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的出行日程令人瞩目。今年七月中国主席习近平出访拉丁美洲之后不久,安倍也开始了出访该地区五国的行程,这被认为是亚洲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争夺对这个资源丰富的大陆的影响力。安倍的行程包括墨西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伦比亚、智利和巴西。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集中于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
More >
几个星期之后,安倍又出访了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此次执政不到两年,安倍就已经出访了四十九个国家。紧随安倍的这次出访,习近平主席将于九月中旬访问南亚。有分析员认为这些密集的行程反映了两国之间日益升温的竞争。

尽管安倍已经至少访问了十几个亚洲国家,但他仍未出访过与日本关系紧张的邻国中国和韩国。在德国之声的一次采访中,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日本问题专家詹姆斯·肖夫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崛起,日本首相逐渐意识到日本在该地区的发言权和影响力正日渐减弱。但肖夫接着补充道,仅依靠出访这些国家并不能改变他们对中国的战略考虑。

德国之声:日本首相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出访这么多国家,这种情况普遍吗?

詹姆斯·肖夫: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事实上你甚至可以说,作为首相,安倍如此活跃的国际行程是前所未有的。不过,这种情况与在他第二次竞选首相时表现出的独有活力倒是一致的。最值得注意的是,他在本次任期的第一年就出访了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所有十个国家。东南亚是安倍外交格局的重点。

德国之声:安倍为何要出访这么多国家?

詹姆斯·肖夫:与六年前安倍首次担任首相时相比,中日实力对比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按购买力平价指数计算,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加了一倍以上,已超过日本;中国的国防预算也以同样的速度增长,位居世界第二。

安倍在此次任期内越来越深刻意识到,日本在该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发言权和影响力正在削弱。他认为恢复日本的世界强国地位十分重要。

安倍认为通过各种补充战略,包括增强与美国的联盟关系,复兴日本的经济和竞争力,增强和扩大日本与其他国家的外交联系和战略合作,恢复日本世界强国地位的目标将有望实现。

因此,安培期望巩固既有的国际原则和标准,加强全球和地区治理,使日本更能抵御来自一个更强大的中国的压迫或压力。在目前的路线规则仍具有一定影响力时,日本希望对它的巩固做出贡献,否则在这些规则的影响日益下降时再做努力就将为时过晚。毕竟,日本高度依赖于贸易和进口产品,它希望保持开放且基于原则的经济结构,这样,即使中国在未来变得更加强大,也无法侵犯日本的利益。

德国之声:这些外交努力有效吗?

詹姆斯·肖夫:这些努力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它们正在发挥影响。从某种程度而言,中国使安倍的努力更加轻松,因为中国令一些国家对其长期目的产生疑虑,这即使得他们愿意加强与日本的联系,以此对中国形成制约。

日本首相也正在为本国私营部门在东南亚、南亚、非洲、欧洲和南美占据一席之地开拓道路。同时,安倍还在为明年日本成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寻求支持,而他的出访将会带来一些帮助。但仅仅出访这些国家并不会改变他们对中国的战略考虑。不过,出访将在一些边缘问题上有所帮助。另外,印度等国很乐意与日本合作,将其作为一些强有力的外交关系之外的伙伴——而非取代或加入某个阵营。

德国之声:在安倍当政之前,日本的国际形象是否比较低调?

詹姆斯·肖夫:我认为,安倍掌权之前日本的国际形象要相对高调一些,但也在下滑。长期以来,日本的制造业和文化都在国际社会拥有较高地位;但毫无疑问,在外交领域,日本过去一年并不活跃。从某种程度而言,其影响力正在削弱。中国的崛起又使该局势更加恶化,2011年3月的海啸和核危机更加放大了这种认识。

安倍不仅希望推销一个在设计和文化方面领先的“酷酷的日本”,他还希望世人将日本视作一个与科技、环境、外交、经济和安全等重大国际政策问题息息相关的国家。因此,即使日本不能像其他一些国家在国际安全问题上采取积极军事行动,安倍仍在他的所有双边会谈中涵盖了外交和安全问题,而不仅限于贸易和经济问题。
安倍首相希望建立日本的国防工业基础,并积极走向世界。安倍还希望与其他国家发展以灾难救援和非暴力能力建设为重点的军事交流,例如帮助越南等国提高军事运输车辆的维护水平等。

德国之声:安倍此次出访多国,将会对日本的经济和工业产生何种积极影响?

詹姆斯·肖夫:安倍此次出访有多位日本企业界CEO随行,此外日本的相关部门和机构还将展开后续交流,沟通在缅甸开发经济特区或试图向印度出售特别监察机和搜救机等事宜。这些因素相辅相成,共同发挥作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安倍的出访将为日本公司直接带来某种特殊层面的新业务。从这方面看,安倍带来的间接影响大于直接影响。

德国之声:安倍首相向出访国传达了什么信息,通过此行他能否真正地与中国在这些国家的影响相抗衡?

詹姆斯·肖夫:安倍传达了这样一个基本信息:“日本又回来了”。他希望这些国家将日本视为在各种单边和多边行动中的可能伙伴。日本与国际事务密切相关,正在经历改革,时刻准备好且有能力发挥作用,是一个比中国更可靠、更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他可能还向某些东亚国家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鉴于美国被欧洲和中东牵扯了过多精力,可能会忽略你们——但日本作为你们的近邻,将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安倍所传达的信息是否有效,完全取决于具体国家以及中国对于该国的政治经济重要性。在我看来,比日本能否与中国的影响力抗衡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安倍能否充当催化剂,改变世界对中国的期望;如此一来,中国就必须从更广泛的区域利益出发思考和行动,而不能只考虑自身利益。如果日本——以及美国和欧洲——能根据国际标准和集体利益设定对中国的期望,那么中国将有可能被迫向这些标准靠拢。

德国之声:安倍为何决定谋求远距离关系,而不致力于改善邻国关系?

詹姆斯·肖夫:安倍希望改善与中韩两国的关系,但面临着重重挑战。中国为出访设置的条件是日本在尖阁诸岛/钓鱼岛的领土争端问题上做出妥协,而这又是安倍晋三无法接受的。他认为中国企图逼迫日本达成妥协,日本拒绝对此让步。

不幸的是,中国和日本都认为对方更需要自己,所以双方都愿意等待对方退让。11月在北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将为两国体面地解决该问题提供机遇,所以还有一线希望,但这并不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双边访问。

日韩问题则更多地牵涉政治和情感问题,与解读日本过去在韩国实施殖民统治的历史问题密切相关。在这个问题上,安倍认为为了双边会谈,他必须在原则问题上做出妥协。此外,两国当前的互信程度很低,因此短期内将很难实现突破。

与中国、韩国,甚至俄罗斯等邻国关系所面临的挑战,进一步强化了日本的如下认识:必须增强与更广泛周边地区国家和世界的联系。韩国应当被列在安倍晋三的短期优先事项中,但愿安倍能与韩国总统达成共识,以便双方尽快举行一对一会谈。

说到底,如果双方先进行会谈——而不是先要求对方做出某种姿态或妥协才开会,更有可能找到达成信任和双边妥协的方法。毕竟,是沟通带来妥协,而非相反。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