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XYZ9195IMGZYX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政府一直面临着两难的政策选择——是恪守偏紧的政策以实现“软着陆”,还是改弦易辙以应对欧元区危机的冲击?中国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50个基点,这出乎某些人的意料。此举表明,中国政府现在更担忧的是经济可能大幅下滑,而不是经济过热。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活动在上月出现将近3年来的首次收缩,这一事实更是加重了上述担忧。

中国一方面成功地缓解了通胀,另一方面成功地推动经济以更可持续且仍算强劲的速度增长。通胀率前段时间已稳步降至5.5%,而且应该会继续下降。增长率也有所放缓,去年为10.6%,今年估计为9.3%,明年预计为8%至8.5%。但中国政府迟迟不愿实施更宽松的政策,原因是担心可能引发了经济过热的基本面问题并未完全得到解决。

中国领导层尤其希望抑制房地产行业的投机行为。房价适度回落是好事情,但如果全面崩盘,则会引发严重的问题。中国政府近期表示,仍需关注房地产泡沫和地方政府面临的偿债问题。这使得人们不太相信偏紧的政策很快会放松。

两方面的变化加快了政策放松的进程。从大的方面说,看起来将很难解决的欧洲金融危机令中国领导层相信,其后果的严重程度可能远远超出几个月前的预想。从小的、但很可能对中国政治体制更具威胁的方面来说,制造业活动的放缓、以及关于出口大幅下降且已对广东境内企业产生即刻影响的消息,加大了爆发劳资纠纷的可能性。

中国较为顺利地战胜了经济衰退,但要应对比2008年危机还要严重的局势,难度将会很大。中国尚未完全消除4万亿人民币刺激计划(主要是通过金融系统实施的)带来的负面影响。这项计划尽管起到了防止严重衰退的作用,但也削弱了外界对中国银行业的信心。因此,再次出台类似性质刺激计划的设想,恐怕不会得到民众的支持。

尽管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很大,但鉴于过去一年里已六次上调存准率,中国政府在通过调整利率或汇率来促成自己目标方面并无太大的灵活度。虽然基准利率今年已上调了三次,但调整的幅度却不大,实际存款利率仍明显为负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美国向中国施压要求让人民币升值之际,中国现在担心的是出口下滑太快。今年,中国贸易顺差总额可能只会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不久之后,贸易顺差甚至可能完全消失。

虽然市场因素可能支持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甚至走低,但如果中国偏离了它宣称的让人民币逐步升值的打算,它在外交方面可能会遭遇麻烦。这一次,中国政府可能被迫要依靠财政政策来应对经济下行风险,尽管在预算上做文章要麻烦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