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在其最新的《政策简报》中对20国集团会议的成果进行了评价,并对美国、欧洲与中国在应对危机上出现的政策分歧进行了分析。这篇文章的主要结论有:

  • 在近期于伦敦落幕的20国集团会议上,各国领导人商定了一系列实质性或象征性的政策措施,但会议对于主要经济大国间存在差异的重大议题却避而不提。因此,这次会议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全球贸易及投资不平衡造成的问题。由于中国、欧洲和美国对全球危机根源的理解有着截然不同的概念框架,各国首脑也面临着不同的国内政治困境,全面协调的解决方案无法实现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 欧洲人认为危机根源在于过度放松管制的金融体系,也对美国和中国所呼吁的财政扩张持怀疑态度,担心过度开支将恶化不平衡状况,从而使得最终调节更难达成。中国也相信危机缘于全球金融体系建构,但北京却声称是因为美元的储备地位导致全球不平衡局面发展到如此难以维系的程度。中国尤其不愿意看到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力求保持开放市场以继续出口剩余产能。中国还和美国一同推动积极的、全球协调一致的财政扩张。然而,由于目前中国金融体系的僵化和发展模式的局限,对危机的财政回应反而有可能加剧全球调整的艰难程度,甚至还可能导致更多贸易摩擦。
  •  在需求萎缩的当下,美国掌握着三分之二的一种全球最稀缺的资源——净需求。因此,只有美国的政策才能决定全球经济复苏的走向和进度,也只有美国的体制框架才能规范今后几十年的贸易及投资关系。这场危机恰恰明确了美国在新世界秩序中的中心地位。遗憾的是,眼下美国还没有认识到其复苏政策的全球意义。
     
  • 如果主要大国不能就全球不平衡根源及经济复苏合作政策达成共识,世界经济在最终好转之前只会变得更糟。美国将推动经济复苏的进程,但要有效做到这一点,美国需充分认识到其优势地位,并与其他大国——尤其是中国——协商相应调整措施的步调和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