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年来,美国凭借其地理位置、历史传统和重大国家利益关切,始终扮演着太平洋大国的角色。自1945年以来,美国一直都是确保亚洲安全与繁荣的主要力量,并通过其盟友和军事存在提供军事安全保障。通过为亚洲国家提供产品出口市场,帮助他们发展繁荣,美国也为该地区提供了经济保障。

方艾文
方艾文(Evan A. Feigenbaum)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中国和印度、亚洲地缘政治和美国在东亚、中亚及南亚的影响。
More >

因此,那种认为美国曾经“离开了”亚洲,现在又在奥巴马总统的主张下“重返”亚洲的想法既不准确又毫无用处。事实上,美国在亚洲的活动由来已久并且高度完善。奥巴马总统现在做的每一件事,几乎都与美国扮演的长期角色遥相呼应,或者说是它的延伸

但若说美国在亚洲拥有极为重要的经济和安全利益、对开放贸易的兴趣始终不渝,这可谓千真万确。这种兴趣反过来取决于能否确保国际海域的航行自由,这正是美国海军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中国开始以某种方式挑战美国的一个方面。

美国为什么应当关注亚洲?理性分析可知,这首先是因为在东北亚地区有六个国家狭路相逢:中国、日本、韩国、朝鲜,美国和俄罗斯。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占全球约百分之四十五;其中还包括世界三大经济体,其外汇储备合计占全球约百分之五十。这些国家就是其自身能源的最大消费者,温室气体的最大排放者,还是全球领先的民用核能支持者(法国和印度除外)。这些国家中有主要的核武器国家,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有三个都在该地区,还有几个国家是世界上技术创新专利的主要来源。其中,朝鲜是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胁,该国一直在开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并威胁还要将其出口。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向东南亚和印度,这是另一个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达到四万亿美元的地区,这里有另一个主要的核武器国家,这里还拥有全球最繁忙的海上贸易通道和海上航线。简言之,亚洲的一举一动都会对美国产生切实影响。

但使用“重返”一词实在欠妥,原因如下:

首先,认为为了寻求美国在亚洲的利益,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世界其他地区“抽身”。这样的说法毫无道理可言。又有谁会认为,与亚洲局势相比,伊朗发展核武器、巴基斯坦政局不稳、欧洲的经济稳定、极端主义在世界各地抬头对美国利益的影响更小呢?美国是一个全球大国,不可能简单地从其他严峻挑战中脱离出来。

其次,美国的盟友尤其仰仗美国的持续承诺。如果美国可以“重返”亚洲,那么自然而然地,它也可以再次抽身离开。“重返”这种说法使美国看起来像个患了注意力缺陷症的大国。听闻美国如此自黑,其盟友和伙伴焉能安心?

美国在亚洲面临新的挑战,包括中国的崛起、民族主义势力抬头、领土争端和经济发展放缓。但美国自1945年以来一直奉行的基本指导原则仍然适用,即:军事实力、联盟稳固、外交主动、承诺发展自由贸易、打击贸易保护主义以及维护国内雄厚的经济和财政基础。

本文最初发表于《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