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奥巴马总统将离开美国,对亚洲进行他入主白宫以来的首次访问。奥巴马的亚洲之行将历时10天,到访四个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国家,第一站是东京。他此行所传递的主要信息是:打击恐怖主义已不再是美国的当务之急;美国了解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奥巴马启程前不久,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曾造访华盛顿。他在由美国—东盟商业委员会(US-ASEAN Business Council)主持召开的一次颁奖仪式上,言辞尖锐地提醒奥巴马:亚洲国家希望美国参与该地区的事务,需要美国来平衡中国。李光耀警告美国不要过度陷入阿富汗事务。他提醒在场的听众,就整体而言,全球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亚洲。

事实上,奥巴马将通过此次亚洲之行,对李光耀和其他人的疑虑做出回答,表明他和他的政府对这些疑虑心领神会,并昭告天下:“美国将重返亚洲”。问题是,在做出姿态之后,他会进一步采取行动,还是会被美国所面临的国内外的严峻挑战搞得心烦意乱。美国未来展示其成就的一个重要舞台,是其经济的复苏。这是一个亚洲人希望看到却越来越怀疑的结果。

10天,在奥巴马总统的时间表里,意味着颇具分量的承诺,是对亚洲各国的明智表态和再次保证:在中国的国力和影响力日益强大的今天,美国不会抛弃它们,让它们独自去面对这一现实。同时,奥巴马此行还将发出这样一个信号:华盛顿并不打算与北京对抗,而且事实上,它希望与中国在任何一个大国都难以单独应对的重大问题上开展合作,这些问题包括金融危机、气候变化、核不扩散、打击恐怖主义和地区稳定。

日本

奥巴马此行的首站自然会选择日本。日本是美国在东亚最大的军事集结地和最重要的基地。作为美国长期信赖的盟友,日本通常很少提出自己的想法,而只扮演一个不露声色、礼貌周到——虽然有点乏味无趣——的东道主的角色。这次的情形要难以预料得多,对有关官员来说,一点儿都不会乏味。

8月31日,日本民主党(DPJ)在国会下院的选举中赢得了多数票。在战后几乎所有时间(1955年至1993年、1994年至2009年8月31日)一直主导日本政坛的保守的自民党(LDP)谢幕退场,继之以类似白宫执政党更迭时的混乱场面。日本民主党是一个不同利益的联合体,享受着反对自民党支持的每一件事的特权——无论好事还是坏事,但却提不出多少自己的合理化政策。目前,日本民主党的领导人正处于把合理化“当作一项工作”来做(实现自身的合理化)的过程中。

在2009年10月的最后几周,不少于4位日本民主党的部长对冲绳县的美国海军直升机基地(即所谓的普天间基地)表达了不同的立场。2006年,美日两国曾达成一项正式协议,就该基地的未来进行协商并做出决定。而且,这项协议的落实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系列相关的“昂贵的”决定。这些决定关系到如何在未来把大部分部署于冲绳县的美国海军迁移至关岛。除此之外的大多数相关的争议,都发生在日本的利益集团之间,而不是美日之间。

奥巴马在日本面临的挑战是,引导日本度过目前政权交接的混乱阶段,帮助其打造应对未来的安全突发事件的能力。他需要以积极主动的心态,来防止那些扰乱人心的问题——包括美军基地的选址、东道国提供的迁驻费用、关于历史和核武器政策的长期争议——从内部侵蚀日本。

华盛顿的决策者们已经就同日本民主党的合作,达成了一个战略性的共识,并为此谋划了两个策略性的办法。他们得出的战略性结论是,日本人民最终会对美日联盟给予强大的支持,而不希望日本政府损害这种关系。因此,没有理由去假设一旦政权过渡期结束、民主党牢牢掌握大权之后,美日关系会出现戏剧性的变化。

自从日本民主党上台后,美国采取了两个应对策略。首先,在民主党赢得选举胜利后,为消除日本人的疑虑,熟谙日本问题、负责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立刻飞往东京,表达了美国希望与新一届日本政府共同商议解决其内部分歧的耐心和愿望。隐藏在此举背后的内幕,是7月24日进行的一次全力以赴的外交努力——盘点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和他的同僚中存在的所有分歧。

第二个策略是,派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赴东京参加一年一度的美日会谈。会谈期间,他敦促日本防卫大臣承诺遵守2006年美日达成的有关驻日美军迁驻整编事宜的协议。这个策略隐藏着一个假设:新一届日本政府可能在处理自家问题的同时,不经意地做了大量损害美国利益的事。因此,有必要早日为东京圈定一个行动范围。

