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余额宝给客户的利息很高,银行间拆借利率也在上升,这些都让大家觉得中国利率太低。借贷利率走向市场化,但储蓄利率的管控依然存在。然而,以全球的利率水平来说,中国的存款利率已经太高。

近期的存款利率上升的压力根本性地反映了金融市场的扭曲,并从两个方面影响了住户存款。从主流国有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说,政府隐性担保,银行不会倒闭的概念深入人心。所以,国有商行还有大量存款基础可以挖掘;从规模小一些的私营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角度来说,它们更多需要依靠银行间市场和非正式渠道获取对外借贷资金。所以,这些机构愿意支付更多的利息,它们一般都扮演“影子银行”的角色,玩着高风险高回报的游戏。

黄育川
黄育川(Yukon Huang)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的研究聚焦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More >

这时,央行会发现自己处于两难的困境。一方面是投机性贷款过度和国家债务负担,央行已经开始收紧流动性,造成了银行间利率飙升。另一方面,借贷利率走向市场化,但储蓄利率的管控依然存在。

即使中国有利率上升的周期性压力,但是,我们粗略地和其他国家的利率比较一下就能发现,国内的利率其实并不低。国内一年定期的存款利率是3%-4%,而最发达的几个国家的存款利率只有0.2%-0.5%。另外,我们的利率也比东亚中高收入国家的利率要高,尤其是把通胀率和汇率风险加入计算之后。

呼吁存款利率上升的人们没有看到其他国家的利率情况,只是拿着经济增长模型理论,一味强调经济处于均衡状态的国家,实际利率就应该等于经济增长率。但是,这个理论更适用于放贷利率而不是存款利率。而且,这个理论更适用于稳定而低增长的成熟经济体,而不是中国这种处于迅速上升阶段的发展中经济体。

一些人认为,取消存款利率上限的确会造成利率增长。诚然,单纯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只有可能造成利率短期增长。在流动性紧缩的情况下,私营银行更愿意哄抬利率,因为它们不具备国有银行的规模和国家隐性担保的优势。但是在市场监管不力的情况下,即使是冒着倒闭的巨大危险,这些银行是更有可能参与到投机活动当中的。

所以,在扭曲的金融市场和各方利益博弈的格局里,市场化利率并不一定能带来更好的结果。我们首先要规范金融市场,深化资本市场,建立更好的监管体系,才能着手于利率市场化的改革。

设想一下,国有银行和私营银行公平竞争,资本市场完全开放,利率水平会有怎样的表现?假如中国真的做到资本完全自由开放,那么会有更多信用记录良好的借款人和机构去低利率的海外市场贷款。

其实,已经有国内的公司在用海外合作机构来获取低成本的外部借款在做利息差套利了。同样地,更多的外国资金会进入中国获取高额存款利息。这些行为都将压低存贷利率至欧美利率水平,同时也会对人民币(6.0594, -0.0040, -0.07%)升值施压。

换句话说,中国的GDP架构已经十分奇怪了。投资占GDP比很高,而储蓄占GDP比更高,然后央行将这些储蓄盈余以贸易盈余的形式进行海外投资。按照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来说,均衡利率会使储蓄与投资相等。在缺乏制度改革的条件下,现在的利率必须下降从而导致储蓄下降或投资增加,直到储蓄和投资恢复相等水平。

无论从跨国利率的情况来比较,还是从“均衡”利率理论上来判断,中国的存款利率都是太高,而不是太低。低利率导致房地产泡沫,是现在国内普遍误认为存款利率太低的根源。其实,资本管制,扭曲的金融市场和地产市场,它们才是房地产泡沫的罪魁祸首。无论是资本管制,还是市场扭曲,都会给加强监管和完善市场体系更大的压力,因为它们才是金融改革的先决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