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是重中之重

由于西风盛行,如果朝鲜半岛发生核事故,随之产生的放射性尘降物随空气传播,日本极易受到此类尘降物的危害。当前,日本正愈加频繁地经受着由一波波空气污染所带来的健康危害,这一污染源自中国,以所谓的黄尘、黄沙或其他细颗粒物(PM2.5)等形式经由朝鲜半岛进入日本。由于冬季燃煤量增多,季风增强,污染情况在冬季尤为严重。一旦污染物随空气传播,日本政府只能警示民众采取戴口罩、限制户外活动等基本防护措施,除此之外几乎别无他法。但是,放射性物质将会导致难以控制的公共健康危机。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如果韩国釜山发生核事故(在这一研究中假设冷却水的流失造成燃料库爆炸),为避免民众承担铯-137或其他放射性微粒子等空气污染物造成的严重健康风险,日本政府将要被迫疏散日本西部2800万人口。如果朝鲜宁边发生类似事故,事故规模或许会小一些(考虑到宁边核设施的规模较小)。但仍然可能影响到数百万的日本民众,因为朝鲜放射性尘埃的传播路线很可能会经过日本人口密集的关东地区(包括东京、川崎、横滨以及千叶)。

对比来看,2010年的日本德岛核危机导致了约30万当地居民的疏散,这一疏散不仅成本昂贵,在后勤上也充满挑战性。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对日本进行的轰炸迫使日本疏散了约900万人口,那次疏散有赖于彻底的全民动员。坦率而言,重新安置2800万人口这一行动难以想象,而它给日本乃至整个区域造成的长期经济损失就更不必说了。因此,日本的首要利益所在便是竭尽所能阻止当地核事故的发生,防止最坏局面出现。

信息与协助至关重要

一旦收到事故信息,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将立即召开应急会议,成立由内阁官房副长官领导的跨部门特别小组来负责危机处理。首先需要优先处理的事项包括评估局势、准备援引国民保护法以批准紧急处置权力用于可能发生的疏散(日本和/或在韩国居住的日本公民),调动某些能够帮助朝鲜或多边应急响应的设备。如果朝鲜允许直接的国际援助,灾情缓解工作将会容易得多。也许可以在联合国名义下,组建一支由具备在朝鲜救灾的经验的人员和国际原子能组织中在21世纪初期曾负责监控宁边核设施活动的老手参与的队伍。

例如,日本可以为空气分析和放射性物质的地面沉积评估提供可用设备(使用特殊配置的直升机和2010年从美国引进的无人侦察机)。日本还可以提供水泵车、防护服、用于监视的机器人摄像机、净化设备以及应对潜在核风险所需的其他物资。

日本政府还将在外交层面积极运作,同美国、韩国、中国以及俄罗斯开展双边合作,以期实现信息共享(包括在可行的情况下共享卫星影像)并开展协调行动。鉴于美日之间的亲密同盟关系以及2010年两国在军事、外交、核部门之间曾有过的共事经验,日本同美国开展协调行动会相对容易。在信息共享方面,日本将很可能愿意为韩国提供信息,进一步检验两国于2016年达成的军事情报共享协议的适用范围。2014-2015年非洲爆发致命性埃博拉病毒期间,这三个国家在国际响应方面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曾直接采取行动,并通过联合国系统提供了数亿美元的资金、药品与实物援助,并调派了医疗与后勤专业人员帮助非洲控制病毒的威胁。在本文讨论的情况下,也应该采取类似的做法。

至于外交目标,日本将倾向于至少尽快组织一支小规模的国际调查小组深入宁边当地。小组最好有日本代表加入,但是如果朝鲜强烈反对,日本很可能会放弃这一主张。但关键问题是,如果有迹象逐渐表明一场潜在的灾难性核事故即将发生,而朝鲜又拒绝一切国家援助,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应对?

鉴于各伙伴国很难将他们的意愿强加给朝鲜,因此,此时应该做的便是竭尽全力说服朝鲜自愿接受来自外部的援助。这就需要动用各种不同的沟通渠道,例如: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该组织是由在日本的朝鲜人组成的政治团体,效忠于朝鲜)。为了保护自己的国人,他们也许更有说服力。在这一特殊情形下,日本还应不遗余力地展示其对朝鲜的良好意图,在资金调用和提供援助方面的处理方式应该比一般情形下更加灵活,即使这种做法仅适用于这一特殊情况也仍要如此。

随着危机蔓延,经济市场也会表现出疲软,这就要求政府尽力支持日本企业,缓解市场波动。2010年,紧接着日本核危机的消息扩散,日本的股票指数经历了自1987年以来最严重的两天股票抛售——指数下跌了17%。韩国、中国和美国市场同样会受到冲击。除了堪忧的市场状况,一旦放射性尘降物真的开始影响日本,并引发某些地区的强制人口疏散,那么供应链管理也会受到影响,这可能波及到整个区域。2010年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殃及了汽车、半导体和电子等多个领域。因此,日本政府需要重点处理的另一个优先事项便是在承诺为企业、银行和保险公司提供可靠支持以防止恐慌性抛售的同时,动员制造商以缓解最坏情况发生时可能造成的影响。这一挑战的经济层面涉及了物流与心理两方面。

日本政府在自然灾害管理(包括日本国内和国外)、金融危机管理以及核事故的管理方面是有着丰富经验的,虽然由于涉及的各种挑战繁多,日本政府的表现参差不齐。日本德岛核危机造成的情感伤疤犹在,一旦朝鲜发生类似危机,日本民众和当局将被迫全力以对。他们会以此为重,为控制尘降物提供帮助,并与区域内乃至全世界所有必要的人士展开合作,以解除所面临的威胁。日本拥有专业技术和财政资源,将会借助一切多边及双边关系来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

由于对朝鲜领导层潜在的不信任、日本公民被朝鲜绑架而失踪的案件至今悬而未决、以及来自朝鲜的日益增强的核武器和导弹威胁等原因,日本在应急援助方面的灵活与慷慨很可能随着核安全问题得到控制而立即终止。但是,如果朝鲜放弃借机敲诈的努力,核安全情况得到改善,那么即使核事故已经得到控制,上述经历仍然可能会为日本与朝鲜之间开展双边或多边合作打开大门。

本文原载于《半岛》(The Penins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