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经济适应严重失衡的过程中,中国将经历一段经济增长放缓的时期。中国在短期内的风险需要得到重视。它可能与其它地方的危机相呼应,比如希腊退出欧元体系,或是巴西及土耳其信誉的崩塌。不过,中国发生雷曼式危机并蔓延至世界其它地方、导致全球经济复苏变缓的可能性极低。

DadushUri
Dadush was a senior associate at the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He focuses on trends in the global economy and is currently tracking developments in the eurozone crisis.
More >
中国在2008年之前的30年间所取得的10%的经济增速如今已经逐渐减缓。今年政府的最新目标是7%。诚然,在世界任何国家,这样一个增长速度都是可喜可贺的。但从曾经的高速增长迅速坠落的影响不容忽视。这解释了钢铁和化学品产能过剩、大量楼宇闲置、现代路桥设施缺少使用等现象。中国发展减缓不可避免,而经济衰退带来的影响将会导致更严重的震荡。接连不断的冲击促使共产党以和平时期罕见的措施予以回应,如让中央银行增加流动性、要求国有银行放贷、地方政府贷款投入基建、以及促使占据国内生产总值半数的国有企业进行投资。中国在2009年和2010年的刺激计划大概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8%,约是美国在相应时期财政扩张所产生数值的四倍。

刺激计划与随后的政府投资都是为了维持中国的经济增长,但同时也加剧了失衡。在经济危机开始之前,经济增长过度依靠出口及私人和公共投资。而如今,增长主要依赖于信用创造引发的投资,以及政府在房地产和基础建设领域不同程度的干预。政策的初衷是引导需求转向私人消费,但事实证明这难以实现,毕竟这需要消费者自愿解囊。为了刺激消费,国家允许工资增长。但鉴于盈利降低,并且人民币一直与持续走高的美元保持相同的强劲势头,这一策略仍有局限性。

在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解决这一深层问题可能需要花上数年时间。与此同时,金属、专业化学品、石油及工业部件的出口商以及依赖初级商品出口的国家,如秘鲁和澳大利亚都将遭受损失。鉴于中国的活力及其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按市场汇率算约13%),金融市场和全球投资者的信心都有所减少。但也无需过分夸大中国在短期内对发达国家和世界其它地区的影响。世界其它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只有4%出口到中国,即使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从原计划的7%减半至3.5%,对于世界其它地区的影响也很小:世界其它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只有0.1~0.2%会受到影响。一些国家,如法国和意大利,所受到的冲击将更小,因为他们对中国的出口相对较少,反而可以从中国发展减缓导致的油价降低中受益。

此外,我们也很难看出诸如中国住房领域的危机将会如何引发货币或银行危机,进而对世界金融体系构成威胁。尽管中国自身存在问题,但其国债和外债比例较低,外汇储备充足,并且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储蓄存款率。由于国有银行普遍受到严格的资本控制,纽约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与中国基本绝缘。

中国的内部危机即使产生严重后果,在近期内也不可能导致全球经济低迷,但这将加剧政府扶持型经济增长路线的失衡,为未来埋下隐患。

本文最初刊于《国会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