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东道主,俄总统普京将迎来两次重大的国际峰会——7月8日至9日的金砖国家首脑峰会与7月9日至10日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

从外交层面看,两次峰会使俄罗斯能够对世界说——虽然它与欧洲关系破裂了,与美国也仍处在僵持中,但它绝没有被孤立。中国、印度、巴西、巴基斯坦、南非、伊朗等国家领导人都将出席峰会,而这些国家几乎占据了全球总人口数的一半。普京将告诉世界,俄罗斯也在顺应潮流,加入非西方国家“阵营”。而这将有益于提高这些国家的国际形象及扩大国际影响力。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研究委员会的代表和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外交政策和安全项目的领导人。
More >

这是俄外交的大动作。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外交策略有二,公开策略及不公开策略。公开策略称俄希望加入到欧洲-大西洋共同体(泛西方体系)之中,其G8的成员国身份就证明了这点。非公开策略则为俄欲重振前苏联共和国,将这些国家纳入到一个成熟的欧亚联盟之中,并在此范围内,构建一个以莫斯科为主导的经济、政治及安全中心。

如今,第一个策略以失败告终;第二个策略由于仅涉及经济领域,且乌克兰并未参加,只能算作较为成功。

在这种情况下,积极寻求与非西方国家的合作就成了莫斯科唯一切实的选择。在行动层面上,俄需要改变其一直持有的西方中心观念,更多地关注其亚洲邻国和其全球南方阵营的伙伴。因此,莫斯科不仅需要进一步了解这些国家本身,它们的处事方式,还要学会与它们平等相待。俄罗斯的首要任务包括:扩大经济合作,增加文化交流并在精英群体中深化相互认识。

中国排在俄外交清单中的首位。俄罗斯将中国置于华盛顿、柏林之前。中俄两国当然存在很多差异。对俄而言,能否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关乎其未来的强国之路。近日,俄罗斯加入了亚投行,并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下的亚欧经济联盟中发挥着重要的“协调”作用。而如今的上合组织又为中俄经济繁荣提供了平台和途径。

当下,印度及巴基斯坦正申请加入上合组织,伊朗不久或将加入,这些国家将使上合组织更具多元性,但同时也对其未来工作提出挑战。上合组织不应仅是召开国际会议,而应有清晰明确的工作目标。其下一步的战略性任务应包括:第一,创建欧亚经济共同体;第二,考虑到其组织成立时的初始目的(上合组织在90年代曾被称为“上海五国”组织),应探索亚洲大陆框架下安全事物的共同应对方案;第三,建立持久的伙伴关系并增进互信。

金砖峰会除了应在全球经济事物中增加其成员国利益,并在其它国际事务中提高成员国的作用,还显然可以为国际秩序提供新范本。其成员国所一直提倡的尊重主权,互不侵犯,平等公正,权利义务等主张可以也应该在其成员国间首先得到践行。以身作则往往最具说服力。

在未来,美国主导的世界格局不会彻底消失,但却会被效果最佳的国际方案所取代。如果有非西方国家可以提出切实可行的国际事务解决方案,那么其运作方式或将改变。为达此目标,非西方国家切不可陷入盲目反对西方的做法中。

作为两个重要峰会的主办国,俄应致力于在新兴的非西方国家中充当经济上的资源库,外交上的智库及军事上的弹药库。俄还应懂得应变之术。

本文最初由《中国日报》发表和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