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佐科”)本周对美国的首次国事访问恰逢他就任总统一周年。最近,印尼最具权威性的调查公司针对印尼民众如何评价新总统的工作能力组织了一项民意调查,其结果耐人寻味。

71%的受访者对印尼的安全状况表示基本满意,56%的受访者认为印尼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这对佐科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同样重要的是,在过去四个月里,受访者对佐科工作能力的满意度大幅提升,其人数已经超过持相反观点的受访者(51.7%对45.5%)。佐科在“提供优质公共服务(健康、教育和公路建设)”这一问题上颇受好评,这一点他理应感到自豪(见图1)。他推行的国民健康保险计划的参保人数飙升,截至2014年底已覆盖1.33亿印尼国民。印尼政府还进一步扩大了资助贫困学童入学的智慧卡项目和援助贫困家庭的家庭福利卡项目的规模。他在“公路建设”问题上获得的超高得分体现了印尼政府近期(虽然有点晚)及未来加大投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承诺和决心。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不过,其他方面却不容乐观。与以局外人身份晋升民主政权高层领袖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一样,佐科入职以来也一直面临着外界对他期望过高的问题。他头顶的光环迟早会消失。作为一位曾在选举时力主反腐的总统,佐科很快就发现,在保护印尼反腐败机构免受警方和议会敌对势力击垮的坚决斗争中,他越来越力不从心。上述两大机构多年来一直被视作该国腐败现象最严重的机构。这也是大部分受访者在“佐科的反腐工作是否到位”这一问题上出现分歧的部分原因(选择“是”与“否”的受访者比例分别为47%的和43%)。大多数受访者(55%)认为,当前的腐败比一年前更糟糕。

令佐科更加忧心的是日趋恶化的经济。受访者对经济表现的看法与“痛苦指数”(即通胀率与失业率的总和,见图2)紧密相连。佐科总掌权一年以来,印尼的通胀率不断攀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食品尤其是大米的价格上涨),经济增长放缓(主要是因为竞争力下降、全球经济形势举步维艰和中国的经济放缓),最终导致印尼工厂大量裁员。食品价格暴涨(主要是由于农业发展出现瓶颈以及厄尔尼诺现象导致降雨量低于平均水平)对贫困人口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印尼的贫困人口在一年内从2830万猛增到2860万(尽管贫困人口相对于总人口的比例出现小幅下滑)。难怪绝大多数受访者在“佐科有能力降低失业率、减少贫困及维持较低的基本商品价格”这一问题上给出了低分(见图3)。

为扭转局面,今年8月佐科重组了内阁,并组建了全新的经济团队,该团队在短短6周内公布了5个旨在提高竞争力、振兴投资和刺激经济的改革方案。从积极的一面来看,相关改革将简化进口、出口和投资许可证的审批流程,引入可稳定最低工资的全新体系,加快土地使用权审批程序,并拓宽个人和小型企业的融资渠道。但从消极的一面来看,面对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保障领域亟待优先解决的资金问题,改革计划增加的行业能源补贴会将上述领域所剩无几的预算资金抢占一空。改革完全无视针对劳动力市场的限制性法规和一系列限制进出口的贸易壁垒,扭曲了生产激励机制,抑制了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扩张。

在过去一年内,佐科政府与有关依法应对挑战的三大预期目标仍相距甚远。

第一个问题就是印尼政府无力阻止非法的“烧芭”活动。大量印尼私企为降低林地开发成本,大肆焚烧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的大片森林。印尼的森林火灾是一个长期问题,但今年尤为普遍,导致印尼本土乃至邻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许多城市都弥漫着有毒烟雾。部分印尼城镇的空气污染指数已超标七倍,严重危害公共健康。事实上,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的估计,目前印尼森林火灾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已超过美国每日化石燃料的碳排放量。值得一提的是,佐科是史上第一位亲临森林火灾现场的印尼总统,为应对这一紧急事件,他甚至缩短了访美行程。佐科政府在调遣2.5万多名官兵投入火灾扑救工作的同时,接受了来自周边国家的帮助,并对有纵火嫌疑的公司展开调查。上述行动受到好评,但与其在火灾发生后进行扑救,印尼政府更应努力确保在第一时间防患于未然。

印尼政府无心亦无力维护宪法规定的宗教自由,令民众失望──这也是政府所面对的第二个问题。印尼部分地区的政府宣布基督教堂为非法建筑并将其夷为平地;穆斯林少数派群体(什叶派和阿赫默迪亚教派)被多数派(逊尼派)的宗教领袖斥为异教徒或亵渎神明者;数千名教徒被迫背井离乡,长时间滞留在避难所内。佐科对上述偏狭行为姑息纵容,破坏了印尼以多元化和世俗主义著称的声誉。近期,局势严峻的亚齐特区的一座教堂被夷为平地,但佐科仅仅只是呼吁各方保持冷静。其实他理应尽力保护少数教派,确保其教徒能不受打扰、不受阻碍地开展宗教活动。

对毒品走私贩(其中部分为非印尼国民)一律执行死刑的坚定立场,是佐科面对的第三个问题。他在这一问题上的坚决态度一直备受印尼民众认可,但遭到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并且这对提高印尼国民的安全感几乎毫无帮助。事实上,相关调查显示,受访者明确表示,目前的法律环境比一年前更糟了。佐科政府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从根本上解决犯罪率上升和不安全感增加的问题,而不是坚守几乎毫无社会价值的象征性惩罚措施上。

佐科就任总统的第一年困难重重,他以局外人的身份逐渐融入印尼动荡混乱的政治环境之中,并且已开始占据上风。佐科扩大了政治联盟,如今该联盟在议会的优势已经小幅反超主要反对党联盟(256席对243席),不过他依然没有赢得多数席位。他组建的经济团队能力非凡,倾向于推动有益于市场、支持投资和经济增长的改革,近期的进一步重组有望在佐科政府中融入更多改革因素。近来的通胀率下降和基础设施支出增长预示着明年经济增长的强劲势头和痛苦指数的降低,这都将有助于提高佐科在民意调查中的得分。他在本周与奥巴马总统的会晤中宣布,印尼计划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将有助于调动投资者对印尼投资的积极情绪。最重要的是,无可指摘的正直、在印尼选民中一如既往的受欢迎程度、平易近人的个性以及整合各党派政治路线的能力,都将成为令佐科有别于印尼其他政治人物的优势资源(包括反对党领袖普拉博沃·苏比安托、佐科的政治导师、印尼前总统梅加瓦蒂)。

凭借独具优势的政治资源,我们有理由期待,佐科入职后的第二年必将交出比前一年更令人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