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10 月,伊朗开始启用第二批铀浓缩设备,即164 台离心分离机,从而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要求,即在国际社会确信伊朗的核计划“完全用于和平目的”之前中止此类活动。伊朗的反应是,中止铀浓缩活动会取消它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下所享有的权利-- 虽然根据国际法,伊朗因不履行应有的义务而已经暂时放弃了这些权利。

在这些法律措词的背后,伊朗正在尽其可能快速掌握铀浓缩技术,与此同时威胁着其邻国并拒绝提供国际原子能机构所要求的透明度。德黑兰的赌注是,俄罗斯会延缓和减轻安理会制裁,从而为它赢得时间。一旦伊朗完全掌握了铀浓缩技术,它将有信心在决定制造武器级的铀时很快做到这一点。

一旦有了这样的信心,伊朗会估算继续建设大规模铀浓缩设施的成本与好处。如果俄罗斯准备与美国、欧洲和其它国家联手,让伊朗为继续核活动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伊朗就可能会选择谈判,以中止与铀浓缩有关的活动来换取可观的好处。但是如果安理会依然无所作为,那么伊朗将拥有行动的完全自由。

国际上的对话者必须使伊朗从鱼与熊掌兼得的美梦中清醒过来。至关重要的安全目标自始自终是预防伊朗获得制造核武器燃料的能力。一旦伊朗掌握了铀浓缩技术,这个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就落空了。到那时,再向伊朗提供核能合作、政治利益或准许其获得国际市场、资本与技术等优惠条件就没有意义了。

因此,与伊朗对话者应该现在澄清的是:如果伊朗不立即遵从安理会中止铀浓缩活动的要求,国际社会就不会向伊朗提供激励措施。

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安理会应该向伊朗发出以下信息:“你可以违反《核不扩散条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义务来寻求铀浓缩能力,并以此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但你将失去许多好处。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安理会将继续施加压力,要求得到更大的透明度,以便证实‘在伊朗没有不公开的核材料或活动。’我们也许能加大对你的制裁,也许不能,但事情绝不会就此了结,你也不会成为一名国际社会接受的核贸易伙伴。”

国际社会必须澄清,向伊朗提供激励措施的时间是有限的。不说明这一点只会鼓励那些认为藐视安理会并继续铀浓缩行动不会带来真正代价的伊朗人。同时,如果伊朗在还有意义的时候中止铀浓缩活动,对话者则应该乐于通过谈判慷慨地满足伊朗的核能、经济与安全利益。如果对伊朗核用途的和平性的疑虑得到解除,那么国际社会甚至最终可以帮助伊朗发展其核燃料技术。

俄罗斯、中国、或许还有其它国家可能认为,以这种方式向伊朗施加压力可能是美国加剧危机并且为军事行动创造条件的前奏。为了预防出现这样的指责,布什总统应该表明:如果伊朗遵从安理会的要求,中止其核燃料活动,并且停止向以手无寸铁的平民为目标的恐怖组织的非正义支持,美国将承诺不威胁伊朗的主权或领土完整。这样的安全保证也许可以在安理会里加以表述,它不仅会推动与伊朗就核问题的长期谈判,也会推动更为广泛的和睦关系。

伊朗的国家安全决策是集体做出的。 2005 年伊朗领导层的共识是无视国际社会的压力继续从事铀浓缩活动。如果看起来伊朗没有为这样的决定付出代价,而且国际社会提供的好处在伊朗掌握铀浓缩技术之后仍然可能存在,那么伊朗就不会改变上述决定。
伊朗人民、伊朗的邻国和国际社会应该就伊朗的选择及其后果展开更全面的讨论。伊朗现在处于非常有利的时机,能够和国际社会达成交易来改善其经济、就业状况和生活质量。这种机会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