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最近访问中国期间签署了一项为期三十年、价值四千亿美元的中俄天然气合同,它对全球能源地缘政治的重要程度不亚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签署的那项为俄罗斯天然气进入西欧市场开辟通路的协议。但这份合同势必将带来比能源流通更多的改变。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研究委员会的代表和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外交政策和安全项目的领导人。
More >
随着西方逐步推进对俄制裁,俄罗斯对亚洲特别是中国的战略转移态势愈加明显。中俄伙伴关系本是出于务实考虑,但现在两国亟需真正的战略纵深。

批评人士认为,从本质上说,该项天然气协议不过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其中国合作伙伴间天然气谈判进程的意向声明,这项谈判已长达十年。

批评人士指出,有关此事的细节外界所知甚少;他们还推测说,中国只是对普京希望达成某种协议的绝望呼吁做出回应罢了;凭借这份协议,普京就可以向欧洲表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最终实现了出口业务多元化发展。不过,细节的缺失也表明了该项协议的复杂本质,其中可能牵扯诸多权衡取舍。

无论如何,一旦东西伯利亚输油管道投入施工,一切即将水落石出。

其他人则认为,在价格优惠问题上,普京不得已对中国做出诸多让步。回顾以往,这一点已经成为中俄天然气谈判的症结所在。

当然,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急转直下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在与中国谈判时的议价能力,这点自不必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然气的价格可升亦可跌,况且寻求可以替代欧洲市场的买主也是俄罗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位于东西伯利亚地区(例如科维克金)的天然气资源是供应亚洲市场的天然选择,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可能不会从与中国的交易中获得太多利润,但在出口问题上实现地缘平衡确是明智之举。

更重要的是,在让中国获得俄罗斯能源项目股份的问题上,普京总统可能已经放弃了先前的反对态度。

最近与维萨和万事达这样的美国公司打交道的经验令他明白,西方的大企业同样会迫于政府压力。相比之下,中国的国有企业受政府控制一事至少是公开的。俄罗斯需要市场和投资,这些中国都能提供。

除了石油和天然气外,俄罗斯还希望拓展其在中国核能市场的业务。

此外,若能补充电力项目的空缺,中俄就能建立起全面的能源合作伙伴关系。

中俄的天然气交易并不会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出口业务从欧洲转向亚洲;但开拓中国市场确能使俄罗斯的天然气贸易业务更趋多样化,而不再只集中于欧洲市场。

这不仅凸显了俄罗斯与欧盟的特殊关系正趋于冷淡,同时更加速了该进程。

虽说当前中俄年贸易额(2013年达到九百亿美元)与俄罗斯-欧盟年贸易额(2013年达到四千一百亿美元)相比只是一个零头,但是就目前情况而言,后者的发展前景一片黯淡,而前者则是前途无量。

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与中国和欧盟的关系正日益朝着相似方向发展,俄罗斯正试图在二者之间保持平衡。

已经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还有那些仅停留在口头阶段的制裁威胁都使这一趋势更趋明显。在那些制裁威胁中,最严重的来自能源和金融领域。

近期的天然气交易(有望在未来进一步拓展)解决了第一个挑战。中俄两国联手采取一致行动减少两国对美元的依赖,即便只是适可而止的步骤,也有助于应对第二个挑战。

随着国际形势不断变换,即如中俄两国所相信的那样——形势正朝着有利于非西方国家的方向发展,中俄关系看来将成为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而并非倒退回上世纪五十年代。

本文最初发表于《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