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似乎又碰上了一道坎儿。首先, 中国和巴基斯坦签署了一项协议,这项协议同意中国帮助巴基斯坦建立两个核反应堆,该事态使得华盛顿十分困扰。

接着,北京又对第七舰队和韩国海军在日本海领域大规模联合海军演习公开表示不满。北京称其视这样的军事实力展示为“不稳定”因素。

但真正让中国出离愤怒的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7月23日在河内东盟地区论坛(ARF)上的发言。希拉里说“美国支持各方以合作的外交进程而非强制性手段解决各种领土争端”,并宣布美国“反对任何领土争端一方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中国官员谴责美国企图“国际化”南中国海的领土争议。

表面上,北京似乎完全有理由对希拉里的言论表示不满。首先,她的言论完全让中方出乎意外。显然,中方事前并不知道希拉里会在今年的东盟地区论坛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清谈会上发表如此重大的言论。

再者,该论坛场地本身——河内——也颇具象征意义,定让中方恼怒。越南是领土争议中的主要一员,而克林顿的言论虽然听上去中立,实质更接近东南亚国家联盟的立场,而非中方立场。

在中国眼中,华盛顿已经选好了立场。中国认为,尽管南中国海上的领土争端问题一触即发,中国本身已经尽力采取系列步骤来解决邻国担忧。例如,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了一个历史性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承诺寻求和平手段解决领土争端。与此同时,一些东盟官员预计中国会在今年年底前签署南中国海行为准则。

但是,北京不应该让愤怒搅乱其决定。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国务卿从来没有公开宣布其在南中国海领土争议上的立场(这也许是希拉里言论中最具深意的一点)。但另一方面,她的言论内容并不偏离美国长期以来对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的立场。因此,希拉里并未表达任何政策变化。

希拉里声明尽管是个讨厌的意外,但事实上中国官员应该更加重视华盛顿近期对南中国海争端的言论。今年2月,副助理国防部长罗伯特•谢尔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该委员会为国会特许机构)证词中发表了(与希拉里声明)基本相同的立场。

如果谢尔没有得到中国的注意,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6月5日的讲话应该引起关注。在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对话”时,盖茨宣布“南中国海日益引发关注。。。我们的政策是明确的:稳定、航行自由、自由和不受阻碍的经济发展得以维持至关重要。我们在任何主权争议中不采取立场,但我们反对使用武力,以及妨碍航行自由的行动。我们反对任何企图恐吓美国公司或任何从事合法经济活动的国家的企图和行为。所有各方必须共同努力,通过与国际惯例法一致的多边努力和平解决分歧”。

奇怪的是,盖茨的发言比希拉里的更有指向,却并没有引起中方抗议。

因此,中国官员不必过分解读希拉里近期关于南中国海的言论,他们更不应该过度反应,在这么一个小问题上挑起与美国的争议。

来自中国的最佳回应应该是继续通过魅力攻势,来回应华盛顿(迟来的)企图恢复美国在东南亚影响力和威信的外交努力。过去十年里,中国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和外交技巧在安抚东南亚各国和改善形象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

事实上,为了平息这小小的外交风波、并让美国住嘴,北京需要做的仅仅是与东盟签署南中国海行为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