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于华盛顿召开的核安全峰会期间,吉尔吉斯斯坦肯定是一个将被许多“会外会谈”谈论的话题。当这个问题被提出时,美国一定要当心:不要介入任何关系到吉尔吉斯斯坦命运的幕后交易。这样做将会损害美国在中亚地区的地位,至多只能制造吉尔吉斯斯坦乃至整个中亚地区局势稳定的错觉。

俄罗斯和美国都与吉尔吉斯共和国目前的政治僵局所产生的后果利益攸关。美国在马纳斯机场的转接中心,是美国通往阿富汗的主要军事转运站,也是一个重要的但并非不可替代的与美国主导的在阿富汗的军事活动进行联络的纽带。

与美国相比,俄罗斯则一直以来都是吉尔吉斯斯坦最亲密的外国盟友。它是吉尔吉斯斯坦的长期经济伙伴,也是成千上万季节性地赴俄罗斯打工的吉尔吉斯斯坦劳工的安家之所。最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领导者——这是业已存在的事实,而吉尔吉斯斯坦则是该组织的成员国。莫斯科在吉尔吉斯斯坦也建有军事基地,尽管其规模比较小。

因此,可以想像,一个吉尔吉斯斯坦领导人有可能要求俄罗斯履行条约义务,向其提供军事援助。迄今为止,吉尔吉斯斯坦反对党领袖罗萨•奥图巴耶娃(Roza Otunbayeva)和已被罢免的总统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目前尚未正式提出辞职)都没有向俄罗斯求助。

实际上,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已经承认了奥图巴耶娃临时政府的权力,对巴基耶夫明显地表露了莫斯科的不悦。普京在把奥图巴耶娃当作吉尔吉斯斯坦的代总理来看待——3月7日,巴基耶夫任命的总理达尼亚尔•乌谢诺夫(Daniyar Usenov)与其内阁集体辞职,从而导致总理的职位出现空缺。

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则仍然坚持自己的立场,即:应该以符合民主原则和人权的方式,使吉尔吉斯斯坦的局势恢复平静。这一立场甚至不能被视为对奥图巴耶娃政府的暗中支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最近打电话给奥图巴耶娃,以电话会谈的方式强调,美国呼吁和平解决吉尔吉斯斯坦危机;同时派遣助理国务卿罗伯特• 布莱克(Robert Blake)访问该国。

尽管今天在华盛顿做成一笔交易可能看似诱人,但是,如果脱离国际环境来谈论吉尔吉斯斯坦危机,美国将一无所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已经为解决这场危机做了相应的安排。他派遣的联合国特使扬•库比什(Ján Kubiš)是一名杰出的国际外交家,为吉尔吉斯斯坦和整个中亚地区所熟知和尊敬。库比什已经开始与来自哈萨克斯坦、现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主席的特使一起工作,在藏身南部老家的巴基耶夫和坐镇首都的奥图巴耶娃之间穿梭往返,进行斡旋。

鉴于美国和俄罗斯对奥图巴耶娃及其临时政府所持的公开立场存在差异,美俄两国发表的任何有关吉尔吉斯斯坦的联合声明将会强化这样一个观点:通往中亚的道路穿过莫斯科。这种观点将严重违背自比尔•克林顿政府和乔治•W.布什政府以来,美国在中亚问题上奉行的政策。不仅如此,比15年前相比,今天这一观点更站不住脚——15年前,华盛顿和它的众多国际伙伴开始支持中亚国家谋求独立的外交政策。

对吉尔吉斯斯坦感兴趣的不仅是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不同于吉国的邻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中国,都不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的边境线曲折而绵延。最近几天,这两个国家都关闭了边境。目前,两国当地的安全部队都处于高度警戒状态。

这些国家都不希望看到俄罗斯再次成为该地区的看门人——那个它们必须得到其首肯,方能成为中亚领导者的国家。对哈萨克人和乌兹别克人来说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总统年事已高,不久将面临不可避免的政权交接;对塔吉克人也同样如此,它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比吉尔吉斯斯坦的更为严重。然而最重要的是,中国人也不希望俄罗斯称霸中亚。中国即将取代俄罗斯,成为吉尔吉斯斯坦的重要经济伙伴。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是该地区仅有的两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国家,这为两国成为经济伙伴提供了便利。

中国与吉尔吉斯共和国通过上海合作组织结成了重要的条约。该组织的成员还包括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上海合作组织的主席是保持中立的政治家、吉尔吉斯斯坦前外交部长穆拉特别克•伊曼纳利耶夫(Muratbek Imanaliev)。该组织对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事态发展,一直持袖手旁观的态度。

奥图巴耶娃反复重申:现在是吉尔吉斯斯坦人民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了;他们不需要外国的安全部队提供援助。过去几天来,临时政府已经设法稳定了吉尔吉斯斯坦的局势,一个国际谈判机制也已经启动,以帮助结束奥图巴耶娃面临的政治僵局,解决吉尔吉斯斯坦当前的宪法危机。

联合国特使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取得的成功,将再次振兴国际机构在该地区的存在和发展,并可望催生出一个既受到广泛支持、又能按照自己的选择与其他国家结成伙伴关系的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与有可能在今天的华盛顿核安全会议上受挫的任何幕后交易相比,这将是一个更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