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国政府执意在习近平主席即将到来的国事访问期间,将中国在南中国海、网络空间以及外汇市场中的活动作为重点议题,那么就会将紧急事务与重要事务混为一谈。本次中美峰会应围绕下列重要事务展开,即: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以及如何更好地处理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不可避免的摩擦。

在过去的几年中,外界认为奥巴马政府在面对南中国海(及其他地区)的事态发展时表现得太软弱。政府官员们抱怨不断,却很少付诸实际行动。这使得民众误认为南海诸岛才是中美关系的核心所在。其实,南海诸岛不过是亚太地区存在的诸多问题之一。亚太地区的安全框架从未将中国的利益纳入考量范围之内,这就导致日益崛起的中国与这一现有安全框架之间冲突不断。

包道格
包道格曾任摩根大通国际副总裁,并作为美国非官方代表出任美国在台湾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More >

如何以二战后亚太地区的同盟体系为基础展开中美对话与合作,是美国政府面对的真正挑战。二战后的同盟体系在很大程度上维系着亚太地区(包括中国)的和平与繁荣,同时也帮助亚洲各国避免了会导致严重后果的军备竞赛。

中国于9月3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阅兵活动,标志着中国已经走出了帝国主义和自我孤立的阴霾,中国的安全需求应在全新的区域性安全愿景的指引下,向更有建设性的方向靠拢。为实现这一目标,中美双方领导人必须就两国政府的责任进行开诚布公的交流。

网络空间为政策理解和管理领域的工作带来棘手问题。前美国国家安全局技术员斯诺登的泄密行为和“维基解密”网站曝光了诸多内幕,人们意识到,奥巴马政府的合法情报收集工作在本质上无异于违法的商业间谍行为。美国民众认为,窥探个人资料和财务信息的行为侵害隐私权,希望美国政府能进行更好的保护。

中美双方亡羊补牢,开始就网络空间的管理规则展开磋商。中国一直因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办公室的黑客事件等所谓大规模网络攻击而备受苛责,但其为查找侵入索尼影业公司电脑系统的朝鲜黑客组织所提供的协助,却被视而不见。中美双方需要建立由行业代表参与的风险管理机制。有关制裁中国的言论也许能迎合美国民众的意愿,但会引发中国舆论的不满。奥巴马和习近平应在中美峰会上认清双方的问题,并联合呼吁制定积极的计划,以便对双方一致认定的犯罪行为加以管制。

部分美国政界人士认为,从中国股市的动荡及人民币与美元的脱钩来看,中国政府妄图操纵人民币汇率,从而抢夺美国国内的工作机会。中国经济增长衰退和债务问题堆积如山等耸人听闻的预测,应止于流言。对于美国失败和中国胜利等预言的可信度,也需反复斟酌。

两国领导人应高瞻远瞩,安抚市场,维持市场信心。不过,当前状态下也不乏积极消息。中国正从投资导向型转为以消费和服务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因此,其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将有所回落。中国股市过热,需要降温。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应更多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而非由政府调控。在欧盟和新兴市场致力于减少消费和去杠杆化的同时,美国降低了失业率,减少了能源成本,并稳定了市场需求。

纵观全球局势,两国领导人取得了瞩目成就,同时也面临诸多挑战。在中国政府鼎力支持下,伊朗核协议顺利达成;中国政府仍需明确立场,如果伊朗政府出尔反尔,中国政府将绝不姑息。中日之间的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但双方的矛盾并未得到解决。中美双方可能需要就1月份举行的台湾大选进一步磋商。“伊斯兰国”对中美两国的利益都构成威胁。有待讨论的议题还有很多。

如果奥巴马和习近平能明确表达真心诚意谋求世界和平和共同繁荣的愿望,并积极做出表率,那么中国领导人在奥巴马时代的最后一次赴美访问必将使中美双方都取得丰硕成果。在新旧两届政府交接的两年中,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和摩擦将令人焦头烂额,此次中美峰会将为美国政治的稳定发展奠定基础。

本文最初发表于《中国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