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中国外交的转型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随着中国顶尖大学对外交学科发起了一系列重要改革,中国学术界也开始顺应这种改革趋势。清华大学副教授邢悦,主持了 “中国外交学科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这一主题讨论,与会者包括中国各地的顶尖大学的院长、教授和专业学者。

外交学的新时代

  • 新的学科种类:与会者一致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持续提升,外交学科的重要性更甚以往。中国外交学院(China Foreign Affairs University,CFAU)教授王春英指出,外交学院在1994年率先实行第二学位政策,通过授予这样的外交学第二学位,为整个中国外交学科的改革铺平了道路。通过该举措,外交学院得以吸纳各种学术背景的优秀大学生来选修外交学作为第二专业。王春英表示,外交学院培养了300多名大使,出版了被广泛使用的外交类教科书。
     
  • 具体变化:王春英指出,近几年,中国外交学教育已经扩大了关注重点,而外交学院通过增加外交理论、全球治理、公共外交、外交谈判和国际法等重点内容引领了改革。其他与会者表示,外交学院发起改革后,国内其他顶尖大学才相应跟随。
     
  • 外交学开始列入热门研究的重点:与会者表示,外交学院发起学科改革后,国内其他顶尖大学已经紧随其后,有所行动。比如,复旦大学张骥老师表示,虽然自2008年以来“外交学”的研究一直被强调,但“外交学”只是到最近才被列入大学课程,而复旦大学2008年就建立了外交学系,并且中国外交被列入复旦大学重点研究领域。

现有的挑战

  • 外交学和相关工作: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田小惠副教授指出,外交学科的学生毕业后并非都能从事专业相关工作。为鼓励毕业生在专业领域内选择工作,北京外国语大学成立了一个“公共外交中心”和“国际组织中心”。
     
  • 本土化思考的时刻:西安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胡瑞华教授强调,在中国,外交学的实际运用仍然不明确,举例来说,他发现西安的学生与当地政府不会有所联系,结果,这些毕业生在当地社会几乎没有影响。
     
  • 缺乏优先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李宝俊教授指出,一些大学的外交学科改革正在采用与众不同的方式。人民大学正暂停授予外交学的硕士学位,并将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合并为一个系。李宝俊认为,这种转变,正是基于对外交学科“非学术研究”性质的认识。当国内一些大学的外交学科仍处于边缘化状态时,不少大学却开始往该学科转入更多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