奥巴马对这个两个办法所持的立场尚不明朗。因为在大多数事情上,他都会很巧妙地搞折中,既给鸠山由纪夫提供一副温暖的可以依靠的肩膀,又严肃地建议他小心行事。奥巴马计划在访问东京期间,在他发表的一次讲话中透露其日本和亚洲政策的基本要点。美国政府选择了东京而非北京或更具代表性的华盛顿来发表这一讲话,以此显示美日联盟的重要性,以及日本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所占据的高于中国的地位。通过在亚洲发表讲话,奥巴马还强化了这样一个讯息:美国重返亚洲了。
 
然而,奥巴马的东京之行的重要性还不止于此。它还以安静的、平等协商的方式传达了美国在许多问题上的底线——从对阿富汗的援助到核武器政策,以及美军基地的问题。其目的是为在2010年取得好的或至少不坏的成果,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在美日双边联盟的历史上,明年是更具象征性的颇为重要的一年,适逢结束二战的《旧金山和约》签署60周年和《美日共同防御条约》 签署50周年。同时,明年轮到日本作为东道国主持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论坛,届时该地区各个国家的领导人将齐聚东京。

广岛市长已经在到处游说,要求奥巴马2010年参加该论坛时在广岛市停留,为二战期间美国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行径表示忏悔,以响应他在布拉格提出的建立无核世界的呼吁。其他人则认为,奥巴马应该访问二战中最后一个被投放原子弹的城市——长崎,以践行他所表述的希望废除核武器的愿望。

如果美国政府及其日本东道主能够在奥巴马访日期间避免严重失礼事件的发生,美国方面将不大可能提及上述停留。奥巴马对该地区的访问并不预示着其外交政策发生了重大改变,或即将出现这种改变。它对俄罗斯、中东、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首次访问,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奥巴马应该尝试在以往所取得的成就的基础上,在小布什政府疏忽亚洲之后,重建美国参与亚洲事务的感觉。美国人将乐于感受奥巴马上任以来外国观众对美国重新燃起的热情所带来的温暖。

亚太经合组织(APEC)、新加坡和东盟峰会


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的第二站是新加坡。他将在那里参加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该会议每年举办一次,由澳大利亚于1989年发起和组织,目前有21个太平洋带状地区的国家的领导人参加。会议的主题原聚焦于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但自从1997年爆发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发生“9•11”恐怖袭击后,会议不再设定焦点议题,而演变成为对话的平台。小布什政府曾把亚太经合组织当作一个推动旨在反恐的安全合作的论坛,但该组织在反恐的道路上已经踯躅不前,不准备继续前行了。

东盟十国是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的成员,也是APEC成立之初的核心成员。小布什政府在其第一个任期内,对亚洲事务表现得积极主动,但进入第二个任期后,东盟十国明显感到美国对该地区的态度有所降温,尽管中国对该地区的关注和投入有所加强。美国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两次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出席东盟部长会议。这显示出她对该地区事务的忽视。

由于小布什政府的第二个任期给该地区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即“美国的时间要花在更好的事情上”,奥巴马政府执政后,新任国务卿希拉里和其他美国高官对亚洲人给予了更受欢迎的、更高级别的关注。希拉里选择该地区作为她上任后首次出访的对象,并且访问了印度尼西亚。她的这一举动被视为美国外交政策发生的一个非常积极的转变。

真正的问题在于,奥巴马对新加坡的访问会取得一些成果么?有可能好的感觉比好的行动更为持久。美国公众将会欣赏奥巴马对亚洲的热情拥抱,肯定此举对提升美国在国际舆论中的地位所具有的意义,但他们对访问的结果可能不会提出什么要求。美国目前的失业率是10%,经济前景仍不明朗,公众的注意力仍然首先聚焦于国内的形势。

奥巴马将在参加APEC论坛期间,与东盟十国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会晤。这是他此次亚洲之行开创的一个“第一次”。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打算召集东盟领导人举办这样的峰会,但由于当时东盟坚持要求吸收其姊妹国缅甸加入而告吹。布什对缅甸采取的是严厉制裁的外交政策。

此前,奥巴马政府以明智的态度重新审视了美国的对缅政策,得出的结论是:20年的严厉制裁并没有取得成效,应该对缅甸采用新的对策。但是白纸黑字的法律限制了灵活改变的范围。在维基尼亚州参议员韦布(Jim Webb)的支持下,美国政府正在谋求通过官方对话的行式,来增加对缅甸人民的人道主义援助。更进一步,美国政府正在探索西方和东盟能否找到一条路径,向缅甸政府提供应对中国的“令人窒息的拥抱”的战略平衡力量。就在奥巴马总统启程之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曾到访缅甸的新首都内比都,继续进行9月份在纽约启动的旨在找到解决办法的美缅对话。

