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总统李明博(Lee Myung-bak)希望研发“远程弹道导弹”(longer-range ballistic missiles)以便更好地应对朝鲜的军事袭击。考虑到美韩军事同盟的总体实力,新导弹所附加的军事价值微不足道,但其政治影响却可能极为显著。这一举动或许对东亚地区、尤其是日本的安全环境产生深远影响。韩国应该仔细审视对这一戏剧化举动的潜在影响。在朝鲜没有进一步挑衅的情况下,如此高调地推出远程导弹计划并不是当前东亚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
 
很多人认为由于日本自身无法防御导弹对本土的袭击,所以是最受威胁的国家,但其实并非此因。朝鲜日报(Chosun Ilbo) 援引匿名消息源表示日本对李明博的计划持“负面态度”,陈述的理由则为掩人耳目——日本的大部分领土处于韩国新导弹的射程之内。这就像是在暗示韩国应该惧怕日本空中加油能力,因为这使得日本能够对韩国进行空中打击。考虑到日韩之间近乎一致的利益及其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这两种情形都不值得考虑。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等方面。
More >
对于日本而言,重要的问题在于韩国新导弹项目对地区整体安全环境的影响——是否会引起朝鲜、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强烈反应,进而威胁日本的国家安全?日本担心的不是韩国导弹本身,而是它可能会造成的潜在后果。
 
如果韩国政府执意要发展新导弹,那么它必须认真考虑上述顾虑。它应积极主动地向日本和其他邻国解释其理由,并考虑缩短导弹射程以使潜在反冲最小化。
 
从表面上看,鉴于朝鲜半岛的历史,韩国延长导弹射程或许看上去就没那么重大。一些韩国政客和决策者对朝鲜的短程导弹储备的长期担忧众所周知,目前朝鲜拥有500枚以上可攻击朝鲜半岛任何地方的强力短程导弹。尽管如此,韩国还是于2001年加入了“导弹技术管制制度”(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并决定将导弹发展计划限制在管制制度类目1的参数范围内(即500公斤负荷、射程超过300公里及空间发射除外)。这一限制演变成了一个重要——虽非通用——的国际基准,用于限制更不稳定的远程导弹系统在世界各地扩散。
 
即便韩国的弹道导弹无法打击到中俄边境附近的目标,美韩两军现有的总兵力——尤其由美国驻日空军和海军支持下优越的空中力量——必要时显然足够打败朝鲜。然而,朝鲜持续的核计划极大地加剧了韩国的军事和政治风险。
 
韩国领导人正竭尽所能应对朝鲜的威胁,包括投资巡航导弹升级和考虑加大在情报、监测和侦察配备的投资,以期在必要时能够识别并反击从朝鲜北部发射的导弹。韩国也在寻求配备隐形技术来实现战斗机群现代化,同时加大对国内导弹防御系统的投资。鉴于朝鲜无节制的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展计划,韩国的这些努力都是审慎的防御措施。
 
然而,韩国期望发展远程弹道导弹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据报道,李明博政府有志于发展射程达800公里的新导弹,这标志着的一种有着本质区别且适得其反的应对朝鲜威胁的方式。
 
为应对韩国的新导弹计划,朝鲜和其他国家或许将采取对抗措施,这可能使日本在地区军备竞赛中更加落后。比如,鉴于韩国新的“挑衅性”政策,朝鲜可以选择加大中短程导弹的产量来对抗韩国,并且可能请求中国为其项目提供政治或技术支持。中国不愿意违背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但是中央政府遵守制裁的决心可能会被韩国的导弹计划削弱,因为韩国模糊了谁是挑衅者的问题并建造实际瞄准中国边境地区的导弹。为抗议韩国的举动,中国可能会更积极地阻挠旨在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各外交倡议,或者甚至增加射程覆盖韩国(也无疑覆盖日本)的导弹储备。
 
此外,基于1987年与美国签署的《中程核力量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俄罗斯一直放弃拥有中短程导弹。尽管旨在于维护欧洲的安全,但此条约也禁止发展可以威胁韩国(和日本)的导弹。只要韩国导弹力量威胁不到俄罗斯本土,莫斯科都会遵守条约;而现在,俄罗斯可以利用朝鲜半岛变化的战略局势,借此重新考虑此条约,从而损害了二十五年来裁军的成果,并且又会增加一个能够用导弹袭击日本的国家。此外,既然韩国远程导弹的主要军事价值在于先发制人地迅速打击在朝鲜的目标,那么一旦冲突爆发,军事升级风险将会陡增。
 
尽管世界上几乎三分之二的导弹拥有国遵守“300公里射程/500公斤负荷”的标准限制,韩国对这一标准的无视将进一步削弱远程导弹的不扩散限制。日本也将不得不考虑朝鲜的导弹威胁是否骤然严重迫切到需要用日本自身的打击能力来增强防御。
 
不可否认,日韩都面临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独特威胁,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发展远程弹道导弹是军事上可行、成本上节约或战略上明智的。尽管韩国有权发展远程导弹,但韩国要发展800公里射程的导弹计划完全是过度的,而且可能引发激烈反应、从长远上危害美国盟友的安全。韩国新导弹计划所能解决的具体威胁过于细小,不值得耗费外交和经济成本,尤其在目前美韩同盟维持着如此强大而灵活的军事力量。
 
如果朝鲜没有进一步开展预示更复杂威胁的核试验或导弹试验,那么韩国的新导弹计划非但不成熟,还将耗尽更具实际意义也更为重要的用于情报、监测和侦察的宝贵资金、以及短期亟需的军队指挥和控制方面的投资。该计划还会削弱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压力,并破坏美国东北亚盟友在朝鲜问题上的团结性。
 
同盟团结一致和持续的国际压力(包括中国和俄罗斯)仍是对付好战的朝鲜的最好方式。不过,盟国应该让朝鲜(和中国)意识到,将来朝鲜进行的军事试验将会促使韩国重新考虑其弹道导弹的立场。毕竟,不能允许朝鲜为所欲为地完善其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技术,而且韩国的导弹发展早就落后于朝鲜一大截了。
 
如果韩国最终决定不坐以待毙,那么发展短程导弹项目(射程接近500公里)是更好的选择,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威胁中国或俄罗斯的领土,但仍能覆盖朝鲜全境。这将至少缓解日本和美国的一些可能的忧虑。即便这样的方案将打破“导弹技术管制制度”类目1的阈值,但它确实是面对朝鲜威胁的克制反应,应有助于国际社会持续对朝施压。此外,美国及其盟国还应该增强信息互享,以便破坏朝鲜的军事项目,同时在爆发冲突时提高瞄准精确度。
 
在最近日韩关于领土和历史问题的外交摩擦当中,韩国可能更倾向于贬低或漠视日本的担忧。但这样也掩盖了对韩国自身利益潜在的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忽略了两国有必要将双边争议与共同的国家安全事务分离对待。
 
事实上,在朝鲜半岛任何重大冲突中,美国驻日本的军事基地和日本本身对韩国的防御都极其关键。将政治从国家安全中分离,不会损害韩日未来解决政治分歧所采取的任何举措,反而将有助于确保东北亚的稳定、繁荣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