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于核武器项目的对话似乎陷入了僵局,双方都表示很困惑和失望。美国政府希望开展更透明更直接的高层次军方战略核对话,而中国则认为自己要比对方做得透明得多。

美国忧思科学家联合会(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顾克冈和卡内基的李彬讨论了促成有效的中美核对话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将来如何改善核对话。

“鸡同鸭讲”

  • 陷入僵局中的对话:顾克冈解释,陷入僵局的原因是相互不信任、误解以及缺乏交流。美国安全分析家对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表示怀疑,而中国与会者则不满美国的怀疑态度,并将其归结为美国的霸权主义气焰。他补充表示,双方过去的对话就好比中国的一句谚语,“鸡同鸭讲”。
  • 两种不同的词汇:为把核对话过程中的误解减少到最低程度,美国和中国的军控专家共同制定了1000个有关核安全的词汇。然而,顾克冈指出双方仍无法在多个关键概念上达成共识,例如“有限威慑”(limited deterrence)和“最小威慑”(minimal deterrence)的区别会造成两种完全不同的政策。此外,中国国防工业和中国二炮并未参与核术语的联合制定。因此,双边对话中使用的词汇跟中国军事文本中的词汇并不总是匹配,从而导致美国外交官和分析家对中国的核政策产生怀疑。
  • 一贯的核武器政策:顾克冈认为,中国公布的核武器政策是明确且一贯的,这在机密教材《第二炮兵战役学》里有所列明。尽管有观点认为事实不符,但教材里也明确表示,中国将维持一小部分核力量保持威慑,但仅用于核反击。

第二炮兵

  • 不愿参与:美国官方期望美国国防部能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专管陆基核导弹和常规导弹操作的分支机构——中国第二炮兵部队开展更频繁、更直接的军方战略核对话。然而,中国二炮却感到犹豫。李彬认为,这是因为二炮部队的专业技能以军事为主,而非科技,使得二炮缺乏核政策对话的经验,从而导致信心不足。
     
  • 第1.5轨道:李彬强调,应充分利用第1.5轨道和第二轨道对话来构建核政策对话的信心,并且在中国国内推进二炮、中国其他组织以及核战略专家之间的跨部门讨论。

差异解析

  • 理解沟通不畅:顾克冈呼吁美国和中国的谈判专家努力理解各自政策背后的原因,特别是双方都应该理解彼此“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历史及缘由。
  • 积累专业技能:李彬认为,国外的压力并不会把中国人逼上谈判桌,相反,关于对话的专业技能却是塑造中国核研究部门及二炮转向对话态度的关键变量。为鼓励二炮能在核对话中更为积极,李彬建议中美两国采用第1.5轨道作为二炮发展关于对话的专业技能和机构文化的平台。
     
  • 投资对话:两位学者都呼吁美国和中国应该为两国学生和年轻官员开展战略核问题交流提供方便,这种跨文化交流为两国政府在未来开展有效、高层次的战略对话奠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