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影响力的不断增长,中国已经达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战略转折点,是应该继续韬光养晦的不干涉政策,还是应该更为自信,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驻华大使馆区域主管毕翔波(Brett Blackshaw)主持了名为“中国宏观外交战略”的本次讨论,与会者包括同济大学夏立平,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塞米科(Holli A. Semetko),中国政法大学的蔡拓,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坎贝尔(Horace G. Campbell)。

中国的外交调整

  • 战略格局的出现:夏立平认为,全球政治经济的重点已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凸显了发展中国家的新角色。西方国家已经认可了发展中国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日益重要的角色,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参与国际政治体系的意愿越来越高。
     
  • 国际体系的趋势:夏立平表示,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实现真正的现代化。然而,随着全球秩序的变迁,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预计在新秩序中的地位将会自然地弱化。
     
  • 安全:夏立平补充指出,中美在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上都面临着许多共同的挑战,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威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以及防止核扩散(特别是朝鲜)。
     
  • 人类发展:夏立平指出,全球正在上演人类发展与自然资源之间的冲突,资源争夺战频频上演,这在中国海军工业化和争夺南中国海潜在资源引发的冲突中一目了然。
     
  • 传统范式的转变:在中国的大多数学者看来,中国应该坚持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对此,夏立平强调,中国应朝着和平发展方向调整外交,中国不再是一个“搭便车”者,中国必须成为一个“理性”大国。
     
  • 台湾问题:在夏立平看来,为统一海峡两岸,中国必须在国防花费更大的心力,但至关重要的是,这种努力不应呈现威胁态势。
     
  • 孤独的新兴巨人:中国与其他新兴国家不同,尽管它选择重点关注国民福利,但仍有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夏立平认为,中国在外交中必须利用其新的经济实力。在南中国海,中国必须与其他国家和平共处,但一旦其他国家表现过激,中国可以对其实施经济制裁。
     
  • 为什么中国外交需要转型:蔡拓认为,中国的一些国内问题开始变得国际化,反之亦然,就比如能源、气候变化、资源获取等问题。相应地,2012年,这些国内国际的地缘政治变化交织在了一起,包括:美国总统选举、中国领导层换届、韩国总统选举,以及香港和澳门的选举。
     
  • 国内和国际政治的融合:随着越来越多的全球注意力转移到中国,其他国家将开始对中国的走向进行动态评估,这自然会使国际政治体系更为复杂。蔡拓认为,如果中国在国际社会不进行或不愿意进行更多参与,那么中国未来发展将受限。

具体的趋势

  • 美国:蔡拓表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必须与美国保持稳定的关系,美国不应该担心中国将成为一个新兴的超级大国。当中国仍需要应对朝鲜问题、两岸问题和南中国海领土争端时,美国拥有安全且稳定的地缘政治环境。
     
  • 非洲:坎贝尔强调,为匹配中国外交辞令中“将非洲作为朋友”的部分,中国外交日程应将非洲置于重要位置。
     
  • 欧洲债务危机:坎贝尔表示,由于乔治•索罗斯所谓的“资本主义的危机”,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他警告说,领导者必须小心谨慎,以免为避免国内经济危机而走向军国主义、竞争性贬值和贸易战争。
     
  • 避免军事冲突:中国可以在防止世界各地冲突方面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坎贝尔认为,为防止以色列攻打伊朗,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应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应该实践积极外交政策,防止他国以和平与人道主义为名进行干预。这样,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才有意义。
     
  • 生物经济:坎贝尔表示,随着全球经济对能源和资源的日益重视,“生物经济”横空出世,令原有的外交方式逐渐过时。这其中的一种新形式称之为“能源外交”,要求对新能源进行投资。
     
  • 国内发展:蔡拓认为,为参与这一外交转型,中国必须建立起可持续的国内发展、提高能源独立性、推进社会稳定和政治安全,而这些,有助于建立政府官员不断兜售的“和谐社会”。
     
  • 寻找平衡:当中国立志要更为强大时,蔡拓建议中国政府需要在“硬实力和软实力”间找到平衡。通过将中国与篮球明星姚明做对比,蔡拓指出中国可以成为大国和强国,但中国需要发展软实力,尤其是与国家经济和战略发展的相关方面。

美国媒体与中国公共外交

  • 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塞米科表示,由于媒体经常基于国家威胁的框架来刻画外交关系,所以为消除这些负面的陈词滥调,中美两国在2009年发起倡议来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两国可以通过电视新闻向各自的受众传播信息。
     
  • 电视影响力的下降:在美国,即便收视率下降了,但电视新闻节目仍是传播信息最常用的方法。事实上,在25-54岁这个最诱人的人口组别中,电视的收视率出现了回升。塞米科表示,人们更多地依赖新闻媒体确定自己的政治定位,在影响公众舆论方面,美国的电视较之新闻媒体更胜一筹。
     
  • 主要网络覆盖面的差异:塞米科指出,美国前三大广播电视网络公司ABC、CBS和NBC,在过去几年对中国的报道范围不尽相同:NBC主要报道中国的自然灾难和犯罪事件,以及2011年胡锦涛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ABC的黛安•索耶(Diane Sawyer)在2011年做了为期一周的关于中国的长篇专题,深度探讨了一系列议题,比如英语在中国的使用、能源、商业以及美国居民对中国的看法等;CBS在2010年的报道主要集中在对美国国内政策有直接影响的中国问题,而2011年,CBS报道了胡锦涛主席的美国之行,以及美国白领家庭在中国的生活状况。
     
  • 正面报道和负面报道的交错:塞米科表示,一些更偏激的有线新闻网络对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