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90%以上的贸易都是通过海运航线进行的,东南亚地区的贸易更是如此。中国已承诺通过其“海上丝绸之路”倡议,鼎力支持东南亚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泰国克拉地峡运河之提议有望缩短航运路线,大幅降低全球原油价格。在由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支持之下,这些开发项目对该地区的持续发展将会有更显著的印迹。

卡内基的Vikram Nehru分析了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利益,及中国投资如何对该地区产生影响。赵可金主持了Nehru与另一位参会者唐晓阳之间的讨论。

讨论重点

  • 贸易开放和经济密度:许多东南亚国家位于马六甲海峡附近,而马六甲海峡正是全球贸易的主要渠道,这一战略位置使这些国家受益颇多。他们认为,靠近重要航线的优势促使该地区对贸易开放,形成了多个经济活动的密集区域,特别是沿海区域。生产线集中和贸易量迅速增长,推动了东南亚地区在经济上取得成功。据一位与会者预测,日益增长的服务贸易具有很大潜能,将保持区域未来数十年的增长态势。
     
  • 增长限制因素:尽管东南亚地区地理位置优越,但该地区的经济增长仍面临诸多挑战。融资是一大限制因素,但中国在该地区进行投资的承诺将使该问题得到缓解。与会者提到,政府必须在私有财产法律范围内进行商议,同时对原土地所有者进行补偿,以获得建立交通基础设施所需的土地。此外,国内及邻国的利益相关者都对可能形成威胁或产生收益的具体项目表示关心。拟议的缅甸密松大坝便是一个例子,反对者认为,其可能会导致洪水泛滥。所有这些因素已对短期经济增长构成限制,但从长远来看,解决好此类问题会给地区带来更大的包容性增长。
     
  • 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投资:专家小组坚持认为,中国的投资在促进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增长上十分关键。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金砖银行作为后盾,中国正发挥其在开发融资方面日益自信的领导角色。与会者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海上丝绸之路”倡议还将为运输网络提供急需的融资,进而强化区域贸易网络。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贸易增长甚至快于东南亚地区内部的贸易增长,所以这些经济增长枢纽之间的经济联系将变得更加重要。 
     
  • 东南亚和全球贸易:除了区域内贸易以外,专家小组还讨论了该地区与世界诸国之间更广泛的贸易关系。东南亚国家深受中国影响,但东南亚国家的领导经常会在与中国接触的同时培养与其他经济大国的关系,尤其是美国和印度,力求在多方之间实现平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全球倡议可能会大幅降低贸易壁垒,但有些专家担心,华盛顿和北京正寻求相互竞争的议程。无论这些协议是否落实以及何时落实,都可能会刺激经济的进一步增长,但无论如何,东南亚地区内外贸易的迅速增长是区域开放贸易和深度融合的积极标志。
     
  • 区域内联系和机制:地区交流对于东南亚地区的发展和稳定至关重要。该地区虽然是世界最大的军事装备采购商之一,但在过去数十年中却未曾发生过任何重大军事冲突。尽管局势总体和平,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之间以及泰国与柬埔寨之间仍存在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另外,北京与马尼拉和河内之间就中国南海的领土争端也已呈现紧张局势。鉴于以上问题,与会者总结到,东盟地区论坛和外长会议是表达不满和促成外交解决方案的重要机制。

主讲人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减轻贫困、债务可持续性、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研究集中于亚洲的经济、政治和战略问题,尤其是东南亚问题。

主持人

赵可金为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驻会研究员。身为美国政府政治,比较政治学,政治营销,以及中国外交体制等问题的专家,他主管中国公共外交研究课题。

点评人

唐晓阳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驻会研究员,同时也在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担任助理教授。他的研究方向包括政治哲学、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国与非洲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