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一年后,首次正式访问亚洲。据官方简报称,此次访问共12天,是特朗普目前历时最长的外事访问,共访问五个国家,重点是消除别国对美国及美国领导人可靠性存有的疑虑。考虑到美国在亚洲当下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这个目标并不算高。

特朗普此前曾贬低、轻视美日韩同盟关系,竞选期间尤甚,此行首先要巩固美国与日韩的同盟关系,意在获得日韩支持,以便其抵达北京后再次要求中国履行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承诺,加强对朝鲜的制裁。

接着,特朗普将赶往越南和菲律宾。美国与越、菲建立密切关系,对于美国持续挑战中国在东南亚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十分必要。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与中国的影响力之争有好有坏。特朗普政府官员最近暗示美国可以伺机制定有关整个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新战略。

特朗普亚洲之行除外交政策之外,还会推进几个经济目标。几位美国企业领袖将随商务部长罗斯一行前往中国,力求达成交易、促进市场开放并扭转双边贸易不正之风。中国官员已经表示会公布新协议,并考虑向外界开放原本不开放的部分中国市场。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但还远远不够。

与在相关地区工作的官员的会谈表明,友国和盟国没有收到事先通报,而通常来说,有关官员都要根据事先的通报为重要的新政策和事务做准备。更重要的是,行程前的通报和声明没有考虑目前正在融合的重大政治和战略趋势——美国对亚洲全面政策必须以趋势为依据。

第一个趋势是冷战后建立起来的以美国为首的单极世界秩序正在没落,大国对抗再度出现。中国、俄罗斯、欧洲和中东都朝着新方向前进,美国已然丧失曾经影响全球的能力。特朗普政府不应再自鸣得意,而要建立竞争性联盟关系。

这要求特朗普坚定推崇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际秩序,中俄现在已经开始挑战美国地位,同时也要求特朗普带头建立国际合作,尤其是贸易合作。

特朗普应当像收回当初对欧洲和亚洲盟国的诋毁一样,按捺住自己的保护主义和单边行动倾向。从政治角度看,特朗普带头朝新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方向发展的收获,比追求孤立主义并让中国担起亚洲贸易领导地位的收获远要多。

现在,特朗普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虽然他上任不久,就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其余11个伙伴国仍在继续推进协定大部分内容。为什么不回到队伍前面,展示美国在变革时期的领导力?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需要更大胆地向中国施压,在市场准入和竞争方面互利互惠。今年初,特朗普赞美中国就此做出的承诺,但中国曾经也向奥巴马政府做出同样的承诺,而且没有守诺。

美国希望进入中国金融服务市场,但似乎(至少眼下)也能勉强同意中国只开放信用研究服务,或许还有信用卡营销的局面。另一方面,中国的颠覆式金融科技领衔全球,用手机支付逐渐取代了信用卡支付。

影响特朗普政府亚洲政策的第二大趋势是中国主席习近平的政权不断得到巩固。中国共产党最近召开的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没有指定习近平的接班人,已经为他连任三届做好铺垫。

凭借丰富的政治资本,习近平现在可以根据中国的长期利益和自身利益,调整他在国内敏感问题上的立场。经过一年多的恶语相向,中国最近同意与韩国关系正常化,可能反映出习近平已经从换届政事中抽身。

中国在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前,因韩国让美国在其国土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反导(萨德)系统,坚持要惩罚韩国。但此举没有给中国带来任何好处,反而破坏了中国在韩国的声誉。现在,中国态度缓和。

特朗普应当抓住时机确保中国和韩国大力配合解决朝鲜威胁。中国虽不能停止朝鲜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却可以就朝鲜未来展开秘密合作和制定正式应急计划,配合美国限制朝鲜选择,降低朝鲜半岛开火的可能性。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北京会面时,应当提出该战略妥协方案。

从实际情况来看,特朗普似乎希图制造大新闻让批评他的人对他令眼相看,但他取得的其实只是微不足道的成就。不管怎样,前方等待的是历史性机遇。特朗普亚洲之行是把握机会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