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43小时激烈的高层会谈后,朝韩两国于2015年8月25日发表包含六个条款的联合公报,以期缓和朝鲜半岛近来的紧张局势。在本次问答专访中,金杜妍就该份公报及其对局势的影响发表了深刻见解。金杜妍表示,切实落实公报内容是问题的关键,如果处理得当,可能会为改善朝韩关系铺平道路。但她同时警告说,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朝鲜再次发起违背8·25日公告的挑衅行为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

  • 是什么导致了近期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 在召开高层会谈前,朝鲜半岛是否确实存在冲突或全面对抗的可能性?
  • 为什么朝鲜对韩国使用扩音器进行宣传如此敏感?
  • 为什么朝鲜会在48小时最后通牒结束之前就提出与韩国进行会谈?
  • 谈判双方的哪些重点值得关注?
  • 为什么双方对话会演变成“马拉松式会谈”?
  • 朝韩两国在哪些方面达成了共识?
  • 朝鲜在协议中所表达的“遗憾”是否可视为朝方的道歉?朝鲜是否有足够诚意?
  • 为什么两国的联合公报会出现不同版本?
  • 两国协议的意义何在?未来两国边境关系的走势如何?这一协议是否会促成朝韩峰会?
  • 这一协议是否会对韩国与朝鲜的核谈判产生影响?

是什么导致了近期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8月初,朝韩两国交界处重兵把守的非军事区南部发生地雷爆炸,两名韩国士兵受伤,导致两国边境紧张局势再度升级。韩国政府和联合国军司令部指责朝鲜政府故意埋设地雷,违反《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和《朝韩互不侵犯协议》,朝鲜方面则矢口否认。

随后,韩国时隔11年来首次在朝韩边境地区恢复反朝广播宣传以示报复。金正恩下令朝鲜军队进入“准战争状态”,以震慑韩国的宣传行动。这也可能是金正恩利用美韩目前在朝鲜半岛的军事演习加剧朝韩紧张关系,以巩固朝鲜政权的手段。朝鲜政府督促韩国政府在48小时内(即8月22日下午5时前)终止反朝宣传,否则将诉诸军事手段。

然而,在最后通牒的期限到来之前,朝鲜又提议在边境城市板门店举行高层对话。这一在韩国边境举行的“2+2”会议旨在缓和近日以来的冲突,两国军队均高度戒备,不敢有丝毫松懈。双方最后达成协议,朝鲜政府对地雷事件表示遗憾,而韩国政府也同意停止反朝宣传活动。

在召开高层会谈前,朝鲜半岛是否确实存在冲突或全面对抗的可能性?

鉴于朝韩两国间高度紧张的局势,我们无法完全避免因误判或意想不到后果导致的冲突事件,但这次发生的特殊事件不太可能引发进一步的冲突。

朝鲜的挑衅行为屡见不鲜,但最新局势却令人格外紧张。世人普遍认为,朝鲜政府不会主动挑起战争,以免颠覆67年来金家王朝辛苦打下的江山。2011年,金正恩继承父亲的衣钵,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他的性格神秘莫测,为巩固政权,他急于展示朝鲜的实力。当两国紧张局势不断升级时,就会增加误判或引发意想不到后果的可能性。

虽然在金正恩接掌朝鲜最高领导职务之前,朝韩关系一度陷入僵局,但从最新一轮的摩擦来看,金正恩不惜冒险将紧张的朝韩局势推向战争爆发边缘,韩国总统朴槿惠则准备好随时予以残酷的反击。

与此同时,大多数专家却认为,近来的军事威胁和局势恶化并非旨在引发冲突(尤其在8月28日美韩在朝鲜半岛的联合军演结束前)。但如果美韩同盟没有启动联合军演,那么金正恩政府的下一步举措也不可能明朗化。这也令“美国军队的影响力对维护朝鲜半岛的稳定局势至关重要”这一观点更加令人信服,尽管朝鲜声称如果美方撤军,金正恩政权就再无诉诸军事行动的必要,只有如此方可确保朝鲜半岛的和平。

一旦朝鲜向韩国的扩音器设备开火(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那么韩国国内必将掀起“武力报复”的舆论风暴——尤其因为本次事件爆发在2010年朝鲜延坪岛炮击事件之后,当时的惨案造成4名韩国人死亡、19名韩国人受伤。而美国也将再次敦促韩国保持克制,因为美国、中国以及联合国部队并不想被卷入新的朝韩战争之中。

为什么朝鲜对韩国使用扩音器宣传如此敏感?

