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中国为争夺世界秩序的主导地位而不断斗争。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华盛顿特区)会长威廉·伯恩斯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就中国崛起、美国在国际社会扮演的角色及中东地区的最新动态侃侃而谈。访谈内容摘录如下:

春原刚(Tsuyoshi Sunohara):如何在短期内改善美俄关系?

威廉•伯恩斯
威廉•伯恩斯任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院长。
More >

威廉•伯恩斯:在我屡经波折的外交生涯中,曾多次接触到复杂的美俄关系问题。美俄关系的发展历程中,郑重的承诺、尖锐的对抗和长久的分歧相互交织。欧洲自冷战结束以来一直是完整、自由与和平的,但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干涉东乌克兰事务、威胁邻国并破坏《中导条约》,对欧洲构成严重威胁。我认为,今后俄罗斯还会给美国及其欧洲伙伴和其他盟友带来更多问题。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变得更加棘手且极具威胁性。俄罗斯是国际关系中举足轻重的行为体,是石油碳氢化合物的主要生产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核武库。客观说,即使俄罗斯的影响力在人口数量和经济等重要领域都已经被削弱,美国也不应对俄罗斯的影响力置若罔闻。在防止伊朗和朝鲜的核扩散,应对其他国家的核问题及反恐等特定领域,美俄合作至关重要。妥善处理“伊斯兰国”问题符合俄罗斯的利益,而不是给美国帮忙。

《明斯克协议》为乌克兰停火及重启外交协商构建了明智的框架。修复多方的关系将异常困难,俄罗斯与美国应认识到双方长期不和对彼此都不利,修复美俄关系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需要双方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和智慧。

我们应如何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应对中国的崛起?

亚太地区是21世纪发展最快、机会最多的地区,中国的崛起等当代最重要的地缘政治趋势正逐步显现出来。这一现实虽然会带来诸多挑战,但美国未必需要与中国发生正面冲突。

我们应与中国维持合作与竞争并存的稳定局面。这需要我们扩大共识、态度坚决地处理分歧,巩固与合作伙伴的联系并加强地区建设。我们的同盟体系应是上述举措的核心,这也正是振兴美日同盟和改善美国与盟友(尤其是日本和韩国)之间关系显得重要的原因。

展望未来,我认为中美关系势必成为美国外交政策及不断发展的国际体系的重心所在。我认为,美国的对华政策,以及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的美国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视程度,都将有很大的延续性,在奥巴马的剩余任期及未来,无论谁当选总统。

我认为,只有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等采用国际高标准的机构互为补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新建机构才有存在价值。重要的不是这些机构形成的原因,而是支配其运营的体系。正因为此,我认为,美国和日本应采取积极、建设性的态度,确保上述高标准能让该机构行之有效。这才是目前最有意义的焦点问题。

很多问题的解决都取决于亚投行的发展情况,如果它符合上述标准,我认为将来美国和日本没有理由不考虑与其进行深层次的合作,甚至成为其成员国。

至于南中国海的领土争端问题,我认为继续遵循相关国际法规及外交理念是非常重要的。

您如何看待叙利亚和“伊斯兰国”的局势及中东地区近来的事态?

叙利亚及更多地区的人道主义悲剧惨不忍睹,但不容忽视。《阿拉伯国家人类发展报告》详尽描述了十多年前的政府危机管理,在国内动乱和外部干预的双重催化下,众独裁者严防死守的秘密最终浮出水面。

阿拉伯社会尽力填补随之而来的空白并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愿景。多方势力各怀鬼胎,各有所图:缺乏归属感的逊尼派阿拉伯人的不满情绪正中“伊斯兰国”的下怀,伊朗希望借机巩固自身地位,四面楚歌的逊尼派独裁统治者则试图重揽大权。

阿拉伯国家是否会走上多元化和经济现代化道路不是美国或日本可以决定的。不过,我们可以通过维持短期的地区秩序和平衡局势,或为其现代化建设提供长期性投资,帮助其营造一个好的环境,以便解决首要的问题。“伊斯兰国”是一股极其危险的颠覆性力量,美国有必要继续领导广泛的同盟以捍卫在伊拉克的成果,支持伊拉克政府的长期政治军事战略,包括慎重考虑伊拉克逊尼派阿拉伯人的未来。

您如何看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期的美国之行?

我认为美日同盟目前是将来也仍会是美国参与亚洲乃至全球事务的基石。安倍首相希望日本能“为和平事业作出积极贡献”,这也是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乐于看到的美好愿景。我认为安倍首相4月份在国会山受到的热情接待体现了双方巩固合作关系的坚实基础。在面对朝鲜挑衅、中东难民危机、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等重大问题时,美日通力合作比两国各行其是更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

您如何看待21世纪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

不可否认,如今的国际格局变得更复杂、更拥挤,竞争日趋白热化。但我对美国的领导地位和美国一贯的能力依然乐观,在盟友和合作伙伴的通力协助下,美国有能力构建可保护美国利益的地区秩序和世界秩序,并造福于更广泛的国际社会。

美国只有在与强大的盟友协作时才能发挥出最佳状态。我一直推崇美日同盟的重要性。我认为它是美国未来亚洲战略的基石。当然,美韩同盟同样重要。

本文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