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总理辛格访美将检验美印关系的生命力。此次访问尤其将确定2005年3月25日首次提出的美国南亚新战略是否会给过去50多年中困扰两国的双边关系带来重大转变。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当时称,美国已做出决定“帮助印度成为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大国”。

在富有胆识的讲演中,国务卿赖斯说,“我们完全愿意并准备帮助印度发展全球实力……我们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积极的”。布什政府传递出有力信号:美国将在战略考量中将印度和巴基斯坦有计划地分离开来。换言之,美国与这两国任何一方的关系将取决于该国之于美国利益内在价值的客观评估,而不再受制于对另一国关系影响的担忧。布什政府最近向巴基斯坦出售F-16战斗机的决定表面上对印度不利,但实际上意在协助印度提高大国地位。

按照赖斯的话说,变化了的双边关系使美国成为“印度按照全球大国行事时一个可靠的伙伴”,将最终推进美国在打击恐怖主义、防止核扩散、推动民主和保持亚洲长期稳定的势力均衡等方面的全球利益。但为实现这些目标,需要采取新的步骤将布什总统的意图转化为新的政策建议,辛格总理期待在其访问中对此做出自己的判断。

美国政府的对印新政策迄今包括两个主要部分。第一,美国政府抛弃了过去的犹豫不决,转而向印度提供先进的防御性武器装备。与之相对应,它批准洛克西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分别向印度空军提供F-16和F-18战斗机,并许诺美国将支持印度未来对防御系统的需求。美国政府甚至明确表示,美向印度提供的武器和探测器将领先于向巴基斯坦出售的装备。第二,对印度而言更加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加快了此前与新德里达成的“下一步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的执行计划,并表示愿意通过关于安全、能源和经济的三个高层单独对话就一系列棘手和富有争议的问题展开讨论。

战略对话将关注全球安全问题,诸如印度谋求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资格、防卫合作、高科技贸易、空间合作,以及与南亚和周边相关的地区性问题。能源对话将讨论能源安全问题,包括拟议中的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天然气管道和核安全合作。最重要的是,与会者将讨论将印度纳入全球核机制的办法,以回应新德里对获取安全核燃料和先进核反应堆的新渠道的要求。经济对话旨在增加美印贸易和在美国形成新一批分享印度崛起和繁荣好处的支持者。

当然,促进美印新关系给布什政府同时带来几个风险。第一,支持印度获取核技术和空间技术将损害国际反扩散机制。尽管提供这些技术会促使新德里永久地控制对外扩散和在阻断世界范围扩散问题上与美站在一起,但是华盛顿也不能将过去几十年中努力建立起来的全球不扩散机制一弃了之。相反,布什政府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实践中有选择地实施该机制,这导致了理查德•哈斯曾定义的“扩散政策的扩散”现象,即相关国家因其对美国的价值的差别而受到不同对待。考虑到印度对美国不扩散目标和其它地缘政治目标成败的重要性,早就该把新德里作为不扩散秩序约束的一个例外对待了。

第二,政府的对印新战略有可能刺激中国。中国将美印的接近视为一种不挑明的遏制。这是华盛顿必需谨慎处理的另一问题,但无需做出道歉。美国应坚持一贯地从自身利益考虑新的美印关系,而不必顾及中国的不满。事实上,考虑到崛起大国的不驯服历史,美国可能需要建立与其它亚洲国家的伙伴关系以对抗中国不断上升的实力,这种力量甚至在当前直接威胁到美国及其盟友。加强与日本、印度和东南亚主要盟国的关系将建立结构性约束,阻止北京滥用其上升中的地区力量。即便华盛顿试图保持与北京的良好关系并鼓励其它亚洲国家也这样做,发展与上述国家的关系或许仍是阻止中国在长期主导亚洲的最好办法。

这些危险使人们认为布什政府的新战略对美国的自身利益而言非常成功。但更为重大和更可能的危险是美印关系的改善只是昙花一现。新德里的政策制订者们无疑欢迎美方的新战略表述,但仍怀疑美国最近关于愿意推动印度发展的言辞只是意向声明而非确实的政策行动,至少在当前如此。印度内阁中的批评派私下指出,美国的新政策实际给了伊斯兰堡战斗机,而新德里迄今的所得口惠而实不至。美国愿意美印共同制造军事装备,印度领导人却期望能更自由地获取多种民用技术,譬如核能、卫星部件和先进的工业设备。如果美国不能向印度提供上述形式的帮助,即印度加快经济增长率和成为大国必需的能力,新德里目前对美国向巴基斯坦军售的容忍会很快变为彻底的反对。

与印度关系的破裂将是一个严重的失败,因为新布什战略有望在亚洲和其它地区产生真正革命性的影响。过去,美、印、巴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零和博弈的。而 2005年3月25日的事件使之进入了一个新时代,美国能够同时与印、巴双方打交道,而不再是偏向一方并以失去另一方为代价。这一新框架不仅有利于美国利益——已经取得梦寐已久的双边防卫框架协议,而且有利于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的安全。

当布什政府的官员宣布美国将支持印度崛起为世界大国时,他们还称,“我们充分理解这一声明的含意,包括军事含意”。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