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万变的国际环境塑造和影响着中国的外交实践。清华大学中国战略与公共外交中心主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副主任赵可金,主持了第十届全国外交学学科建设年会的开幕式;同时出席开幕式的还有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外交学院副院长朱立群,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主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常驻研究员史志钦等。每位参会者都强调了为中国外交转型提供讨论平台的重要性。

开幕式之后,史志钦主持了“主旨演讲”环节,深入探讨有关中国外交学科未来的根本问题。在本环节,外交部部长助理、政策规划司司长乐玉成,前外交部部长助理、现世界知识出版社总编辑沈国放,新美国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以及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分别发表了演讲。

转变中的全球环境

  • 危机的广泛性:乐玉成指出,过去几年发生了大量的变化,经济和社会方面的全球重大灾难,已经变得更为突出。尽管面临这些重大挫折,但发展让中国保持强大,即便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也不例外——当时中国取得了9.2%的经济增长率,而其他国家却是经历了负增长。
  • 中国的考验:王逸舟认为,目前中国正面临三大主要的全球性考验——伊斯兰世界的动荡、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自身经济增长的成效。但是,这些考验呈现的不仅仅是挑战,也有中国深度参与全球事务的机遇。为迎接挑战,中国外交必须“创造性介入”全新的国际环境。
     
  • 中国外交的新时代:王逸舟表示,中国外交已经历了三个阶段: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和外交转型中的现阶段。第一阶段主要的外交政策目标,是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共产主义理想;第二阶段侧重于发展来华的海外商业企业,以促进增长和发展;在目前阶段,中国外交正在经历可能持续几十年的转型。

前瞻

  • 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乐玉成表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外交战略逐步扩展,包括公共和文化影响力,以及高层次的政府交往。中国的战略,明确表明了其和平发展的目标,而这一目标将促使中国维持区域和全球稳定,在国际事务中坚持自身的原则和立场。
     
  • 中国未来的全球角色:沈国放建议,展望未来,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有两大紧迫问题亟待处理:其一,中国必须找到最好的方式来参与区域性事务,并发挥积极作用;其次,对于深受全球性和区域性金融危机影响的中国海外企业,政府必须谋划如何保护它们。
     
  • 核心利益的挑战:沈国放建议,中国政府必须积极参与双边和多边合作,如此,其他国家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国及其核心利益。随着全球范围内对中国立场了解的加深,中国能化解任何恐惧和压力。
     
  • 预测的重要性:沈国放表示,预判潜在的问题和冲突,能给中国先发制人、避免冲突的机会,因此,外交必须包括预测。为实施“预防性外交”战略,政策必须更加详细、更加透明,以避免产生误解。
     
  • 要积极主动:王逸舟强调,中国在全球事务中必须积极主动,不能“搭便车”。然而,中国外交并不能重蹈西方的老路,它必须烙印本国的特色和理念,能反映中国自身兴趣和历史。

安全

  • 欧亚大陆的战略重要性:卡普兰指出,欧亚大陆的地缘位置对未来的中美关系影响极其重大。在过去,欧亚大陆被分隔成不同的区域,如中东、东亚和南亚地区,但最近的事态发展使这些地区聚合成卡普兰所谓的“流动的海上有机统一体”(fluid maritime organic continuum)。由于90%的商品通过海洋运输,海洋事务对该地区越来越重要,因此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一直在加强其海军力量。
     
  • 中国的军事发展:卡普兰表示,随着中国获得了战斗机、导弹和潜艇,中国的军力发展加速。不过,他强调军力发展应被视为经济增长和发展的表现,而不是为战争做准备。中国在中东和印度洋的利益是寻求商业利益而非军事收获。
     
  • 重返亚洲:卡普兰指出,美国重返亚洲并维持其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是对中国崛起的一种自然应对,然而,考虑到中东地区的动荡,目前还并不清楚这一政策是否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