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美元在过去一个多月中大幅度贬值以来,人们对美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美元下跌的动机有许多猜测。从基本上看似乎三种说法比较流行:

第一种是所谓的“汇率调整论”。持这类看法的人认为,美国政策不对美元贬值进行干预主要是因为华盛顿企图通过汇率的调整来推动美国的出口,从而降低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

第二种是“美国政府无能论”,即面临目前美国超过6000亿美元的经常账目赤字,4000多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和历史最低水平的储蓄率2%左右,布什总统和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拿不出任何能提高国际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的经济政策。从理论上讲,这一政策的核心就是提高美国的储蓄率和降低政府财政赤字。但从实际上来看,前者要求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限制美国人民的过度消费,后者则涉及到提高税收和削减政府开支。在目前的美国政治环境中,这两条路都走不通;

第三种是“美元贬值阴谋论”。由于世界各国遭受美元贬值的影响程度不同,因此产生五花八门的“阴谋论”。据说在中国比较流行的“阴谋论”是美国政府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迫使人民币升值,以降低对华贸易逆差。另外一种“阴谋论”的说法在英国富有影响力的《经济学人》杂志和《金融时报》的文章中比较流行,即美元的大幅贬值是美国的一种“变相赖债”。美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净欠其他国家33000亿美元左右。在美国的所有国债中,40%是由外国央行和私人投资者持有的,如果美元贬值,这些美元资产将随着贬值,美国实际偿还这些债务的成本就会降低。这和通货膨胀的原理没有差别。一个政府要“变相赖债”,最有效的办法是通过大量发行货币来使这些货币的实际购买力下降,从而减轻还债成本。如果美元贬值30%,许多专家认为这是十分可能的,那么美国就无形地减轻了 10000亿美元的实际债务负担,而拥有美国债券和资产的外国央行和投资者就会蒙受10000亿美元的损失,仅日本的损失就会高达2000亿,而中国的损失会近上千亿。

比较这三种分析,可能“变相赖债论”和“政府无能论”更接近现实。当然,“汇率调整论”表面上看来似乎有说服力,但实际上,在这一波美元危机中,市场的力量在起主要的作用,美国政府的干预可以说是“零”。

美元的贬值对美国的经济和国际地位并非是一件好事。当然,美元的贬值会降低美国商品的出口价并提高进口货的价格。这会在某种程度上减少贸易逆差。但是美国的进口额是美国出口总额的150%,贬值只能对缩小贸易逆差有十分有限的影响。除非美国人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从一个低储蓄高消费的社会变成一个高储蓄低消费的国家,仅靠降低汇率无法根治美国经济中的结构性痼疾。

对美国政府来说,“变相赖债”有很大的诱惑力。如果你无法提高税收、削减支出或使国民储蓄率升高,那么,通过贬值来“宰”外国投资者是一个毫无政治代价的政策,反正外国人没有美国的投票权。如果可以用30%的贬值来变相赖掉10000亿美元,那就差不多等于美国国民总生产值的10%,真可谓是天上掉下来的“ 钱袋子”。

假如美国政府内真的有人在打“变相赖债”算盘的话,当然没有一个美国高官会公开承认美元贬值是企图赖债,最终他们可能会很失望。因为美元贬值对美国的经济健康和国际地位的长期影响将是十分负面的。

在近期中,如果美元贬值触发美元危机,即导致美元在短期内“崩盘”,失去20%-30%的价值,这肯定会触发一场全球经济危机。而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将是美国。美元急速“崩盘”——即美元资产拥有者为了减少美元贬值所造成的外汇损失而大量抛售这类资产——将导致美国的利率大幅上涨和股市狂跌。美国目前的经济是靠房地产的增值支撑的。由于70%以上的美国人都拥有住宅,房地产,主要是居民住宅的增值所产生的“财富效应”要远远高于股市泡沫产生的相应效应,因此,房地产价格的变化对美国居民的消费行为有直接和重要的影响。美元贬值肯定会迫使美国的长期贷款利率上升,这是因为投资者看到美元的贬值而产生的汇率风险,一定会要求通过提高美元债券的利率来补偿。由于市场控制的美国长期利率的上升幅度至少在两个百分点左右,将导致美国近几年来“热得发烧”的房地产市场的暴跌。同时,高利率会抑制商业投资,美国的经济一定会进入新一轮的衰退。

即使美元的贬值是一个缓慢和有秩序的过程,美国“变相赖债”也会遭受市场的惩罚。虽然已经买了30000亿美元债券的外国投资者只能自食苦果,但今后美国再要向世界其他国家的投资者推销美元债券时就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即比现在高得多的利率。目前,美国的实际利率是世界上最低的,短期利率甚至是负的,这是因为外资认为美元资产风险低,因此愿意用低价即低息每年把6000亿美元借给美国。但是,如果市场意识到美元债券有巨大的长期汇率风险时,这些债券的利息就会上升,不然没人会买它们。今后,美国的高利率极可能成为一个结构特征,这将重挫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

美元贬值的另外一个长期效应是,美元将逐步失去世界储备货币的这一宝座。原因很简单,世界储备货币必须有自我保值的特点。如果美国政府继续推行不负责任的国内财政政策和无法提高居民储蓄率,现有的财政和外贸“双峰赤字”将使美元无法保值,世界各国的央行和投资者肯定会减少美元债产,美国的贸易伙伴甚至可能拒收美元而要求美国用其他硬通货结算。

假如出现上述情况,美国通过美元政策来主宰世界经济的时代就将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