质疑金家王朝三位领导人合法性的言论被视为对朝鲜政权的严重威胁。反朝广播宣传有损朝鲜政权的颜面,因此,终止反朝宣传一直是朝方在刚刚结束的朝韩会谈中的首要要求。

最新一轮冲突再次证实反朝宣传的威慑性及朝鲜对这一手段的忌惮。信息封锁等控制手段失效将使朝鲜政府无法随心所欲地维持铁腕统治,这也是为什么反朝宣传这一非暴力手段能有效打击朝鲜政权最脆弱部分的原因。

较远地区的朝鲜民众并不能收听到反朝宣传的内容,但朝鲜政府曾在2004年指出,距板门店约8英里的开城及其周边地区居民都可以收听到韩方广播。

边境地区处于紧张对峙状态的朝鲜官兵都接受过朝鲜政府自力更生政策的洗脑教育,但长达数小时的广播可能会令他们(尤其是年轻士兵)的信心动摇。过去,朝鲜民众一般都是通过士兵们的家书了解到相关信息。韩国政府于1962年开始采用这种心理战战术对朝鲜士兵进行分化瓦解。这一次的广播内容则包括由热门女子乐队演唱的动听的韩国流行歌曲,宣传韩国民主制度和繁荣的经济,以及嘲讽金正恩政权的报道等多种节目。

为什么朝鲜会在48小时最后通牒结束之前就提出与韩国进行会谈?

没有人能对朝鲜的确切意图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朝鲜政府的举措往往加剧了紧张局势,也许在金正恩看来,这只不过是以更有利的地位开启会谈的手段。

在当时的情况下,朝鲜很快就提出开启谈判,因为朝鲜政府深知,在美韩联合军演部署大量军械武器的时候采取军事行动是极其冒险的。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朝鲜在国家媒体发布将启动会谈的声明时,使用的是韩国的全称“大韩民国”,而非“傀儡政权”等侮辱性词汇。朝鲜以前很少会如此尊重韩国,这显示了朝鲜希望认真进行谈判的决心。

谈判双方的哪些重点值得关注?

双方2+2代表团的人员名单包括军方领导人和朝韩事务的主要负责人。

数十年来一直负责朝鲜边境问题的协调员金养建(Kim Yang-gon)要求会见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金宽镇(Kim Kwan-jin)上将。韩国政府则要求朝鲜人民军副元帅黄炳誓(Hwang Pyong-so)出席会谈。这一要求颇令人深思,因为黄炳誓代表朝鲜军方,被誉为金正恩最亲密的心腹之一,而且按协议要求,朝韩双方首席谈判代表的军衔必须一致。

因此,朝鲜政府要求韩国统一部部长洪容杓(Hong Yong-pyo)加入会谈,这似乎表明朝鲜希望就解除韩国施加的制裁及其他一系列朝韩问题展开讨论的决心。这也为韩国政府拓展会谈内容提供了可能性,其中包括再次举办朝鲜战争离散家属团聚活动等。

为什么双方对话会演变成“马拉松式会谈”?

