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其新年致辞中提议重启朝韩对话,韩国政府急于抓住这一机会。韩国总统文在寅有一个充分利用对话的现成理由:即下个月能够成功的举办平昌冬奥会,此举预计会在韩国国内产生一定的政治收益。体育为展示朝韩关系积极的层面提供了为数不多的机会,否则朝韩关系便会恶化成长期的冷战对抗,而文在寅在去年竞选时就宣称要改善朝韩关系。

朝鲜将利用重启的对话战术性地离间美韩两国的关系,并削弱近来所受制裁的效果,这其中存在非常严重的风险。自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美韩同盟一直历经并维护着朝鲜半岛的稳定,然而其给予韩国人民对这一联盟的支持一直是有条件和不平衡的,即使是细心周密的领导人当政也很难处理这一问题。

不同于往届总统,特朗普政府为局势平添了不确定性。该政府质疑韩国对美韩联盟做出的贡献,选择重新协商来之不易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U.S.-Korea Free Trade agreement),并威胁要对朝鲜展开直接军事行动,为此韩国则要承担大部分风险。此外,韩国总统文在寅及其主要助手均自封为“进步人士”,这为美韩联盟埋下了不稳定的种子。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源于美国对韩国1988年民主转型前独裁专政的容忍。因此, 当下的美韩联盟是一个不稳定的组合。

特朗普和文在寅至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都在对两国的同盟做表面文章,但很明显老话“同床异梦”仍然适用。去年年初特朗普设立的优先事项是对朝韩施加最大压力,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孤立朝鲜,以此让朝鲜政府终止其核武器和导弹武器计划。朝鲜升级核试验以及相关说辞,让制裁金正恩政权的声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大力支持。

但美国在是否会利用新制裁来重启谈判释放了混合信号,韩国进步人士和其他外交伙伴更倾向选择谈判。朝鲜自身的计划肯定包括利用对话为推进其武器计划争取时间、努力从韩国榨取贿赂以便冬奥会能顺利召开、减弱美国对朝鲜临时目标进行军事袭击的念头,以及无疑要削弱美国的联盟体系。

就中国本身而言,也在这一问题上扮演着多重角色。中国对金正恩鲁莽行为失去耐心,支持对朝鲜进行史无前例的制裁。但中国政府也对韩国实施了未经公布的制裁,原因是韩国同意部署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对此中国方面认为可能会降低其自身的战略力量。中国政府近来通过文在寅访华和放松部分制裁,来对韩国政府展现出一种外交上的外柔内刚。但中国军机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这是在提醒韩国,中国政府的天鹅绒手套里装的是铁拳。

为在这一复杂的环境里取得成功,美国需要灵巧的外交和全套的政策工具装备。特朗普政府已明确释放了军事威胁和制裁压力的信号,而在整合缺失或未充分利用的朝鲜半岛综合政策上,美国并未装备充分。

其他元素包括对谈判的认真态度以及应对朝鲜新导弹和核威胁的新措施。由于朝鲜需要时间来证明其具有进攻威胁的实力,而美国毫无疑问希望在坐下来与朝鲜政府进行双边或多边对话之前让新制裁随时间的流逝刺痛朝鲜,因此协商展开各种形式的对话(包括预期的朝韩冬奥对话)需要一段时间,可能是数月。但准备展开对话的这几个月可能会是一个危险的时期,朝鲜若展开新的导弹试射或将产生无法预测的后果。

与此同时,美国应为该区域建设一张厚厚的导弹防御网,准备为在半岛海域附近活动的美国舰艇部署战争核武器,增强应对朝鲜的隐蔽行动,还可能需要为反击朝鲜给美国的盟友日本和韩国带来的威胁而开发中程导弹。若朝鲜未能感受到来自美国同盟的反击压力,很难想象该政权会愿意放弃很多。