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年经济高速增长之后,中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愈发强烈,“洋油”占石油总需求量比重已接近60%。由于对石油的供应安全和价格波动心存顾忌,中国对于国内外的非常规石油资源开发充满了兴趣。

王韬
作为气候与能源领域的专家,王韬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负责中国气候与能源政策项目,尤其关注非常规石油与天然气、交通政策、电动汽车领域。
More >

事实上,中国的非常规石油资源储量丰富,既有类似于美国的致密油,也有和委内瑞拉一样的重油沥青。中国甚至从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生产煤制油,这种非常规石油资源虽然最不清洁,却由于近年的技术进步和高油价已变得更为经济可行。因此,中国国有石油公司积极投资于这些非常规石油资源及其开采也就不足为怪了。它们还积极投资美国能源公司,渴望更好地学习美国先进的水力压裂技术,并将这些知识带回中国。由于开采页岩气和页岩油所使用的水力压裂技术非常相似,这种投入可谓“一石多鸟”:随着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激增,而天然气价格几乎是美国的五倍,这使得国内页岩油气的开采不但有经济效益,并且能带来更多的社会效益,包括降低对进口油气的依赖,替代煤炭从而减少空气污染和碳排放。面对这些“诱惑”,中国政府自然难以拒绝。

然而,由于页岩开采方式需要大量的水,中国捉襟见肘的水资源就成了最大的障碍。开采和使用比煤更清洁的化石燃料固然带来好处,但却不能以损害中国脆弱的生态系统为代价。

因此,中国政府对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的决策应该慎之又慎,认真权衡当地经济和生态系统可能收获的利益及遭受的后果。中国任何未来的页岩油气开发都应受到严格的水资源法规的制约,并需要对整体环境影响做出独立而全面的评估。

同样在中国非常规油气资源的蕴藏区,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的潜力也同样巨大。与继续依赖于化石燃料相比,开采这些取之不尽的绿色可再生能源更具有生态效益。这是中国解决能源挑战的长远之道,中国越早实现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经济和环境就能越早实现双赢。

欧洲的决策者也同样在进行关于可再生能源与页岩气开发的类似讨论。除异常严格的环境影响评估外,水力压裂技术的使用还要取决于欧盟指令,而德国等众多欧洲国家更愿意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特别是风能和太阳能。即使在德国等发达国家,能源转型都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革命性变革,因此与这些国家成为为合作伙伴,密切关注并认真学习相关经验也对中国大有裨益。

在近期的未来,中国仍然不可避免的需要继续依赖于化石燃料;但即使是在最好的情景下,页岩气和非常规石油也只能是一种“过渡性”能源。能源转型是一种严肃的长期承诺,而中国要获得成功的关键是不要流连于身边的景色而忘记了远处的目标。

本文最初发表于《能源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