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几个月中,我常听到一些中国专家谈论说,近年来,中国的外交方式已经变得相当细致而明朗了。通过细致和自信的外交活动,中国的外交家们已经在美国各地建立了各种关系,在东亚和世界其他地方结交朋友,发挥影响。因此,我对中国最新近的外交势头只有感到惊奇,其明朗细致的程度已经不能用寻常的模式来分析了。

首先,中国领导人日前向人大提交了“反分裂法”草案,威胁要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一份关于这部法律的官方摘要声明,“‘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这种蓄意模糊的威胁似乎表明中国将在下列情况下可能对台湾进行攻击:a) 台湾宣布独立, b)台湾看起来要宣布独立, c)台湾在未来某个时候看起来可能想要宣布独立,d)台湾根本不想独立但拒绝在合适的时机并入大陆。

这部充满了挑战意味的“法律”的惊人之处不仅仅在于其内容,还在于通过时机的选择。该法公布之后,台湾就进行了“立委”选举,“台独”势力被广泛认为要受到挫败,而且恰逢陈水扁欲改善台海关系之时。他最近公开声明“不宣布独立”;不寻求修改宪法,不改变台湾现状,也不“针对独立或统一问题推动公投以改变现状 ”。也许北京认为,在台湾采取这种软立场之后,展开新一轮的威胁会比较英明,岂知,如果以史为鉴,这种胁迫反而会在台湾产生反作用。

中国发出这个威胁信号也是在它的邻居,特别是日本,以及更加沉默的澳大利亚对中国力量的增强感到不安的时候。日本最近寻求扩大与美国安全合作的领域,而且第一次明确与美国讨论了在台海局势危机情况下两国合作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安抚日本和显得更加好战,哪种方式会更好一些呢?

但是中国人并没有明智地到此为止。根据本周澳大利亚的一个报道,中国的官员最近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审查”一下50年之久的澳美条约。报道说,北京外交部官员何亚非警告澳大利亚“要小心点”,以免因为它履行与美国的协约中规定的义务而与中国产生紧张对立。但是,任何一个了解澳大利亚特性的人都知道,如果真的想影响澳大利亚的政策,这种直硬的“警告”和离间与美国的安全关系的要求恰恰是一种错误的方法。所以中国必须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细腻的外交手段。

当然,实际上,中国的“外交”根本谈不上精明而微妙。显然,中国只不过是想显示一下它的力量,展现一下它正在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以求得邻国对它更多的服从。这不足为奇。奇怪的是整个世界、包括美国在内近年来都在忽略中国日益增长的好战情绪,人们为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所麻痹,梦想将改革中的后现代的中国纳入全球自由经济秩序之中。一些美国分析家甚至倡导建立一个包括中国在内的新东亚集体安全结构。

但这是不切实际的。东亚目前的确需要一个新的安全结构,但这个结构必须囊括美国的民主盟友,这些盟友现在对于中国是否可能和平崛起日益感到担忧。2001年 9月11日以后,有人认为,美国只专注于来自恐怖主义的威胁,美国应该向盟友们保证它在东亚的力量和遏制决心,但它并没有这样做。这可能让中国以为威吓性的动作可以行得通了。

可能中国希望通过威吓得到它想要的东西,也可能中国的领导层并没有真心想从中得到好处,还有可能中国试图为最终对台湾进行军事袭击打下基础。可谁知道是哪一种可能呢?不管怎样,忽略中国的威胁将是愚蠢和危险的。避免台海战争的最好方式是美国与其澳大利亚和日本盟友一道履行(对台湾的)防卫义务。总之,让我们不要将事情弄得太微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