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球食品价格正处于历史高位,尽管其对发展中国家国内必需品造成的“输入性通胀”有限,但还是有上百万的人陷入了贫困。如果在不久的将来遭遇另一波严重的供给冲击,那么很有可能会爆发食品危机。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哈菲兹•加纳姆(Hafez Ghanem)、美国农业部的约瑟夫•格劳伯(Joseph Glauber)、世界银行的威尔•马丁(Will Martin),以及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金伯利•艾略特(Kimberly Ann Elliott),一起讨论了最近国际范围内食品上涨的原因、后果以及政策建议。卡内基的尤里•达杜什(Uri Dadush)主持了这次会议。

本次会议是探讨大宗商品价格及其广泛影响的会议两部曲的下篇,而探讨石油价格上涨的第一次会议已于3月31日召开。

食品价格飙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与会者一致认为,飙升的食品价格是供求机制作用的产物:这几年,对食品需求的增长远远超过了供给增长,结果导致了低水平的库存;过去几十年里,由于农业的投资不足,主要农作物产出增速缓慢,而食品需求却在不断上升;再加上短期内很低的供给弹性和需求弹性,全球食品价格对一系列冲击变得非常敏感,包括对政府政策的应对、能源价格上涨、汇率波动,以及不利的气候冲击。

  • 糟糕的政策:马丁表示,应对政府政策的行为是最近世界市场上食品价格飞速上涨和日益波动的主要因素,这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对出口限制政策的应对——进口国恐慌性购买农产品导致了其未来价格进一步上升以及价格波动性,举例来说,2008年大米价格的上涨,一半要归咎于大米进出口国家为免受价格攀升之累而采取措施所带来的恶果。加纳姆认为,对政府政策的应对性行为是2008年大米价格飞涨的最重要原因,因为当时没有发生歉收和需求上涨。类似的,艾略特将矛头指向美国糟糕的政策——包括行政指令、补贴和关税在内的所有旨在保护乙醇能源的政策,认为其是美国玉米飞涨的主要原因。
  • 能源和食品价格:加纳姆指出,中期内能源价格和食品价格的相关性渐长——使用谷物制造生物燃料导致了对粮食需求的增长,而农业生产则对石油有很强的需求。格劳伯认为,最近以来,谷物价格和能源价格的相关性一直是下降的,因为美国乙醇产业已到达了其“混合比例之墙”(blend wall)——法律规定乙醇在能源供给中应该达到的量——使用谷物制造乙醇的增速大为降低;另外,大量谷物生产能力也早已建立。

加纳姆补充,当所有的主要食品价格由于市场供求变化开始变动时,过多的投机极有可能放大了这些冲击的影响。

后果

一般而言,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会严重影响家庭消费和营养水平,发展中国家尤为严重,因为食品在家庭预算中占有更大的比例。但是,相对于2007— 2008 年的食品上涨危机,本次价格上涨对穷人造成的影响相对要小:2007—2008年的危机迫使额外的7500万人陷入绝对贫困(日收入低于1.25美元),而本次是4400万人。

  • 对国内价格的有限影响:根据加纳姆的观点,许多非洲经济体的丰收实际上导致了主要谷物价格下降,比如玉米和高粱。艾略特补充,在亚洲,主食之一的大米的价格由于只是温和上涨,使得大约5亿人避免了饥饿。加纳姆警告,相对于较大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小国应对价格变动更为脆弱。
  • 价格上升的构成:加纳姆指出,虽然目前所有的食品价格都处于历史高位,但糖和油是其中涨幅最大的,而2007-2008年的价格上涨却是由谷物主导的。马丁表示,尽管本次粮价上涨始于一个更高的水平,但目前停留在大约2008年的高峰水平,因此价格涨幅并不像之前危机那样大。
  • 发达经济体:格劳伯认为,虽然食品价格是发展中国家通胀的重要推手,但在发达国家,食品价格的影响力要小得多。在美国,农场出产价只占食品零售价的20%,剩下的80%是由加工、营销和运输等成本构成。

仍未脱离险境

与会者一致认为,鉴于市场供不应求的现状,未来几年,食品价格将保持高位。

  • 短期供不应求的市场:格劳伯指出,即使算上美国今年其余的谷物供给,低库存加上缺乏弹性的需求,食品价格将会继续保持高位,且在未来更易波动。加纳姆认为,一旦主要粮食出口国遭遇另一个供给冲击,比如遭遇了严峻的自然灾害,那么一场严重的食品危机将应运而生。
  • 中期展望:加纳姆认为,从中期来看,食品价格有可能相对于当前高位有所下降,但随着需求持续的增长,价格仍会比过去高。格劳伯对此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美国的生物燃料需求不会保持以前的增速,如果不考虑天气原因导致的粮食短缺,预计未来五年内谷物库存水平将恢复,有利于减少未来价格波动。

政策建议

  • 投资农业:加纳姆建议,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需要重新分配资源,以提高农业生产率。在发展中国家,大约40%的收获后损失发生在交通设施、储存及市场准入三个环节,因此加大这三方面的投资有利于提高农民收入。马丁则认为,对研发方面的投资尤为重要,因为它们可以提高长期的生产率。
     
  • 改善贸易政策:根据加纳姆的观点,从长期看,改善贸易政策,促进农产品更自由的贸易,有利于减少农产品的波动性,并为农民投资提供正确的激励。多哈会议的贸易磋商可能是自由开放贸易的第一步,有助于确保粮食安全。
  • 有针对性的安全网络:食品价格飙升会显著加剧贫困消费者的负担。艾略特表示,各国政府应该通过提供低成本、有针对性的援助给需要帮助的人 ——比如限定的现金转移支付,来减轻农产品价格上升和波动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不是诉诸于类似广泛性补贴和减税等的市场政策,价格昂贵但效率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