朝韩两国间的全天候谈判并不鲜见,谈判的结果要么是达成协议,要么是任一谈判方(通常是朝鲜)愤而退出。在本次会谈中,朝韩双方都远未达到彼此国内多数派的要求,这也意味着本次谈判将面临举步维艰的局面:韩国要求朝鲜就地雷爆炸事件道歉,朝鲜则要求韩国终止反朝宣传活动。

让执政不久的新一届朝鲜领导人明确作出道歉,这在会谈刚开始时几乎无法想象——尤其是在朝方已多次公开撇清责任的前提下。但朴槿惠不肯退让,她公开宣称将继续反朝宣传活动,直到朝鲜政府道歉并终止可导致紧张局势升级的举动。

值得注意的是,朝鲜谈判代表这次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在中途愤而离席。这表明朝鲜政府渴望达成政治协议的决心,而金正恩的谈判风格从中可见一斑。此外,美韩军演问题也增加了朝鲜中断和谈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它表明,朝鲜代表团要求韩方终止反朝宣传的目标非常明确——特别是当两国领导人可以通过安装在会议室内的闭路电视实时收看双方谈判过程时。朴槿惠和金正恩可以通过电话、指示和热线及时作出进一步的指示。因此,从本质上来看,本次和谈可以视为朝韩两国领导人越过谈判代表的直接交锋。

朝韩两国在哪些方面达成了共识?

虽然(两国)分别在部分领域作出了妥协,但朝韩双方都达成了他们的首要目标,这在两国联合发布的六点协议中可以看出。但双方公布的官方版本的内容却略有不同。

韩国取得的谈判成果主要表现在如下条款中:

“对不久前沿两国军事分界线非军事区南部发生的地雷爆炸事故导致韩国士兵受伤一事,朝鲜表示遗憾。”这一句的主语是“朝鲜”,这一点非常明确,但“遗憾”一词的语义含混不清。这显然是以隐晦语气作出的道歉,与朴槿惠政府要求的明确的道歉相去甚远,而且并未直接承认朝方的责任。但这样的声明对朝鲜来说已经是极为罕见,而且是韩国在这种情况下能得到的最实际的答复。

“朝鲜将解除准战争状态。”这一点有助于缓和近期的紧张局势。例如,朝鲜在协议签署前已经部署好了70%的潜艇(约50艘),但在协议签署后,这些潜艇返回了港口。

“朝韩双方同意在中秋节(9月27日)举办战争离散家属见面会,并在将来继续举办此类活动。”在另一条款中,双方表示:“同意在更广泛领域促进两国的民间交流。”上述内容也许是两国民众最为关注的和谈成果,它标志着朝韩政府正努力通过人文交流改善两国关系。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交流包括恢复双方此前共同商定的体育和文化合作项目。此前,韩国政府承诺不再向两国边境放飞带有反朝信息的气球,以期朝鲜同意举办离散家属见面会,但最终由于朝鲜食言,见面会未如愿举行。

朝鲜取得的谈判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若无任何异常情况出现,韩国将同意自8月25日中午12时整开始,停播军事分界线上的所有反朝宣传广播。”这一条完全满足了朝鲜政府的首要要求,虽然韩国并未拆除扩音器设备。“若无任何异常情况出现”这一措词表明,如果出现任何意外情况或在协议达成后朝鲜再度发起挑衅,那么韩国很有可能会重新启用这一宣传手段。这可能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朝鲜将签署另一份避免朝韩紧张局势再度升级的协议。这一点也标志着韩国或将强制使用反朝宣传手段的决心及其影响。

本次和谈的圆满闭幕缓和了朝韩紧张局势,共同达成目标也帮助双方领导人在两国人民面前保住了颜面。朴槿惠一再坚持,应结束朝鲜挑衅行为的恶性循环,同时敞开双方对话的大门。当前的会谈成果似乎与这一原则不谋而合。朝鲜政府宣称,青年领袖金正恩的英明领导迫使韩国政府作出让步,阻止了朝鲜半岛的战争——而协议签署当日又恰逢朝鲜的先军节(为纪念朝鲜的“先军政治”而设立的节日)。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朝鲜的挑衅行为未能挑起韩国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的不和。两大政治阵营在谴责朝鲜地雷爆炸事件时同仇敌忾,韩国反对党甚至与执政党一唱一和,对朴槿惠政府在和谈中取得的成果赞誉有加。

朝鲜在协议中所表达的“遗憾”是否可视为朝方的道歉?朝鲜是否有足够的诚意?

