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蹴于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评出的最差政府之列,被Parade杂志称为世界上最糟糕的独裁政府之一。该国军队在这个国家某地进行了残忍的反少数民族行动,仅在过去三个月里这场行动就迫使11000人流离失所。这个国家排斥外部世界,拒绝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监督。由于美国对这个石油丰富的国家进行了制裁,美国的公司在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业务。华盛顿限制对这个国家的支持。但是,在此期间,中国的影响却在各方面渗入。中国成为了苏丹的最大投资者,也成为它的资源购买者。最初,中国向苏丹提供武器,而后,成千上万的劳工涌向那里。

只有苏丹是这个样子吗?那么再看看缅甸如何。虽然可能不同于达尔福尔种族残杀,但缅甸政府的恶行也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一项报道说:“为了恐吓和征服少数民族,缅甸当局竟然允许其军队在东北地区有系统地大肆掠夺而不受到任何处罚。”美国企图通过制裁迫使缅甸政府进行改革,但是无济于事。而中国则成为了缅甸的主要援助国,差点成为在仰光的民主鼓吹者了。有迹象表明,中国可能能够协助缅甸政府改正其最严重的恶行,从而为中国在苏丹的行动提供令人信服的事例。

虽然倾向民主的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姬赢得了1990年举行的最后一次自由大选,但是缅甸军队认定选举无效,并将昂山素姬大部分时间软禁在一所房子里,逮捕了昂山素姬所在党派的数百名成员。无疑,中国官员并不在乎昂山素姬是否掌权。中国本身就是一个独裁国家,如果不算是马克思主义政权,也可以说是列宁主义政权,自由之家一直认为这个国家的政权是不自由的,其政府没有任何自由化倾向。我在亚洲多年的研究经历中,没有遇见一个中国官员对昂山素姬的多年软禁表示关注。其领导者和外交官的想法亦是如此。但是注重实用主义的中国确实在乎像缅甸或苏丹或其他地方的可怕政府带来的一些问题。首先,中国害怕不稳定。不稳定将威胁中国的商业,阻碍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寻求能源。中国进口苏丹50%的石油,并且计划在未来30年内攫取缅甸6.5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发展和能源对北京政府保持其合法性至关重要,因为他们对老百姓基本上抛弃了任何意识形态的诉求。中国经济稍有下滑,其政府就很可能遭到中产阶级的质疑,多年来这部分人只要有钱挣,就对北京限制政治自由保持基本沉默。

北京越想证明在缅甸和苏丹这样的地方,糟糕的统治将滋生不稳,于中国投资者不利,就愈加试图摧毁这些从属国。在缅甸,现在军事政权越来越不稳定,他们已经将政权总部从首都仰光迁到丛林之中,据报道,这是颇得缅甸领导人信任的占星家的主意。他们还将亲华的最高领导人钦钮赶下了台。最近缅甸境内发生的一系列爆炸更加强了这个国家的不稳定。

上述局面促使中国官方求助于关注缅甸问题的人权激进分子,甚至与缅甸领导人商讨改革事宜。据多个关注缅甸的人士所言,中国官方已经与驻在泰国的缅甸反政府激进组织举行了几次秘密会议。也有报道说,在最近缅甸总理对中国的访问中,中国官方向缅甸施加压力,迫使其与反对派对话。中国总理温家宝呼吁“(仰光各方)和解”。几位缅甸人权激进人士告诉我,他们对“和解”呼吁的回应就是让中国政府相信,促使军人政权与亲民主反对派接触将降低爆炸和损害商业的不稳定因素。实际上,稳定有利于中国公司在缅甸顺利开展商业活动。

缅甸并不是独一无二的例子,如果觉察到敌人将造成不稳定的威胁,中国也愿意与他们对话。从2002年开始,中国政府已经与流亡的达赖喇嘛政府进行了几番对话,部分原因是想防止如果达赖喇嘛去世而引发混乱。不过,中国政府拒绝与达赖喇嘛本人接触。

在苏丹,激进分子和西方国家可能会使用相似的论调。在对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访问中,中国官员不止一次地强调和平与稳定对他们是最重要的,几位中国外交官曾经向我表达过对苏丹政局不稳定的担忧。当达尔福尔的动乱升级后,不仅将乍得卷入,而且破坏了苏丹南部的和平协议,将造成整个苏丹局势不稳,这甚至将危及中国悉心保护的石油设施以及其他商业利益,尤其是,如果局势混乱导致叛乱组织壮大,就会像在尼日利亚那样,他们可能撕毁苏丹政府与中国企业签订的所有合同。实际上,尽管有报道说中国向苏丹输出武器,但海法大学的东亚问题教授依兹哈克•施克却证明说,与几十年前相比,中国近几年并没有向苏丹输送很多武器,原因就是害怕助长不稳定局势。施克认为,苏丹的大部分武器实际上来自俄罗斯。

中国政府也在意中国海外公司的意见。研究中国亚洲政策的专家阿尔弗雷德•奥赫勒认为,北京的主要利益之一就是要在世界上表现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这样,中国就能够跻身于世界大国之列。有些中国外交家已经对中国与缅甸和朝鲜及其他几个国家的关系感到不安,因为这种关系影响了国际上对中国的看法。因此,中国已经开始疏远这些国家。“中国越来越慎重对待防卫缅甸的问题,特别是在联合国,”一位外交官告诉缅甸问题专家拉里•扎干。因此,中国可能允许联合国安理会处理缅甸人权问题。中国近来还放弃阻挠联合国对四个被认为对达尔福尔惨案有责任的苏丹人的制裁。这样一来,为了迫使中国政府履行大国责任,西方政府就会向世界传播关于中国政府在苏丹问题上缺乏责任的信息,特别是在全球论坛上。

而且,中国政府还关心其海外侨民,尽管没有做到西方民主政府那样。在缅甸,据说目前有20万中国人在其北部城市如曼德勒等做生意。在最近一次去曼德勒的旅行中,我在中心商业区穿过了很多高级商场,里面有很多为新移民开设的中国式咖啡屋,而这些咖啡屋的老板几乎都不会说缅甸语。一些缅甸人认为中国攫取了他们的资源,不仅天然气,而且还有木材,但是并没有给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他们为此感到愤怒,于是对中国商人开始采取绑架、袭击及其他暴力行动。这些暴力行为已然引起了中国外交官的关注。

如果苏丹的残杀行为得以继续,而中国政府被认为除了获取大量石油而无所作为的话,一些人将独自采取行动,针对来苏丹开展石油业务的上千万中国人,加强采取暴力行动。另外,这些对中国的不满意味着,如果苏丹冲突结束,喀什穆建立好一点的过渡政府,其政府官员将追究中国过去对独裁统治的支持而切断对中国的能源供应。

这就再度为西方国家提供了说服北京的工具。最终,一个针对苏丹与中国关系的政策不但要使中国蒙羞,而且要针对中国政府对其全球形象的敏感度、对不稳定的忧虑以及想要对苏丹政治变化两面下注的政策,借以给中国压力。既然那么多生灵危如累卵——达尔福尔已经死亡40万人——这个办法就值得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