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开始发展弹道导弹核潜艇,以此来维持二次核打击能力与威慑力。美国与该地区其他大国将中国新兴的海上威慑能力视为安全挑战,因此在中国附近海域重振反潜能力。美国努力削弱中国核潜艇的生存能力并试图追踪中国潜艇,这样的行为增加了两国发生水面舰艇与飞机对抗的可能性。负责任地管理海上紧张局势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紧迫的战略问题。
赵通主持了一场专家小组会议,与会者包括来自中美两国的国防与安全专家,会上讨论了以上问题并探究了建立信心与加强区域战略稳定的可能性。

讨论重点

  • 战略稳定内容:与会专家表示,虽然各国普遍认同应积极维护战略稳定性,但对于战略稳定的定义并没有统一认识,即使是美国政策专家也未能对此达成一致。与会者强调,核层面上的平衡状态有别于常规军事及其它非核层面的平衡。与会者补充称,虽然防止核扩散几乎符合所有国家的一般利益,但各国对稳定的重视程度和实现方式还有不同看法。
     
  • 核潜艇能力与使用:与会者强调战略核潜艇与战略稳定的关系非常复杂。其具体能力与部署方式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对战略平衡的影响。与会专家指出,越是先进低噪音的潜艇就越是容易摆脱监控,因此也就越难受到攻击。而潜艇的导弹射程和其它能力也会影响潜艇的航行地理范围。最后,一国潜艇进行战略执勤的频率和范围也会带来周边国家相关部署的调整,引起常规层面的连锁反应。
     
  • 冷战潜艇部署所带来的启示:与会者指出,虽然对于中国海军来说核潜艇还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但美苏在冷战期间的相关互动及经历仍可以为中国提供重要的参考。根据专家的观察,苏联部署核潜艇数量有限,且倾向于部署在苏联海域内或是附近,这样核潜艇可以获得其他海军船只的保护。而于此相反,美国海军更加重视战略核潜艇的实际执勤率,并将潜艇散布在广大的国际公海海域,旨在最大化其威慑力。两种方式孰优孰略、将对战略稳定性带来哪些具体影响,值得中国思考和借鉴。
     
  • 稳定的指挥与控制渠道:专家表示,除去对核潜艇能力与使用的考虑,指挥架构与管控网络也关系着海基核武器的生存能力。稳定可靠的指挥链才能确保国家二次打击能力与稳定的威慑力。部分与会者提出,核指挥机构应从常规军事指挥系统中独立出来,以减少常规军事冲突意外引发核升级的可能性。
     
  • 信心建设前景:与会专家一致认同,虽然中美两国都希望增强包括海基核能力在内的总体核态势领域的互信,但达成双方均可接受的具体协议仍是一大挑战。与会者表示,美俄之间过去有关在战略核潜艇活动海域限制反潜部署以及建立无反潜海域的提议都以失败告终,主要原因在于难以建立明确的互动规则及不具侵入性的核查程序。然而,与会专家也表示,联合海军军演与非官方双边第二轨道对话都是避免误判、增进了解、建立信心的有效手段。

主持人

赵通,是卡内基核政策项目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研究员。他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军控、防扩散、导弹防御、战略稳定、以及中国安全与外交政策等议题。 

主讲人

林顿•布鲁克斯(Linton Brooks),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核问题的高级顾问,他也是美国国防大学的特聘研究员。他曾美国能源部前副部长,美国核安全管理局前局长。

菲利普•布里克(Philipp Bleek),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助理教授,核不扩散研究中心学者。

顾国良研究员,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军备控制与不扩散研究中心”中心主任。曾在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裁军团任参赞,并曾在多所国际一流学府和智库任访问学者。

胡豫闽教授,中国军备控制与裁军协会副秘书长,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客座教授。曾任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研究员并曾在蒙特利尔国际问题学院任访问学者。

樊高月大校,曾任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主任、研究员。研究方向包括美国军事、国际安全与合作、国际军备控制与裁军。

樊吉社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军备控制、裁军、不扩散、中美关系。曾在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任访问学者。

韩华教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亚非研究所,裁军与军控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