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伊斯兰国的崛起以及叙利亚内战的继续,长期动荡的中东地区继续吸引着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中国和美国承诺在本地区能源以外的领域进行合作,然而,中国在维护该地区秩序的多边行动上有何贡献,还有待观察。

在卡内基第二届全球对话上,清华-卡内基中心的陈懋修主持的专家座谈会探讨了中美两国在中东地区的区域利益,以及两国对于伊朗核项目以及叙利亚、伊拉克持续区域冲突等具体挑战的共同应对措施。座谈小组成员包括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卡利姆•萨迪加布、北京大学的王联和吴冰冰以及普林斯顿大学的伯纳德•海克尔。

讨论重点

  • 反恐:一位与会专家表示,虽然伊斯兰国产生了直接的威胁,但因为其兴起更倾向于结构性的根源,美国、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短期内处理这一问题的手段仍然有限。。这位与会专家提出一个根本原因就是逊尼派认为,在中东地区占主导地位的什叶派的统治剥夺了公民权利,伊斯兰国一直以来都利用这一不满情绪动员逊尼派的支持。与会专家说,尽管有重合,但中美两国反恐努力的不同目标会进一步复杂化双方可能的合作。中国强调不干涉别国内政与维护区域整体稳定,而美国则更愿意利用军事力量,为当地行为体提供武器。因此,与会者总结表示,中美共同的反恐努力虽然有可能,但要以双方都满意的方式进行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 权力投射的差异:与会专家表示,中东地区的稳定既要依靠区域大国也要依靠全球力量。然而中美两国在军事实力与区域利益上都存在差异,中国无法像美国一样在该区域部署同等力量。此外,与会专家指出,中国对于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承诺也是一项中国在中东进行更多军事参与的政治障碍。虽然如此,达成中美共识对于解决地区紧张态势是必不可少的。在中短期,与会专家总结表示中国有可能依然不会向中东地区派兵,而中国的现有的参与将会继续促进解决危机,并提供人道主义资源。
     
  • 中国西部边境问题:与会专家指出美国从伊拉克与阿富汗撤军可能会造成中国西部边境的不稳定局势。对于中国而言,新疆自治区的分裂势力动乱依旧是一个复杂难解的问题。一些与会专家担心在中东接受过训练的极端宗教分子回到中国国内会影响中国国内的稳定,因此,中国政府在确保美国顺利从阿富汗撤军中具有既得利益。他表示,在北约与美国军队撤离后,阿富汗政府有力的国内治理所带来的稳定,符合中国西部地区的利益。
     
  • 加深经济合作:与会专家指出,维护中东与北非地区稳定以及帮助这些地区发展对中国极为有利。中国的投资为埃及、沙特阿拉伯以及叙利亚建设工厂、港口以及其他基础设施提供资金。该地区的石油储量对于中国的能源安全也有着重要影响。此外,中东国家希望可以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经济合作,如石油化工产品与替代能源。专家解释称,相关国家行为体寻求此类经济交换,这不仅是为了摆脱美国在该区域的主导,更是为了发展其国内经济,目前中东地区国家的经济主要依靠石油和石油化工部门。
     
  • 与伊朗进行核谈判:与会专家提醒道,我们不应对奥巴马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就核问题迅速达成一致太乐观。即使能够达成这样的初步协议,以色列反对派、美国国会与伊朗保守派也会成为达成全面协议的障碍。与会专家还表明,因为伊朗的区域重要性、相对于邻国的稳定以及该国蕴藏的大量能源资源,使得中国重新评估伊朗的战略重要性,这也许意味着中国不愿看到未来伊朗遭到更为严苛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