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中国的经济发展令世界无视其政治风险。

有句中国谚语叫“一俊遮百丑”。在今天的中国,很少有什么像它的经济增长那么美好的东西了。但是,无视中国威权政治的内在不稳定性似乎还为时过早。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可能使我们忽视了中国国内政治的体系性风险,而这些风险如果管理不善可能会爆发,从而威胁到中国政权的生存。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正在飞跃—— 但是政治危机的风险却也在增加。

公正而言,中国正面临的某些隐患是自然伴生于发展中国家市场经济发展的。摆脱社会主义对任何国家而言都不容易。当你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时,所出现的社会经济灾难的可能性是巨大的。例如,收入不均衡是可以预料到的。1980-1997年期间,中国的收入不平衡增加了50%。劳动力迁移是自然的。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农村劳动力转移。近年来,中国的城市已经吸收了至少3亿农民工,并且在今后几十年里,预计还会有2.5-3亿民工流入城市。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建立新的社会安全网络的努力尚未获得成功就不足为奇了——尤其考虑到中国的社会主义根基。这对任何政府而言都将是极其艰巨的任务。

但是,中国政府不同于任何政府。它建立在脆弱的政治基础、缺乏法治和腐败的治理之上。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一直以来都赋予经济发展以最高价值,并把所有控制政府决断和权力的需求都看作是对它快速实现现代化目标的威胁。结果如何呢?那就是教育、公共卫生和环境保护的社会赤字。但是,这一些都不足以为奇,因为促进高速的增长有助于促进政府官员的仕途。因此,中国的精英们将他们的绝大多数资源用于修建辉煌耀眼的购物中心、工厂、甚至一级方程式赛车跑道上,而忽视了具有长期回报的社会投资。对那些想知道中国是如何实现连年强劲增长的人们而言,答案就是,中国得以连年增长的部分原因恰是因为它内部体制的腐朽。

然而政府知道中国人民对腐败的容忍程度是有限的。腐败是受到加强关注的问题。许多共产党官员现在不受约束地侵吞公共资产,而党内缺乏足够的能力来控制他们的行为,这是政府最大的担忧之一。这些体制内的人已经有效地将国家的权力私有化,并予以利用以便增进他们的个人利益。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忠诚度是值得怀疑的。共产党统治危机的加速效应就像银行挤兑一样;越来越多的内部人物等不及就想去兑现他们在党内的投资。

中国政府就像其他威权统治的体制一样,自然总是不断地被内部权力的斗争所威胁着。此外,北京也在抵防反对者,而且,自从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之后,北京经受内部冲突的能力似乎也显著增强了。近期从江泽民主席到胡锦涛主席的权力交接比预期得更为顺利,这可能表明中共已经在制度上更为成熟。但是,对越来越多元化的人而言,这可能仍然显得微不足道。虽然中国政府成功地建立了一个党员、官僚、知识分子和商人的精英统治联盟,这个联盟的持久性却仍然是值得怀疑的。就像其他国家一样,排他性的政治不可避免地会引起疏远,怨恨和愤怒。这并不是说中国马上就要爆发社会革命。但是,假如危机出现,所有的赌注都会失去。

值得庆幸的是,如果中国能够采取大胆的政治改革去面对这些风险,而不是予以否认和拖延,那么,所有这些风险都是可以控制的。但这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到目前为止,北京宁愿承担这些风险,也不愿冒险采取改革。关于中国政治风险唯一确定的就是,这些风险正在增加。而这个现实绝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