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XYZ1081IMGZYX2002年秋天,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那个曾经以其美妙的海滩和活跃的印度文化而文明的岛屿,成为了恐怖和激进主义的同义词。当200多条生命被巴厘岛夜店区的一次大规模爆炸夺走后,世界突然意识到一件当地人早已了解多年的事实:印度尼西亚,地球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面临着严重的国内恐怖主义威胁。

甚至在巴厘岛袭击之前,印度尼西亚已经在2000年冬天经历了一波爆炸袭击,当年早些时候雅加达股票交易市场也曾被炸弹袭击。基地组织的一支——回教祈祷团 (Jemaah Islamiah),曾积极在印度尼西亚群岛雇佣成员,建立激进学校来培训年轻一代的“圣战”成员以及预谋在印度尼西亚及其周边地区,包括菲律宾和泰国,发动恐怖袭击。

但是时至今日,印度尼西亚已经成为了一个相反的例子。尽管恐怖主义仍在巴基斯坦、阿尔及利亚等国家继续发展,印度尼西亚正朝向相反的方向,捣毁了国内的恐怖分子网络并在公众中取得了对抗激进主义的胜利。而且其并不仅仅是依靠硬碰硬来赢得这些成功,而是借助了一个更温和、创新的方法:雇佣前“圣战”成员来使极端主义同恐怖主义分离。

印度尼西亚的成功是惊人的。曾经一度是可以在东南亚掀起战乱的威胁,回教祈祷团现在已经只是一层空壳。印度尼西亚官方已经逮捕了其大部分高层成员,包扩曾声明帮助策划巴厘岛袭击的回教祈祷团副指挥。印尼警方已经捣毁了回教祈祷团的指挥部,迫使其大部分成员逃亡,使他们难以计划爆炸袭击。印度尼西亚在近两年内没有遭受过严重的恐怖袭击,回教祈祷团筹集资金和雇佣成员的能力也已经被瓦解。“这里已经没有残留多少回教祈祷团势力了”,印尼反恐官员肯尼斯·康博伊 (Kenneth Conboy)如此对记者说。

可以肯定的是,有效的警察工作起到了效果。受到美国的训练和高端监视器材的支援,印度尼西亚的精英反恐小组已经建立了一个有效的内部情报网络,依靠眼线来指出恐怖分子的藏身之处并因此拘捕了数百名回教祈祷团成员。

但当印度尼西亚的领导者们真正希望减少可能加入如回教祈祷团这样的组织的人员人数时,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公众支持来赢得战斗的胜利。否则,警察可以拘捕或歼灭数百好战分子,但是新的激进分子又将产生。

为了赢取这些好战分子,印度尼西亚开展了一项名为非激进化的项目。意识到那些死硬派好战分子是不会听取那些被视为懦弱、背叛信仰或政府工具的知名穆斯林温和派的言论,这项非激进化项目雇佣其它好战分子——前恐怖分子或训练员。这些人员,诸如纳西·阿峇斯(Nasir Abas),前回教祈祷团领袖,已经发誓戒除大部分暴力活动。那些同意帮助非激进化项目的恐怖分子常常会得到奖励,例如减刑或者对其家庭的援助。

这些同意合作的激进分子被放回印尼的监狱,主要的好战分子孳生地,作为代言人。在监狱或其他地方,他们努力说服那些潜在的恐怖分子袭击平民对伊斯兰教而言是不能容忍的,表示恐怖主义事实上是平民与信仰脱离,警方不是反伊斯兰教,并且发觉恐怖主义网络的内部矛盾来策反好战分子。

这些激烈的争论,甚至有些要依赖于可兰经的学者,可能会持续数月。同时,其他前好战分子在印尼的电视节目上露面,表示对杀害同胞的悔恨。

这一非激进化项目已经交出了成绩。根据最近的一份由独立组织——非营利的国际危机小组(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制作的报告,印尼的这一计划已经“说服几十名回教祈祷团成员……与警方合作。”

非激进化的功效不只局限于亚洲。2004年,沙特阿拉伯公布了其自己的非激进化措施。在沙特的这一版本中,狱中的好战分子如果同意参加大量课程将可获得减刑。这些课程被设计来说服极端主义者伊斯兰教将不会宽恕暴力,并伴有一些心理消毒。这些心理消毒被用在宗教成员身上,并使心理学家可以评价是否好战分子仅仅是为了离开监狱做回极端分子而来参加非激进化项目。之后警察会追踪那些完成了计划并被释放的极端分子来确定其不会重走旧路。

沙特官员称这一项目十分成功。沙特阿拉伯遭受的重大恐怖袭击与2004年相比大大减少。沙特的这一计划在其周边地区也有着广泛影响。大卫·彼得雷乌斯 (David Petraeus)将军,驻伊拉克美军将领,称沙特的这一计划可能是造成进入伊拉克的外国武装分子的数量急剧减少的原因之一。

其它国家也制造了这一计划的不同变体。埃及开展了一项计划让前“圣战”思想家来辩论好战分子用来掩饰暴力的伊斯兰教概念是错误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约旦和也门施行了再教育措施,大多是面对监狱中的犯人。在印度尼西亚的成功的基础之上,巴基斯坦等国与印尼开展了非激进化合作。

甚至那些面临着激进威胁的西方国家也从中受益。荷兰在今年夏天宣布将要花费4千万美元的经费来施行非激进化项目,训练阿訇们及其它宗教领袖们,并促进文化间对话。

在可能是最彻底的西方项目中,曾被本国公民发起的一系列恐怖袭击震惊的英国,已经尝试与国内穆斯林组织建立更加深远的关系,依赖他们来辅助非激进化那些潜在的、可能会变为自杀炸弹的年轻好战分子。

英国内阁大臣露斯·凯利(Ruth Kelly)在去年声明“我们的资金及投入策略必须做出重大改变来帮助那些在抵抗极端主义中扮演着积极领导角色的组织” 换言之,英国最终学到了印度尼西亚已经知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