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股市以大幅上扬来回应前一天晚上宣布的支撑欧洲经济的大规模救市计划。尽管周二激情稍微冷却,市场反弹停止,但是一切似乎都到位了:在布鲁塞尔商定 的救市计划为陷入困境的欧洲经济体提供了亟需的喘息机会,甚至可能挽救欧洲一体化,防止一些国家被迫摆脱欧元。这些都是好消息——如果这些举措能成功。


对布鲁塞尔而言,不幸的是,救市计划成功与否由不得欧盟决定。处理欧洲危机真正需要做出决定的将是在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这个决定决不容易,需要紧缩开支和一系列艰难的选择。上周在雅典的骚乱者似乎都清楚明白进程之艰难。因此,随着不同国家尝试开展各自的经济改革,里斯本、马德里和罗马的街头也或会发生示威。



在预报示威之前,我们还应该提到布鲁塞尔救市计划的一些好处。救市计划意义重大,不仅仅因为所涉及的资金量前所未有之大(救市计划所涉及的总金额比芬兰和荷兰两个经济体相加还大),而且因为它标志着两个危险思想的结束——欧洲领导人也将不再鼓吹这些思想。



首先,救市计划迫使欧洲承认欧元区的设置存在根本上的缺陷。该措施标志着集中的货币政策能够与分散存在的财政行为并存这一误导的终结。从单一货币实行的第一天起,整个欧洲的利率和货币供应量都是由一个单一的实体——欧洲央行决定的,而税收和公共开支仍属各个国家政府的管制范围。最近的决定明确地认识到,货币联盟的脆弱程度取决于其最薄弱的环节,因此,需要强有力的财政协调。这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主权国家政府将不得不放弃他们自主迄今的对财政事务的部分管理(或失职)。另一方面,欧洲央行购买政府债券的决定也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去除了央行不在任何情况下帮助有困难的政府这一借口。



其次,欧元区曾宣称它有能力也愿意独自承担自身问题,不需要别人插手帮助,这次的救市计划迫使欧洲收回这一妄言。对于这一紧急情况,欧元区不仅接受了来自其他非欧元区成员的欧盟国家的帮助,还有来自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为支持救援欧洲承担前所未有的财政负担,其帮助从来都附有严格的条件:要获取欧洲所需要的资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对支配欧洲行为发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抛开这些幻想是好事。但是,好消息也仅此而已。这7500亿欧元,其实仅仅供欧洲最脆弱的国家大约18个月的融资需求。这些国家甚至包括意大利,其债务负担和劳动力成本劣势可与希腊相提并论。这些国家存在严重的问题——竞争力的丧失,高额政府开支,劳动力市场僵化——而这些问题显然不会因为新的贷款安排而迎刃而解。救市计划只是拖延时间,而且可能拖延不了太长时间。


事实上,将这些国家从边缘上拉回来的时间有限。这不同于2009年年底金融危机里政府救助破产的银行,这是不健全的政府试图挽救其他不健全的政府。例如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欠下相当于GDP百分之六的资产来实现救市计划,这还不计欧洲中央银行可能因同意购买政府债券而损失的资金。这些国家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到2015年,发达的20国集团国家的债务将达到GDP的1.2倍,届时德国、法国逆止其他欧洲国家犯错误的经济能力也会让人质疑。



真正的问题是,欧洲人还没有为他们所需要的改革做好准备,政治家也没有为本国公民明确解释情况的严重程度。欧洲人必须认识到,除非欧洲坚决推行这些极度不受欢迎但又必不可少的改革,新的资金将无助于这场拯救。领导人必须利用这段买来的时间搭建落实各项改革措施的政治联盟,而不是继续推迟改革。



这些改革涉及哪些方面?其实医治办法早已众所周知。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必须削减预算赤字,冻结或减少政府的工资,改革劳动力市场以提高生产力,并夺回一些他们相对于德国丧失的竞争能力。与此同时,德国和其他相对健康的经济体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措施,刺激国内需求,防止欧洲卷入通货紧缩。



是的,在这种情况下,欧盟领导人最好马上坦白哪些债务根本无法偿还(希腊显然属于此列),并坚持——欧洲和希腊纳税人不会负担所有债务——私人债权人也会承担损失。



衡量周日欧洲领导人经济措施好坏的方式不是通过观察股市的波动。成功的真正标志将是欧洲个别经济体实现国内艰难改革的决心和速度。可悲的是,这就是为什么里斯本、马德里和罗马街头示威或将是各国政府是否认真推行改革的一个更好的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