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正在考虑向外资银行敞开大门,这是其彻底整顿金融部门的鸿图大计的一部分。这一新闻当真令人振奋。

对此,更多的担忧在于,其中一些银行正不断要求在零售银行业务中立即拥有绝大多数外资所有权。或许这一天终将来到,但不是现在。相反,缅甸在鼓励外资参与本国银行业一事上应谨慎行事,对允许银行拓展业务一事也应分阶段进行。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目前,外资银行只能在缅甸开设代表处。金融机构相关法律禁止外国投资国内银行,几乎所有外国投资者和交易商都通过海外银行为在缅甸的业务提供资金。虽然这种情况可能会继续下去,但它显然阻碍了外国资本进入缅甸,同时也使得最先进的金融服务迟迟无法引入该国金融体系。很多国内私人银行热衷于与其国外同行建立伙伴关系,以获取新技术、接受培训、融资、设立外部零售分行网络以及更好的管理。但他们对大型外国银行主导金融行业就不那么乐见其成了。

喜忧参半

全球范围内的证据表明,银行业的外国投资可以带来重要益处,但风险也会随之而来。通过引入国际惯例和标准,外资银行的进驻可以帮助建立起更为稳健和高效的银行体系,提高金融服务的质量、效率和广度,同时提供更稳定的资金来源。如果金融体系的监管和制度框架足够强大,这种好处不胜枚举。但如果监管和制度框架较弱,银行业外国投资的利益和成本则取决于它是怎样分阶段实施的,以及是否辅以其他方面的改革。

那些已经成功向外资银行开放的国家,都是先建立起了完善的制度并撤销对其金融体系的管制,而后才开放的。这类国家大都是发达经济体,如阿根廷、西班牙、爱尔兰和葡萄牙。还没有低收入国家在不设置重重限制规定的情况下向外资持股开放本国银行业的成功实例。

缅甸的决策者最好留意这方面的证据,在考虑外资银行进驻的问题上,谨慎第一。该国的制度结构和监管框架依然脆弱,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进一步强化。外资银行过早介入零售银行业务可能会导致储户基础迅速转变,即从国内银行转向外资新军,从而置国内银行于财务困境的风险境地,更会威胁到整个国内金融体系的偿付能力。

鼓励替代方案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应阻拦银行业的外国投资;恰恰相反,当局应鼓励国内银行谋求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并与外资银行组建合资企业。某些交易可能会涉及现有国内银行接纳少数外资持股的问题,另一些则可以新建合资银行。

在放宽限制的最初几年,外资银行可能并不情愿成为缅甸银行的少数股东。但是随着银行系统的进一步稳定以及改革的深入,外资银行对合资企业的兴趣将会增加。在此期间,政府应该与外资银行订立合同,对缅甸银行员工和管理层提供技术援助和培训。此后,待监管和制度框架稳固就位后,国内银行财务稳健,决策者就可以考虑许可大多数外资银行在该国开展业务了。

另一种选择是立即允许外资获得两到三家银行的完全所有权,但对其运营进行限制,只允许其为外国投资者群体服务,同时禁止其从事零售银行业务。如果缅甸的决策者选择这种方法,他们应意识到,一旦外资分支银行的母公司遭遇财务压力,其分支银行就成了隐患。

金融机构的复杂性不断增加,彼此间的相互联系也日益密切,加之缺乏有效的跨境处置机制,这些都会危及所在国应对大型国际银行倒闭的能力。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技术援助下,当局仅应接受那些通过提高其资本和资产流动性缓冲资金、明确划分自身及其外国母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在缅甸境内明确限制资本资产用途以防范此类风险的外资银行。

缅甸的决策者在考虑外资进驻本国银行业的问题上十分大胆,这当然是令人振奋的。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应该意识到操之过急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使公众建立起对缅甸银行稳定性的信心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变革的方向应当明确,但改革的步伐应与银行系统自身的稳健性保持一致。
现在还没到向外资进驻银行业大开方便之门的时候。最好采取分阶段的方法:首先允许合资或者与国内银行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最多允许两到三家外资银行进入,但规定它们只能服务外国投资者,而且只能选择那些不会受其母公司影响波及的外资银行。只有当金融体系较为成熟,且监管机制经过检验证实有效时,才能允许外资对零售银行业拥有完全所有权。

本文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