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正着手筹备访美事宜,本次国事访问的历史意义令全球瞩目。安倍将成为首位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讲的日本领导人。这颇具讽刺意味,因为今年正好是二战结束70周年。

安倍此访的意义不是以往可比的,很可能会取得影响深远的重大成果,即公布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近20年来,《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一直未有变动,而最新修订版在历经长达一年的艰难谈判后,终于要在安倍访美时进行的两国防务和外交领导人会议上推出。该文件不但概述了日美双边协议内的安全责任分担事宜,也为东亚及其他地区更多突发事件中双方可采取的联盟行动大开方便之门。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集中于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
More >

此前,也曾有日本首相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1961年,时任日本首相池田勇人(Hayato Ikeda)在美国众议院发表简短讲话,讲话内容主要涉及日本经济复苏计划及其民主和人权建设。池田演讲的亮点在于,他承诺日本会“在国际社会中扮演更加积极、重要的角色”,为“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作出贡献。如他所言,日本已成为联合国第二大缴款国和亚洲开发银行的联合创始国,同时保持着对外发展援助前五的地位,在其他经济和外交政策领域,日本也作出了贡献。

冷战结束后,尽管仍受到和平宪法的约束,日本领导人和立法机构仍设法开辟了许多增强本国国防力量的合法途径。例如,自1992年以来,日本一直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1999年的法律允许日本自卫队为美国军队阻止朝鲜进攻提供“后方”支持。但日本在全球安全领域发挥的作用远不及在其他领域的贡献,而且与其能力不符。

如今,安倍政府正在筹备新的安保法,使日本可以参与更多安全方面的行动,而重新修订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指明了日本在确定新安保法后开展美日双边合作的路径。

修订后的合作指针包含两个方面的重要内容:首先,安保合作呈现一体化趋势;其次,新版合作指针在政策及其他方面的调整将由新的双边协作团队负责管理。随着朝鲜加强核武器的现代化,以及军用网络和空间技术的发展使“前方”和“后方”的界限日益模糊,上述调整显得愈发重要。中国大幅提升军费预算以及中国东部海域的领土争端也促使日本自卫队发挥更大作用。美国意图与日本结成形式灵活的联盟,以应对亚洲地区变幻莫测的安全挑战。日美双方都可从现代化的安全与防务合作中受益。

尽管双方当前的同盟关系无需过多联合规划和演习,双方仍然在各行其事,但修订后的合作指针会使两国合作更紧密,尤其是导弹防御、监视和侦察、反潜作战、反核扩散及相互间的后勤支持等方面。这些合作原则亦适用于日本的防务以及在其他地区发生的状况。

一般而言,日美同盟不会遇到需要其共同抵抗现实军事威胁的情况,但新的合作指针能通过规划和演习增强两国军事实力,起到加强同盟关系、增强威慑力的作用。这无论对两国还是地区安全,都不无裨益。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还可能促进更广泛的多边防务合作,并吸引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度等国参与其中,从而增强各国面对集体安全挑战时的信心和能力。安保合作也可能延伸至更广阔的领域,比如,若日本在吉布提设有监测系统,就可以为联合国在也门进行的维和行动提供协助。

总体而言,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将推动更全面的联盟协作,并在池田首相1961年作出的承诺的基础上,大幅提升业已兴起的经济和外交合作的安全系数,同时对日本的活动范围也作出了政策和法律上的限制。日本的新安保法不允许自卫队使用武力,除非遭受直接威胁或攻击,而历史也表明,日本政府对多边联盟的选择向来挑剔。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将提供长期合作的机会,但应在近期内结合日本国内以及区域性的敏感问题,对合作事宜进行逐步探索。毕竟,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

日美同盟的进一步巩固,为伙伴国之间如何进行权力协调与合作,以实现共同目标和公共利益,提供了很好的范例。但这不意味着结盟国在所有问题上都必须步调一致,而是指两国的同盟关系在经过70年的时光后,日臻成熟,共识不断扩大,同时为国际社会(及各国国民)带来诸多利益。

不管是1961年的池田还是54年后的安倍,他们的高调演讲都会很快被遗忘,但他们都为美日双边关系设定了重要目标,为决策者指明了方向。毫无疑问,安倍将继承池田有关日本在国际社会扮演“积极而重要角色”的论调,也会强调日本这些年来所作出的贡献。他同时会为未来设定新目标。新修订的合作指针的作用不容小觑,日美两国应坚定不移地落实该指针,为两国的安全以及世界的和平定作出更多贡献。

本文最初发表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