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西方强国加强交流几十年后,中国在寻求更加平衡的外交方针时,更应注重与亚洲邻国的关系。

中国人民共和国1949年成立后,国家外交战略的重点是依靠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与苏联的关系恶化后,中国将其战略重点调整为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第三世界国家加强团结与合作。

赵可金
赵可金是中国外交政策和公共外交领域的专家,他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管的项目重点探讨中国的全球治理与公共外交。
More >

改革开放后,中国在加强与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基础上开始与西方接触,首先就是与美国,积极参与全球化进程,为国家的现代化建设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采取韬光养晦战略,主抓经济建设是中国外交的重要思路。

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在获得更大信心和全球影响力的同时,也招致与其存在领土争端的邻国对其战略企图的怀疑。此外,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也使中国面临了不断增加的战略压力。

面对近年来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局势,如何为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提供战略和体制支持、为中国的和平发展营造良好的国际和地区环境已迫在眉睫。这需要中国调整其外交战略,重视发展与邻国的关系。

如果中国能采取主动,做好周边外交工作、巩固与邻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就不必担心美国或其他任何国家形成的压力。

习近平主席在10月份举行的外交工作会议上指出,周边地区对我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开展周边外交要有立体、多元、跨越时空的视角。

所谓“立体”是指,加强顶层设计和策略运筹,推动官方和民间深化友好往来,构建立体外交网络,不断夯实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的战略基础与社会基础。

所谓“多元”是指,针对不同地区采取不同的思路,积极稳妥地推进周边外交。在东北亚地区,要致力于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大局,积极运筹朝鲜半岛六方会谈与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在东南亚地区,要充分考虑地区各国的多样性,努力推进新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泛亚铁路的建设以及妥善处理南海争端。在中亚地区,要大力加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努力推进上海合作组织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在西亚地区,要加强中印战略协调和务实合作,建设中印缅孟经济走廊和中巴经济走廊。

所谓“跨越时空”是指,开展周边外交必须胸中时刻装着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习主席强调了做好周边外交对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必要性,即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49年建成富强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周边战略将沿着四个维度向前发展:一是保持周边地区的总体和平与稳定。中国将继续寻求对话与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与关涉国家存在的领土争端,反对任何一方在周边地区采取挑衅言行。

二是打造周边地缘经济圈,着力深化区域互利共赢,形成横贯东中西、联结南北方的对外经济走廊。在加快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一道建立全方位的开放新格局。

三是打造周边共同安全圈,着力推进区域及次区域安全合作,加强合作机制和战略互信。中国将继续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政策,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安全观,推进同周边国家的安全合作,积极提供区域安全公共产品,打造周边共同安全圈。

四是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通过各种渠道促进友好交流,广交朋友,广结伙伴,与他们同甘共苦。

“中国梦”的实现与周边各国人民过上美好生活、实现地区繁荣的愿望休戚相关。随着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彼此利益相互融合,中国的周边外交将迎来美好的未来,中国的发展也将能更好地惠及周边国家,为他们带来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