项援助,朝鲜也几乎肯定会坚持发展自己核武器,享受它所带来的各项利益,而不是承担放弃核武器之后所可能出现的安全和其他方面的风险。朝鲜政府的决心在一位朝鲜官员与我的一位同事的私下谈话中得到了充分体现:“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坚持我们的核武计划 。”

这不仅仅只是虚张声势,更加严厉的外部制裁很可能不会导致朝鲜放弃核武器。可靠数据显示,得益于朝鲜私有经济的发展和主要工业领域自主生产能力的提高,朝鲜经济面对外界压力的韧性相比于饥荒频生的上世纪90年代已有了明显提高。

第五,尽管有上述观察,美国及其盟友和绝大多数的国际社会不能接受一个永远拥武朝鲜的现实,并且基于此现实做出相应调整。考虑到朝鲜政权的不稳定与敌对特性,公开的接受可能会加剧亚洲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同时也会增加其他激进的国家或恐怖组织寻求核武器的可能性。除此之外,公开接受还会削弱美国给韩国,日本或其他盟友提供的扩张威慑 ,增加这些国家寻求发展自己的核武器的可能性。因此,国际社会必须要继续威慑和遏制朝鲜的核能力,哪怕短期之内无法到达完全消除朝鲜核武器的目标。

改弦更张:威慑、危机管理和信心建设

上述的五点强烈表明任何对朝的有效措施都不是现行的意在让朝鲜(在发展出可以攻击美国本土之前的核武能力前)放弃核武器计划的措施。取而代之的是战略决策者应该形成一个长期的、非应急性的策略来抑制朝鲜的核武能力和以具有威胁性的方式来使用核武器和核技术的意愿,同时继续致力于实现最终无核化的目标。尤其是美国、中国、韩国、日本和俄罗斯方面不光要继续通过清楚的、强有力的、统一的和普遍的外交和军事信号,向朝鲜表明各方威慑和遏制朝鲜的意图,同时也为了降低破坏稳定的军事行动升级的发生几率,各方还应建立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交流渠道,辅以对朝的建立信任措施 ,减少朝方的不安全感。

具体的危机管理和遏制措施包括:

• 在美、中、韩三方值得信赖的高级政府官员或政府首脑代表应该建立起直接的危机管理渠道

• 在美、中、韩三国的关键情报机构间建立沟通渠道,分享有关于朝鲜核武器发展和可能的扩散状况的消息。在各方发布敏感信息之间做到互相沟通,明确各方在危机中采取的措施。

• 协商一致地针对于检测和防止朝鲜转移核武器原料,方法和技术的程序。

• 建立军事对话体系针对朝鲜政权瓦解或崩溃情形下,核武器管理缺失,各方特种武装如何避免冲突的问题。

此外,中美双方还要互相确保如果发生半岛危机:1)任一方不会在损害一方的基础上获取自己的利益,2)双方在采取措施前都应该提供完全的信息和通知,3)长期的局势对比不会发生改变。

在战略威慑层面,重要措施包括加强美国、韩国和日本的反导体系建设,同时建立一个包含以上各方和中俄(尽可能争取)的统一情报侦查体系。遏制措施主要包括在既有的《防扩散条约倡议》(2003年,包括中国)的基础上提出一个更加全面和更有针对性的版本来防止朝鲜转让核技术和机械。

针对朝鲜的建立信任措施应包括,首先,以朝鲜停止导弹核实验和常规武装军事演习来换取美韩军事演习的搁置,或许还可以换取部分对朝制裁的放松。这些举措可以被看成是最终封存朝鲜核武计划的序曲,以此为条件换取逐步迈向与朝鲜签订和平条约,使朝鲜获得外交认可。如果朝鲜拒绝了以上举措,美国应该转而考虑在东北亚海军舰船上重新布置战术核武器 ,同时也要出台相应的措施来加强对朝鲜的威慑和保证。

要实现这样的措施和理解,需要各方对于这一问题的想法和应对方式发生重大改变,特别是中国和美国方面。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拒绝同美国及其他各方商议具体的危机紧急情况处理方案,威慑或遏制措施。北京的主要担心来自朝鲜方面的反应,担心这些举动会最终导致朝鲜发生政权更迭,出现朝鲜半岛统一并由一个亲美的政府领导的局势。同时,北京还怀有一个错误观念,即安全承诺可以最终诱惑朝鲜放弃核武器。

对于美国来说,华盛顿方面拒绝任何分散朝鲜去核目标的举措。从这个层次上讲,特朗普总统的政策似乎只关系采取措施以迫使和引诱韩国和中国向朝鲜施加不可抗拒的压力来防止朝鲜进一步核试验(防止朝鲜发展出可以攻击美国本土的核打击能力)。这一危险的、方向错误的一元政策注定会失败。

为了让美中把重点转移到遏制和危机管理上来,中国与美国政府内外的分析人员,也包括韩国和日本的研究人员应该停止向领导层输入通过强权、武力和诱导的方式可以使朝鲜在可预期的时间内放弃核武器的观点。面对这样一个高风险的问题,政策不应该基于可能性很低的结果,并且不能遵循一个自我强加的,短期内的截止日期来执行。

美韩双方应共同努力,重拾说服中国举办关于危机紧急事件管理和建立信任措施的对话的努力。美韩这些努力建立于一个可能的假设之上,即朝方近期忽略中方的强烈不满而进行的导弹和核试验可能已减少了中方参与相关对话的抵触。 为了更好地促进这一努力,美韩也应该解决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长期顾虑,明确表现出愿与中方探讨统一的朝鲜半岛未来的政治和安全局势的态度,这其中包含美军在半岛的存在与规模。这可以极大的加强中国参与这一方案的意愿(包含威慑和遏制)。

一旦上述进展达成,各方(美、中、韩、日)应该就一个稳定的、有长期威慑效果的和建立信任的半岛格局可能的特点展开对话。哪怕各方都同意各项议程,要达到最终的目标也绝非易事,因为这需要各方能达成一个军事、政治和外交上的统一立场来威慑朝鲜方面的挑衅,但又不会使朝鲜因为这一可以感知的威胁而过度反应,发动猛攻。所以除了上述的建立信任措施之外,其他有限的对朝保证措施也会被认为非常必要,例如各方(包含朝鲜、中国、韩国、美国)达成正式承诺不首先发动常规或核武器打击的协议。

最后,在这一过程中,各方应该持续敦促朝鲜向无核化迈进的目标,随后,缔结最终的和平条约和外交正常化。这一最终目标的达成很可能是长期的努力的结果。

上述的任何一项建议都并不容易达成。但若能尽快地从实现朝鲜半岛短期无核化的目标向更实际的以危机管理,威慑和遏制为目标的措施转变, 构建一个在短期与长期都稳定且和平的半岛的胜算将显著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