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一个成功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陡峭道路变得更加陡峭了。
 
TPP是一份涉及12个亚太国家的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协定,包括美国这一最强大和积极的倡导者。但如今,就在协定即将最终确定之时,其最大的支持者内部与日俱增的反对力量正威胁着要毁掉这份协议。缺少了美国的TPP将成为一场没有主角的戏剧。如果美国退出,不但协定会彻底落空,还有可能毁掉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信誉。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只有一个国家会从这场大失败中获益——中国。中国没有参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相反,中国倡导建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这项拟议的自由贸易协定涉及东南亚国家联盟及其六个邻国。
 
RCEP将美国排除在外,但在TPP面前却相形见绌。在亚洲,由于贸易持续快速扩展,TPP的失败将使RCEP成为唯一的贸易选择。得益于其经济规模,中国在该协议中的作用现在是、未来也将一直是主导性的。
 
目光短浅的立场 美国的反对者们似乎没有考虑到更广泛的地缘战略的影响。他们中的大多数囿于短期政治考虑。他们采取的最新策略是在国会中暂缓或阻挠《促进贸易授权法案》(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简称TPA)的通过,这将“加快”国会批准TPP。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雷德(Harry Reid)表示,他反对推进通过TPA。没有TPA,其它11个谈判伙伴将不愿最终确定贸易协定。而那正是TPP的反对者们想要的。
 
他们认为TPP的谈判偷偷摸摸,属于组合主义(corporatist),是非民主的,也是违背宪法的。他们还认为,这样一份协定会减少美国的就业机会、破坏环境,并损害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而政客们则希望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后再对TPA这样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进行投票表决。
 
即使TPA获得国会通过,也可能要加入一个条款,规定如果想要国会快速通过TPP,该协定必须禁止货币操纵。奥巴马政府有充分的理由予以反对。
 
首先,国际货币基金会已经起草了完善的规则,禁止操纵货币。其次,在确认操纵货币方面存在严重的方法论问题。第三,这将阻挠TPP,并几乎可以肯定会使其最终落空。
 
面对这种与日俱增的、似乎压倒性的反对力量,若要挽救TPP,奥巴马政府必须循循善诱,充分论证完成谈判和由国会快速批准的理由。迄今为止,尚无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
 
信誉危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其他TPP成员国的领导人——尤其是日本、马来西亚和越南——在美国的敦促下真心实意地推进谈判,常常冒着使自身政治命运受损的巨大风险。我们可以想象,如果美国延迟或者干脆放弃批准TPP,他们该有多失望。美国作为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的声誉也会严重受损。
 
这还会严重打击美国针对亚洲的再平衡战略。该战略的经济考量恰恰要立足于TPP的成功;但如果国会不批准这项协定,一切就将翻盘。
 
再平衡战略的另外两个考量,即外交与安全,的情况也不乐观。去年十月,由于美国国内的预算之战,奥巴马决定取消亚洲之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外交政策。全面削减美国国防预算的影响,包括宣布在2015年之前随时减少部署的美国海军舰船,不利于提振各方对于美国作为太平洋安全伙伴的可靠性的信心。
 
与此同时,中国着手在东南亚展开魅力攻势,提供投资援助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帮助,包括有可能建立一个区域性基础设施银行。中国已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如能顺利达成RCEP,无疑将进一步促进中国在该地区的贸易。中国还帮助为《清迈倡议》(Chiang Mai Initiative)提供资金——这是一项区域货币交换协定,参与国约定在发生金融危机时进行流动性管理。作为2014亚太经合组织论坛轮值主席国,中国将展现其作为“负责任的”区域强国的姿态,并强调互联互通、一体化和创新等议题。
 
尽管东南亚各经济体对中国在中国南海的侵略性姿态忧心忡忡,它们对于维持与中国的密切联系的实际利益也了然于胸。另一方面,在东南亚看来,美国最近的行动似乎与其再平衡的说法相互矛盾。
 
美国如果不能成功达成TPP,其在该地区的信誉将会进一步削弱。事关重大,因此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奥巴马政府必须克服各种障碍,争取使国会通过TPA,以免贸易反对者们得势。TPP对于美国来说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但眼下,其地缘战略角度的意义更为重大。
 
英文文章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