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奥巴马总统所属的民主党否决了美国亚洲外交政策的核心部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套案,这让美国在亚洲的外交陷入了尴尬境地。如果美国希望力保其自二战结束以来在亚洲政治、外交及安全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就必须推动自身的经济基础现代化,否则美国在亚洲必将被边缘化。国会的投票势必将美国推向被边缘化的深渊。而这一局面必须立即改变。

面对中国的“混合外交”及其在东海及南海推行的“切香肠”战术,美国国会中的反对声浪逐日高涨。相关批评人士斥责奥巴马政府雷声大、雨点小,这些指责不无道理。美国政府的决策者和智囊团纷纷以极其严厉的措词谴责中国的做法,但却无一能拿出有效的应对方案。

包道格
包道格曾任摩根大通国际副总裁,并作为美国非官方代表出任美国在台湾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More >

一年来,奥巴马政府在面对中国政府首次提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计划时一直闪烁其词,外交颓势尽显,这很令人汗颜。中国现已在东南亚、南亚和中亚地区发起“一带一路(OBOR)”倡议,并承诺为上述地区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该倡议旨在巩固中国与邻国之间相互依存的双边关系。同时,美国也在尽力为越南和菲律宾提供资助,以助其保卫海洋国土,奈何杯水车薪,实无大助。

在这种情况下,华盛顿与其以“亚太再平衡”战略及维护中国周边国家及美国自身的安全局势为借口欺瞒上述国家,倒不如以“区区小事,无须挂怀”聊以自慰。上述国家对美国一直心怀猜忌,认为美国口不对心,在目睹中美两国权力交接时尤为如此。如今,他们的猜忌不幸一语成谶。

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旨在探讨困扰两国关系发展的重大阻碍,但在今年的对话期间,美国国会一边喧嚷着说必须解决相关问题,另一边却极尽能事地削弱美国外交官员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

美国政府目前应如何收拾残局呢?

首先,奥巴马政府应设法说服国会在本周内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套案。美国能否通过TPP并继续在亚洲地区扮演重要角色,与其11个亚洲伙伴国未来的发展休戚相关。这也是制衡仍在崛起的中国的关键措施之一。奥巴马总统曾承诺说,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就将对其施加惩罚(作出如此信口开河的承诺何其失策),自总统在这个问题上打起太极后,有关美国承诺可信度大打折扣的传言甚嚣尘上。亚洲地区的国家领袖们希望他们的怀疑可以被证明是多余的,但传言的阴霾久久不散。

如今,中国一边埋头于南海造岛工程,一边冷眼旁观美国发表的歇斯底里的抗议言论。显然,美国政府对中国重塑南海海域格局的事实束手无策。美国最好能发起强烈的外交倡议,以争端当事国的伙伴而非谈判代表身份,借助密集的外交斡旋解决领土争端、海洋资源及水下碳氢化合物的问题。如果仍旧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吁维持现状、终止争端升级,那么徒劳无益的隔空喊话必将继续被争端当事国公然无视。

中国在新造的岛屿上建了空港和海港,因此美国应帮助菲律宾升级巴拉望岛(Palawan island)包蒂斯塔(Bautista)空军基与乌卢甘湾(Ulugan)海军基地的设施。这些军事基地距中国新建岛屿约100英里,升级后的军事据点将与其隔海相望,严阵以待。如果中国政府执意要在新造岛屿上推行军事化战略,那么菲律宾和美国在巴拉望部署军队就显得合情合理了。同时,美菲两国的海军基地升级工作还可以套用中国外交部所称的人道主义救援这一理由。它们无须遵守菲律宾最高法院针对美菲政府最新签订的《增强防卫合作协议》(EDCA)合宪性发布的决议。

为什么是现在?

从1998到2008年前后,中国与邻国之间的外交和经济活动取得了惊人进展。但是,伴随着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及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国的外交和经济活动及高速发展的现代化军事领域出现的变化,突然令邻国意识到眼前的威胁。伴随着中国军事和准军事实力的不断增强,其维护自身海洋权益的态度也日趋“强硬”。

出于多种原因,奥巴马政府于2011年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承诺将尽力保持其军事实力在亚洲的稳步发展。与此同时,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恶劣后果也迫使美国不得不缩减在当地的军事规模。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亚太再平衡”战略旨在“遏制”中国,明显来者不善。

中国是否已认识到态度强硬将蒙受不必要的损失这一事实,及它会否对其全盘计划作出调整,尚未可知。19个月前,中国新一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了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7个月前,习近平主席主持了另一场有关外交政策的会议,该次会议将中国政府活动的方方面面紧密相连。去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会议标志着中国的新微笑外交路线的开始。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如今中国正通过对各类基础设施的投资及直接投资和贸易不断巩固其与邻国的经济联系。笔者认为,在长期对其抱有戒心的邻国心目中,这将增加中国的影响力,同时也将降低美国的吸引力。此外,在与日本、菲律宾和越南纠纷频发的区域,中国在提升存在感的同时进一步软化其声调。

想想看,在中国新近充满活力的外交政策之中,无论威逼或是利诱,无不为了追求殊途同归的结果,即:削弱特定国家与美国的同盟或伙伴关系。这便是中国应对美国再平衡战略的“反平衡战略”。中国政府的态度很认真,现在也是美国严肃应对的时刻了,而批准TPP无疑就是当前的第一要务。

本文最初发表于《国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