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相信军事胜利已然在望的塔利班谈判,是稳定阿富汗局势的最糟糕的办法。它将以失败而告终。艾西利·特利斯警告说,美国发出的焦躁不安、渴望早日收兵的信号,可能会诱发阿富汗的暴乱分子采取强硬路线,并将比国际联盟更持久地存在于阿富汗。尽管代价高昂,但对建立一个有效的阿富汗政府做出长期承诺,乃是夺取反恐战争的胜利、捍卫美国的国家安全目标的唯一途径。
 
主要结论:
1.与塔利班谈判的时机尚不成熟,而且没有必要。稳定阿富汗这一目标,可以通过各方对当前的军事、政治战略进行磋商和调整来达到,即华盛顿继续坚守其承诺;恢复成功的镇压暴乱的做法;提高阿富汗政府的治理水平。

2.只有在阿富汗夺取政治和军事上的胜利,才能击败塔利班,实现阿富汗的永久和平。这种胜利将削弱阿富汗境内持续不断的抵抗行为。塔利班的领导人不想寻求和解。进行他们拒绝接受的和谈,只会加剧阿富汗的种族分裂,彰显华盛顿和喀布尔政权的软弱和失败,并最终重新引发阿富汗内战。

3.美国必须重申其建立一个民主、稳定的阿富汗政府的目标。打击恐怖主义和国家建设相互之间并不排斥。华盛顿不支持在喀布尔建立一个有效的、反应积极的政权,就无法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与基地组织及其盟友作战。

4. 尽管对美国在阿富汗夺取反恐胜利而言,与巴基斯坦联合抗击恐怖主义是求之不得的,但没有伊斯兰堡的援助,美国在阿富汗的目标也能够达到——如果必要的话,必须达到。

5.预言联盟将在阿富汗这个“帝国墓地”(graveyard of empires)遭遇失败,是一个站不住脚的推论。当年英国人和苏联人在阿富汗的境遇,都不能与今天的情形同日而语。撇开军事上的优势不谈,美军在喀布尔的驻扎被视为支持阿富汗人民并极大限度地符合阿富汗人民利益之举,而不是军事占领。82%(上下4%的误差)的阿富汗公众反对塔利班,热切盼望西方军队取得反恐战争的胜利。

6.奥巴马总统最近宣布的“阿巴(Af-Pak)反恐新策略”是果敢的、负责任的,但是这还不够。美国政府还需要做出几项承诺,包括:建设一个民主的阿富汗,在阿富汗长期驻守,部署更多的美国物资和兵力,纠正在指挥和管控方面的谬误和缺失,特别是扩充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阵容。

特利斯解释道:
毛拉·奥马尔(Mullah Omar)和塔利班的领导人已经断然拒绝与阿富汗政府进行任何和谈。而只要卡尔扎伊政权和他的西方支持者们看上去还不会很快赢得这场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部落酋长、年长的村民和街头战士也肯定不会采取行动推动和谈(他们或支持暴乱分子;或在局外观望,但基本上容易接受和解)。因此,反恐联盟面临着一个无法回避的矛盾:任何与暴乱分子中的温和派进行的富有意义的和谈,只会在反恐联盟在阿富汗取得政治和军事上的胜利之后才会进行,不可能先期进行;然而,当反恐联盟最终在阿富汗取得这一胜利时,虽然和谈将成为可能,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和谈的必要性就已经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