大背景是至关重要的,尤其牵涉外交和朝韩事务时。在当前的情况下,上述条款可被视为朝鲜隐晦的道歉和对自身责任的认定;要想朝方作出明确道歉是不切实际的。在历史上,朝鲜仅就一次挑衅行为和三次事件分别表示过“道歉”和“遗憾”,最近的一次还是在2002年。

从谈判结束后由金宽镇主持的新闻发布会和韩国决定签订协议的态度来看,韩国政府已将朝方的“遗憾”视为隐晦的“道歉”。但与此同时,部分权威人士和反对党的政客却对韩国政府未能迫使朝鲜明确作出道歉表示遗憾,因为仅仅从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朝鲜的声明也可以解读为“韩国士兵在地雷爆炸中受伤,这很不幸。”

许多韩国人对解决朝鲜问题的现实局限性表示理解,但他们认为,仅仅以“遗憾”一词来搪塞未免太过敷衍。

为什么两国的联合公报会出现不同的版本?

这在朝韩会谈中是很常见的,特别是当他们发布的是联合公报而非正式协议时。这一形式可以帮助双方政府(尤其是朝鲜)保存颜面,以便其在国内民众面前吹嘘取得了和谈的胜利。两国政府在发表公开声明前通常对对方的版本都有所了解。

两国政府不同版本的一个显著区别就是,朝鲜政府在其英文版本的第四条中使用的是“届时”一词(韩语版官方文本使用的是“同时”):

3.若无任何异常情况出现,韩国将自8月25日12时开始,停播军事分界线上的所有反朝宣传广播。

4.届时,朝鲜将解除准战争状态。

朝鲜政府似乎想强调其“以牙还牙”的行动准则,这一准则是朝鲜在此前双边和多边谈判中一直秉承的立场。朝鲜使用“届时”一词(同时还将第三条和第四条调换了顺序),很可能是为了迫使韩国先行让步,借此向朝鲜人民显示朝鲜政府在谈判中的优势。

两国协议的意义何在?未来两国边境关系的走势如何?这一协议是否会促成朝韩峰会?

新达成的协议是两国政府可以通过对话化解僵局、避免冲突的又一个标志。它也使我们再次看到了希望,虽然金正恩为维护国内稳定需要在两国间保持适度的紧张局势,但朝鲜政府绝不会侥幸冒险引发冲突。

然而,现在就轻言成功还为时过早。虽然耗时43小时的谈判对两国政府代表而言都异常艰难,但真正的谈判和挑战才刚刚开始,因为纸上谈兵总是比实际执行要简单得多。自朴槿惠上任以来一直未能付诸实践的离散家属见面会,将是近期朝韩关系的一项重要指标。如前所述,朝鲜政府找借口延迟或取消见面会的先例不胜枚举,这一次是否能成行仍是未知数。

此外,朝鲜政府再度发起挑衅行为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可能是核试验、导弹试验或网络攻击,甚至可能是朝鲜假称与其无关的军事挑衅行动。具体而言,朝鲜可能会在10月10日朝鲜劳动党成立七十周年纪念的阅兵式上,再度发起军事挑衅。平壤认为其建国领袖金日成将朝鲜半岛从日本帝国主义手中解放出来,为此朝鲜也将举办大规模庆典活动。由此看来,离散家属见面会不太可能在10月中旬以前举行,而庆典活动上的挑衅行为很可能意味着见面会将再次泡汤。

现在就断言朝韩协议将促成朝韩峰会还为时过早。只有在这一协议得到切实执行后才有考虑举行朝韩峰会的可能。今年年初,两国领导人均表示有意召开秘密会谈,但双方也强调,只有在合适条件下才会举行双边峰会。

这一协议是否会对韩国与朝鲜的核谈判产生影响?

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观察。虽然这两类会谈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但的确有一个会谈为另一个会谈创造积极气氛的历史先例。

然而,这两类会谈的基本目标并不相同,因此,最新达成的朝韩协议并不能帮助相关各方直接启动有关朝鲜核计划的六方会谈。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明确表示,虽然美国政府愿意召开无条件的双边会谈,但朝鲜必须在六方会谈之前采取特定措施,以表明其对无核化的认真态度。但是,朝鲜显然对与美国就核问题进行对话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