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观察家认为,预定4月初在海湖庄园举行的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见面将会是一次表面上充满融洽、悦耳言辞,但缺乏实际内容的峰会。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特朗普同意与习近平举行这次庄园会晤是一个友好的姿态,是给予中国领导人与日本首相安倍同等礼遇——当日本首相上个月访美国,曾经受邀到访这个豪华的庄园。

史文
作为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史文是美国研究中国安全问题的最著名分析专家之一。
More >

观察家们断言,不管此次会晤是否主要是停留在礼仪层面,最起码会晤的召开会结束我们目前所看到的特朗普在中国政策上的自相矛盾,为将来两国关系的发展提供一个坚实的基础。

的确,在总统竞选时期及就职以来,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发表了一系列关于中国和美国(对华)政策目标的明显自相矛盾的言论。从负面而言,这些言论包括威胁和发誓对北京进行经济惩罚,强迫北京压制朝鲜放弃核武器;从正面而言,正如国务卿蒂勒森最近对中国进行的有积极意义的访问时所显示的那样,这些言论包括重申两国的合作关系,附和中国所希望的对未来关系的表述。

虽然这些言论上的相互矛盾有可能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制定的失律和失焦,但这也有可能是蓄意而为。特朗普中国政策中很多明显的自相矛盾的地方也许可以被看作是这位自封的首席谈判家正在与北京进行的高赌注的讨价还价游戏的一部分。这个游戏也许旨在迫使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晤中就两个迫切议题做出承诺和让步:双边经济关系和朝鲜。

在双边经济关系这个问题上,特朗普多次许诺他会把中美贸易关系放在一个能更多惠及美国工人和企业的,更加公平和稳定的基础上。他尤其强调要阻止北京在贸易上欺诈,践踏知识产权和歧视美国企业,同时吸引大量企业回流美国以雇用美国工人。

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许诺要迫使或者诱使北京对朝鲜施加其被假定拥有的决定性压力,迫使平壤放弃核武器项目。他承诺这会在朝鲜能够部署威胁美国本土的配有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之前实现。

特朗普为了实现上述目的而启动的游戏也许有两个基本要素:“布局”或者“给予”,以及“报偿”或者“索取”,后者夹杂着一个暗示的威胁。“给予”部分大体上包括两方面的行动:通过奉承与合作的姿态营造和谐的氛围,并同意做出一些让步。这主要是为了让对手能够有乐观的情绪,产生感激或者欠了人情的心理。在这个阶段,令人担忧的推特消息,不假思索的评论,以及过去的批评都被视为仅仅是一时疏忽,不应该认真对待。

“报偿” 部分包括利用在对手心里种下的感恩情绪,从对手“索取”让步或者妥协, 同时以防万一在自己手中备好一些更易实现的“要求”。除此之外,作为保底的一部分,在需要的时候利用间接的威胁来施压,以便应对“索取”被拒这一可能出现的最坏局面。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妨推测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正处于一个与北京谈判的“给予”阶段。截至目前为止各种姿态和行为可以被理解为这个战术的一部分。这至少包括七个方面的行为:第一,特朗普应北京的所谓“要求”用精确措辞的方式表态支持一中政策,而他之前一直不太情愿这样做。第二,放弃把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和对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这些竞选时的承诺。第三,之前提到的蒂勒森在北京准确和故意地重复中国对两国关系的描述(“本着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合作双赢的精神发展双边关系”),而此前美国一直在回避附和中国这样的表述。第四,早些时候重申没有颠覆朝鲜政权的意图的温和表述,加上蒂勒森表达的只要平壤放弃核武器美国就会帮助朝鲜开放社会和发展经济的意愿。第五,对中国人权状况不做任何批评的明显做法。第六,在最近几周暂停像之前那样对中国在南海和东海行为作严厉批评和强烈反应。最后,同意举行北京强烈渴望的海湖会晤这一决定本身。

特朗普通过向习近平展示以上和其他的“让步”来显示他的善意和慷慨,接下来他要做的是揭示其“索取”,以及如果得不到就将遭受惩罚的含蓄暗示。特朗普“索取”的精确内容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基本上会涵盖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大幅增强中国对目前已经存在的针对平壤的制裁措施的执行力度,并强烈支持施加额外的所谓“二级制裁”;此外,使用更加强烈的语言促使朝鲜回到谈判桌。北京对这个“索取”接受与否被某些美国政府官员视为整个双边关系合作前景的试金石。第二,同意消除或者减少中国对高科技和其他在中国的外资企业极为繁琐的限制,包括对服务行业的限制。第三,结束中国目前针对美国汽车进口的关税,结束对出口到美国的中国钢铁和其他基本资本货物的补贴。第四,承诺在减少中国违反美国和外国公司知识产权的行为方面达到某些可验证的指标。第五,坚定承诺加大在美国法律所允许的各个领域内能创造就业机会的投资。

除了这些“索取”之外,特朗普可能还会暗示如果习近平不接受,他会采取某些非常消极的行为。这些行为包括改变他在一中政策上的态度,在关税上动刀,扩大对台军售的范围,加快在韩国和日本部署萨德导弹系统(这是北京强烈反对的),以及为对朝鲜核武器设施实施可能的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做出准备。这些威胁在某些方面违反美国的现行政策,也许会因美国国内的反应无法实施,但是它们仍旧会给习近平在会晤期间及之后造成压力。

如果上述特朗普的策略确实存在,习近平会如何回应呢?我们希望特朗普已经向中方传达了上述的“索取”的主要内容,中方从而能有所准备。不幸的是,我们不能保证中方能够提前得到这些信息,因为特朗普总统一向以不让对手知道自己的牌路而著称。如果是那样,这次会晤会一事无成。中国领导人对外交上的出其不意非常反感,特别是施加压力或者宣布不可接受的最后通牒之类的做法。

此外,中国人也不太会把特朗普设想的“给予”视为让步而萌生感恩之心。在他们看来,很多这些行为都是基本常识,有些是两国关系业已存在的基础(例如一中政策)。

与此同时,习近平有可能至少会在经济领域同意一些“索取”,尤其在知识产权以及中国对美投资问题上。事实上,为了缓和关系,他有可能是带着这些领域的“橄榄枝” 赴会海湖庄园。但习近平也会给出他的“索取”,可能包括暂停或者终止“萨德”在韩国的部署,对台湾适度规模的军售,清晰、无条件地重申支持一中政策和尊重中国核心利益。如果北京同意上述的美国的大部分“索取”,谁又会说这位“伟大的交易高手”不会同意北京的这些“索取”呢?如果他接受北京的这些“索取”,结果可能会很棘手,因为这些妥协将需要修正政策和克服国内的反对。

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上述特朗普风格的策略是否真的会在海湖庄园会晤中徐徐展开。如果确是如此,这个富有田园风光的庄园将会见证一些远比祝酒和悦耳言辞更加实质性的内容。

本文原载于钝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