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看来,扩大美俄核裁军的成果、让其他核武器国家也加入核裁军谈判进程的意义尚不大。但是,如果美国和俄罗斯真的继续削减核武器,那么,如果中国不参与其中,核裁军的进程迟早会遭遇障碍。(中国也会坚持其他核武器国家,如英国或法国,加入削减核武器的行列)。对核裁军挑战做出的诸多反应显示,美国和俄罗斯各自将核弹头削减至1000枚之后,中国才会加盟它们。然而,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假设。潘振强将军在其内容广泛的文章中承认这一点,他写道:“中国应该做好准备,对某个文件中提出的合乎情理的问题做出回应,即:美俄两个核大国的核裁军进展到何种阶段,中国才会认为自己应该参与其中,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中国做大量的功课。”

当然,北京不是唯一一个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做大量功课的首都。如果多边核裁军是可行的,那么就要回答许多尚未考虑的安全问题。布拉德• 罗伯特(Brad Roberts)写道,如果核武器大国“减少对核武器的依赖,改变其战略态势以适应新的环境”,那么它们“将面临许多新的不稳定的问题。”

劳伦斯•弗里曼(Lawrence Freedman)指出,“一个包含范围更为广泛的核裁军进程”,“不一定考虑如何处理更微妙的核均衡这一问题——当少量核武器增加了任何先发制人的挑衅行为的影响力时。”弗里曼补充道:“没有理由仅仅因为核武器的数量降至某个低点以下,就推断危险的存在。只有当国际关系处于转折点时,核选择才会开始起作用。虽然如此,那些依赖延伸威慑的国家仍然会有更多的担忧……”

换句话说,需要进行大量的分析和讨论,来评估是否以及如何能把核武器削减限定在某个点,使所有核武器国家拥有的核弹头数量都不高于——比方说——二三百枚。今天的核武器国家(以及那些依赖它们提供安全保证的国家),没有哪个会在其国防机构未做周密研究的情况下,承诺较大比例地削减核武器。因为预期的核裁军进程是多边的,并因此会涉及到改变多个参与者位置的有关威慑均衡的复杂考虑,所以有必要进行国际间的分析和讨论。核不扩散和核裁军国际委员会(ICNND)发表的2010年年度报告,极好地推动了这一分析和讨论。

在ICNND的工作的基础上,政府应委托本国的相关国防研究机构,从现在开始着手进行这项研究。没有合适的理由不这样做。授权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证明一个国家是认真对待其核裁军义务的。独立专家也应该对“小数目”问题进行探索和模拟研究。

- 在参与或完成多边核裁军谈判的问题上,中国、法国和英国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例如,它们会考虑常规军事问题么?会提出军事理论问题么?会提出法国力倡而中国颇感不是滋味的透明度方面的要求么?

- 考虑到中国和南亚之间的关系,除了五个公认的核武器国家外,难道至少印度和巴基斯坦不应该参与核裁军进程么?一些重要的核武器国家拒绝接受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参加官方的有关核军控和核裁军的讨论,因为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这三个国家不属于核武器国家之列。把印度和巴基斯坦纳入核裁军进程,如何与这种拒绝的态度相协调?

- 朝鲜会继续通过六方会谈阐述其反常的立场么?朝鲜拥有少量核武器的事实,是阻碍其他国家把核武器降至“小数目”的合理理由么?

- 由于以色列不承认自己拥有核武器,如果多边讨论聚焦于“核武器”议题,它可能不会参加。如果拥有不受保障监督的核燃料的国家召开论坛,商议把核燃料和核设施更多地纳入保障监督之下的步骤,这个问题会设法得到解决么?实质上,这是怎样禁止生产核燃料的问题,它并不需要生产者宣称拥有核武器。

- 美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家们真的考虑把本国的核弹头削减至1000枚以下么?这两个国家认为自己的核武器数量与其他国家的相比,需要多大的数字上的优势?(例如,许多美国人相信,美国应该拥有同俄罗斯阵营以外的每个核武器国家一样多的核武器。)它们如何考量“美国—俄罗斯—中国”三角威慑的需求?俄罗斯是否认为,它不仅需要核威慑来对付美国和中国,还要用它来对付英国和法国,以及巴基斯坦?中国又是如何考虑的:它认为自己需要核威慑来防范美国、俄罗斯和印度,但是,这是它防范的全部对象么?

- 一些思考过这个问题或就此发表过意见的美国战略家们担心,把核武器削减到五百枚至二三百枚,会鼓励中国把其核武器迅速增加到同样的数量。所有多边核裁军谈判都要保证反对这种做法——这种想法合理么?应该建议这样做么?中国会坚持要求核武器数量的对等么?印度会在正式协议中接受核武器数量的不对等么?
 
- 如果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苏核对等不是不稳定的,那么为什么小数目的核对等就是不稳定的?如果问题是,多个参与者和可能两个或更多参与者联合对抗一个参与者,从而导致核不对等,那么,如何设法解决这个问题呢?

- 美国和一些英国(还有俄罗斯?)的分析家们担心,美俄拥有少量核武器,会怂恿一些国家尝试美俄拥有大量核武器时它们不曾尝试的核利用。这种假设尚未通过国际间的讨论来进行模拟研究和检验。应该进行这种模拟和检验么?

- 为什么少量核武器会减少核威慑?应该假设哪几种方案,它们又有多大的合理性?威慑和稳定对数字更敏感,还是对军队的存活性更敏感?弹道导弹防御会如何影响这些考虑?

- 建立信心的措施和军控不能改善对不稳定局势的担忧么?原因是什么?(弹道导弹防御可能在此十分重要。)

- 美国会对延伸威慑受损十分敏感,特别是涉及到日本和韩国时(东京、首尔和有可能其他城市也是这样)。据推测,在核裁军的过程中,会与这些国家进行充分的协商。传统威慑的牢固性必须要得到保障。

这些问题为国际间的分析和辩论提供了丰富而重要的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