缅甸政府将派总理登盛(Thein Sein)而非缅甸全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主席丹瑞(Than Shwe)前往新加坡,与同期到访的奥巴马会面,以对双方都合适的方式表示妥协。

APEC峰会可能会庆贺自己在平稳度过金融危机方面,比世界上其他地区做得更好。美国不宜在今年鼓吹金融市场的自由化,但论坛会安排许多关于如何治理金融市场的议程。没有迹象表明,奥巴马政府会改变其当前在贸易问题上的谨慎做法,并与APEC共同扶起“倒下的旗帜”。美国国会对医保改革和奥巴马议程上的其他重要问题的投票,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形势。奥巴马不能在上任之初冒险激怒民主党人。

然而,在今后更长的任期内,奥巴马政府应该认真考虑,如何通过APEC来重新提出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实现贸易自由化的问题。在与外国领导人进行的谈话中,奥巴马已近乎承认自由贸易对外交和经济福利所具有的价值。一旦目前国会对贸易政策的怀疑高潮消退下去,我们就可以期望奥巴马转而朝着自由贸易的方向调整其政策。

因为得到新一届美国总统的首肯而激动不已的东盟外交官们,已经提出了今后每年举办一次这样的首脑峰会的请求。然而,由于奥巴马很快就认识到8国集团会议是在浪费时间,所以,他可能同样会很快认识到东盟一向注重形式而非实质的特点。

这触及了该地区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即“一个新的地区安全结构的未来”。已经有人提出举办东亚峰会的设想——该峰会是一个东亚共同体,是APEC的翻版,是与朝鲜进行的六方会谈的延伸。小布什政府对大多数这类想法持怀疑的态度,并且理由充分。奥巴马将被极力劝说:对一个新出现的安全结构继续远远地驻足观望,同时坚定地宣称,但凡涉及到美国的利益,美国都要出面。

此时此刻,奥巴马政府对亚太地区所给予的更多关注,应该让美国人找回了一些信心。如果奥巴马政府能够延续这种努力,将有可能减缓该地区充斥的紧迫感——在努力公平地对待用心不专的美国的同时,建立一个向中国日益上升的影响力示好的新结构。

当然,在很大程度上,这还取决于奥巴马政府如何振兴美国的经济。高悬在我们头顶之上的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负债和义务,让亚洲人对我们抱以怀疑的态度。他们希望看到美国做得很好,但如果华盛顿总是出错,他们就会加强同北京的关系,把危险的赌注押到美国身上。

中国:把中美关系提升到新的水平

奥巴马总统将在下周末抵达北京和上海,这是他此次亚洲四国之行的第三站。尽管中国被安排在第三站,它却是此次航行中最重要的一段行程。自从2008年参加总统竞选以来,奥巴马一直谋求在小布什比较成功地维持了良好的中美关系的基础上,推动中美双方都写在议事日程上的三件大事:迎战金融危机、应对气候变化,和解决安全问题,诸如核不扩散(它是合作遏制伊朗和朝鲜的代名词)和打击恐怖主义,特别是在阿富汗。

奥巴马还需要利用人权、宗教自由、政治改革和西藏、新疆、台湾问题这些敏感的话题,来庇护他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基础。大多数情况下,奥巴马政府可能会私下处理这些问题,然后再向媒体进行披露。白宫还可能进行尝试和努力,以实现副国务卿詹姆斯•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所说的“相互保障”(mutual reassurance),通过新的努力来消除羁绊太平洋两岸安全构建的战略猜疑。

应对金融危机:说到金融危机,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前都已取得了不少成功的战绩。就占GDP的比例而言,中国推出的经济刺激方案的力度之大,在全球首屈一指。它在上个季度创造了象征性的8.9%的经济增长率。奥巴马也可以宣称,美国已经在技术上摆脱了经济萧条,因为美国在同期也取得了3.5%的经济增长率。

两国领导人如何探究彼此的经济方案的弱点,还有待考验。美国将要求中国做出进一步的努力,把更多的投资转化为消费,同时削弱中国过强的出口能力。中国则想得到美国的安抚:美国联邦储备系统推行的诸多宽松政策不久将宣告终止;美国将会维持美元的价值。两国领导人都会谴责贸易保护主义,但同时又都在为加入这个行列而做准备。

气候变化和哥本哈根会议:现在距离哥本哈根会议召开仅有数周时间了。奥巴马此次访华期间中美两国为取得“可以交待的成果”而付出的最耀眼的努力,将以两国合作应对全球变暖的形式呈现。双方都在精心构想一个在新节能、空气清洁和污水处理技术方面开展合作研究、谋求共同发展的行动方案。奥巴马将借含糊的激励之词对哥本哈根会议所追求的目标表示支持,以免由于可以预见的美国在会上的欠佳表现而受到指责。但是,美国和中国在特定的目标和义务上还相距很远。

由于中国方面的坚持,美国官员正在准备一个将在访问结束时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这不是“第四个中美联合公报”,而是一个描述目标和共同利益的简报。这个动议将为两国惯常使用的描述中美关系的词汇——“积极的、合作的、广泛的”——赋予更加清晰的内涵。

伊朗、朝鲜和阿富汗:尽管看起来,在对伊朗和朝鲜的政策问题上,中国将加筑其防御工事,但美国政府仍将努力对两国共同的“核不扩散”目标做出积极合作的姿态。北京可以对伊朗向俄罗斯和法国出口低纯度铀进行浓缩铀的意愿表示赞许,尽管伊朗形势陷入僵局。中国人也可以采取博得好评的行动:在温家宝总理访问朝鲜后,把朝鲜人重新带回到与美国人谈判的桌子前,尽管朝鲜仍明确表示不打算放弃其核能力。

而美国这方面,则将重申其更为强硬的立场和路线。中美联合声明的起草者今年10月访问北京时,曾带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伊朗政策协调员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一同前往,试图怂恿中国对伊朗表示更为强硬的姿态,但结果没能如愿以偿。中国的目标就像它在哥本哈根会议上的目标一样,避免背上“故意阻挠”的骂名,同意又保持谋求较狭隘的国家利益的通道畅通。它躲藏在公开表示不妥协的俄罗斯的身后,依然坚持其一贯立场:反对“对伊朗实施更严厉的制裁”。

一名中国官员曾私下暗示,北京可能会以一个派员赴阿富汗提供警察培训的协议,令媒体感到惊讶,但这尚未得到证实,而且有悖于中国人最近的政策。美国一直寻求获得通过中国的领空和机场向阿富汗输送民用物资的过境权,但北京对这一合作表现得不甚积极,并抱怨美国拒绝遣返维吾尔恐怖分子对中国所造成的不快。

人权、政治改革、西藏和新疆:毫无疑问,奥巴马通过避免与达赖过早会面,改善了其中国之行的气氛;但与此同时,他也面对着大量媒体就他对中美关系中敏感问题的处理方式而发出的责问。他将很好地运用象征性的表态来显示他对中国政治改革的兴趣,并呼吁北京减少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奥巴马到访上海的主要用意是,对即将在上海世博会上亮相的美国展馆表示个人在财政上的坚决支持。此行将为他提供一个对中国的变化表示兴趣的场所。

由于奥巴马选择在东京发表其重要的关于亚洲政策的讲话,他将不会延续前几任美国总统访华时的惯常做法,在中国的大学校园发表演讲并回答提问。

在奥巴马担任总统的现阶段,在诺贝尔和平奖章即将挂到他的脖子上之际,媒体似乎愿意顺其自然,听任奥巴马的每次访问取得“尚可交待”的成果。这种容忍能持续多久还是个公开的问题。但就目前来看,奥巴马离开北京时似乎可望在访问的形式上而非实质内容上取得更大的成功。

韩国

奥巴马在首尔的短暂停留原本不在计划之中,虽然如此,他仍会受到韩国的欢迎。白宫的工作人员自然会试图减少总统的出访时间,但有人劝说奥巴马,不在韩国逗留以显示其对美韩联盟的承诺,是冷落韩国的不可原谅之举。所以,他将在晚间从中国飞往韩国,并于第二天午餐后离开韩国回国。

具讽刺意味的是,首尔看来将是奥巴马此行实质上且单方面回报最丰厚的一站。上周五,韩国政府宣布了一个新的承诺:将选派300名军人和几乎200名平民组成阿富汗民间地方重建小组(Provincial Reconstruction Team),开赴目前尚未确定的阿富汗的某个省。东京和北京是不可能做出这种实质性的贡献的。

说到韩国面临的麻烦,首尔希望白宫对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ea-US Free Trade Agreement)给予积极的支持。该协定一直在美国国会悬而未决。奥巴马除了承诺重新考虑这个他竞选总统时曾批评其不够完善的协定外,不可能做更多的事情。首尔迫切希望华盛顿对自由贸易法的搁置能够早点而不是晚点结束,因为在韩国,对该协定的支持正日趋衰落。

然而,就总体而言,美国与大韩民国的关系目前正处在12年来最好的阶段。李明博总统的保守政府积极致力于恢复合作精神并已取得成效,这使华盛顿和首尔在对待平壤的政策方面比以往靠得更紧密。在奥巴马总统离开亚洲之际,美国与其韩国盟友的协商和合作将为他此次的亚洲之行划上令人瞩目的句号。这是十分合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